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生为中国人 死为中华魂 —— 飞虎队抗战英雄陈炳靖“回家”侧记

    生为中国人 死为中华魂 —— 飞虎队抗战英雄陈炳靖“回家”侧记

    点击查看原图 

     飞虎队抗战英雄陈炳靖空军武官照

    点击查看原图

      飞虎队抗战英雄陈炳靖为莆田边检官兵题词

    点击查看原图

      陈炳靖题词“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华魂。我回家了!”

    点击查看原图

      1943年,陈炳靖在飞虎队驾机升空对日寇血战前的一瞬间

    点击查看原图

      陈炳靖与第14航空队23战斗机大队75中队中队长合影

      抗战“飞虎队”队员、唯一在世的中国“飞虎”、血战蓝天击落过日军战机……9月9日,定居香港、原籍莆田的97岁陈炳靖老先生,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后回到家乡,受到莆田人民的热烈欢迎。

      ●仅存的中国“飞虎”

      陈炳靖于1918年10月,出生在今莆田市荔城区凤山街金桥巷一大户人家。也许与祖上的宋代抗元英雄陈文龙同宗之故,父亲给他取的名字里明显带有“卫国靖边”、“彪炳千古”的含义。1937年末,18岁的陈炳靖以最小年龄却以最好的成绩,从厦门集美高级水产航海学校航海科毕业,就在那一年,日军在华制造了卢沟桥事变,北平、天津沦陷。

      国家蒙受灾难,陈炳靖毅然选择从军报国,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笕桥空军官校,成为第十二期学生。1942年初,获得留学机会,22岁的他只身赴美,到美国亚里桑纳州空军飞行学院深造。回国后,陈炳靖被编入美14航空队75中队,成为这支叱咤风云、令日寇闻风丧胆的“飞虎队”一名准尉飞行员。

      陈炳靖回忆说,回国后他被安排驾驶轰炸机执行任务。1943年的夏天,那时他刚回国不久。有一天下午,上级下令16架P-40轰炸机立即起飞,飞往香港。他说,飞行了一个小时后,就看到日军B-24型轰炸机编队在下面飞,并不断投掷炸弹。眼见祖国不断遭受轰炸,他们立即组织队形,俯冲过去扫射。

      就在双方激战之时,他看到一架敌方前来接应的战斗机正接近队形中央,立即驾机从后方接近这架战斗机,并在它企图转弯逃脱的瞬间,果断瞄准,摁下机枪按钮,正中对方机身,这架战斗机瞬间坠落地面。这次战斗后,陈炳靖获得了奖励。他说,自己在滇西一带参战以来,前后共获得30多次奖励,奖章无数。

      目前,没有史料记载当时的国民政府是如何与美国政府协调,以至于出现了清一色的美军部队闯进中国空军飞行员这个历史谜团。但1977年任“中华民国”空军司令的乌钺,也曾在14航空队308轰炸大队服役。陈炳靖说,乌钺他们更苦,没飞机可飞,只有在美军出任务时,才能跟机“实习”,驾驶不了飞机。

      一同回国的战友归属不尽相同。陈炳靖说,当时不止他一人被分到14航空队——1943年4月9日,75中队蒋景福在湖南零陵空战殉国;7月8日,76中队符保卢在昆明巫家坝机场飞行机械事故中牺牲;8月27日,74中队毛友桂在桂林空战殉国。等他最后一次出任务时,14航空队只剩他一位中国飞行员。

      ●21个月战俘生涯

      1943年10月1日,14航空队22架B-24重型轰炸机奉命前往越南海防轰炸日本船队和仓库,75中队22架P-40和1架P-38都挂上副油箱进行长途护航。陈炳靖驾P-40战斗机参加这次出击。抵达海防后,轰炸机对日军的码头、船舶、仓库进行轰炸,现场陷入一片火海,战果辉煌。

      当机群朝昆明方向飞回时,在河内东北部,日军30多架零式飞机升空截击,护航飞机与之展开激战。一番你死我活的空中鏖战后,美机损失3架,日机损失30多架。不幸,陈炳靖在打下一架零式日机后被两架日机死死咬住。

      70多年过去,陈炳靖仍能清晰记住当年情景:由于飞机发动机的散热器系统被击穿,尾部出现白烟,发动机即将爆炸。他挣扎着打开舱盖,靠左手才跃出机舱,用左手拉开伞绳,降落伞穿过云层缓缓降落,而飞机则撞山发出了巨响。拖着受伤的身体,在丛林中辗转六天以后,陈炳靖还是没有逃脱日本兵的魔爪,日军把陈炳靖从河内抓到广州,之后又从广州辗转送去上海江湾美军集中营。同是战俘的美军军医为陈炳靖查看伤口,用极简陋的设备为他施行手术,取出右肩上的一片弹片;另有两位在厨房工作的黑人军士和陈炳靖同为O型血,先后为他输血,才使他捡了一条命。

      美日两国已经宣战,美国俘虏有更多机会受到日内瓦国际公约的保护。但不管日军审讯人员如何软硬兼施,陈炳靖坚持:我就是一个中国空军的飞行员。于是,日军把他列为中国俘虏,送往专门关押中国战俘的南京老虎桥监狱。长达21个月的人间地狱般的战俘生涯,日军曾多次引诱他为汪伪政权训练空军,都被他当即拒绝。空军是天之骄子,战俘们每日都节约饭食留给他,抓到田鼠、野猫、青蛙等舍不得吃,都悄悄送给他,很多时候陈炳靖都坚辞不受。难友说:“你是空军,将来对国家很重要。”说到这些,陈炳靖的眼里常常盈满泪水……

      1945年8月29日,陈炳靖终于迎来了抗战胜利,出狱重获自由。陈炳靖老人清楚地记得,当时,日军少佐双手托举陈炳靖入狱时被换去的沾满血迹的飞行夹克,向他90度鞠躬,把夹克送上。陈炳靖于1948年调任驻加拿大使馆见习空军武官,1949年底去了台湾,历任国民党空军武官等职。1957年,陈炳靖出任台湾驻菲律宾“使馆”武官,曾多次奉命和菲律宾军方交涉。他还清楚记得,一次,菲律宾出兵二十多人占领南沙一个岛屿,陈炳靖奉命找到菲方海军司令,说:“打仗,无论是和台湾还是大陆,你们都打不赢。”第二天,菲方撤出占领岛屿。任职期满,陈炳靖因伤疾提前以空军中校军衔退役,赴香港定居。

      ●漂泊的英雄“回家”

      “我终于回家了,看到你们,真是太高兴了。”9月上旬,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后,陈炳靖回到家乡莆田,祭祖恳亲,听十音八乐,见邻里乡亲,访陈氏祖祠,尝兴化龙眼,数次热泪盈眶。

      乡音解乡愁。陈炳靖小时候的家就在莆田文峰宫旁,听说抗日飞虎队英雄回乡,凤山寺等附近的老居民自发聚在古谯楼上,为他弹奏十音八乐。老人家听到这熟悉的乡音,眼含泪花:  “莆田这30年变化太大了,老家的小石道已成为繁华大街,比香港的街道还宽敞,可这十音八乐太熟悉了,还是家乡的味。”他一一和这些邻里乡亲握手问好。

      陈炳靖感慨地回忆,抗战胜利后, 1948年他赴加拿大任见习空军武官前,曾回莆田省亲,在家里陪母亲6天;1985年,105岁的老母亲去世,他回莆田3天送别,他抱着母亲遗体半个小时不忍放下。此后,他没有再回乡过。虽然他现居住在香港,可心里一直惦记着家乡的亲人。在陈氏祖祠,陈炳靖说,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自己是莆田人,回到家乡了一定要到祖祠,因为根在这里。

      从小对妈祖深深信仰,陈炳靖回乡后专门来到湄洲妈祖祖庙敬香朝拜,见到妈祖金身,他激动地连喊“妈妈”。老人家说:“抗战时驾战机与日本鬼子在空中搏杀时,9次遇险都能够化险为夷,实在不可思议,只缘‘妈妈’冥冥之中的保护”。“做人一定要有爱心!”在湄洲岛轮渡码头,陈炳靖还向执勤的莆田边检站执勤业务一科官兵讲述,当年自己被俘后,日军对他开刀却不给他的伤口上药,导致自己一度因伤口发炎而生命垂危,是一名台湾籍医生冒险偷药给陈炳靖吃,这才让他保住性命。那次以后,他便明白在关键时候,同胞便是亲人,台湾大陆都是一家人。

      刚参加完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陈炳靖为祖国的强大骄傲不已,当见到身着军装的莆田边检站官兵们,老人家以敬军礼特有方式表示亲近,还起劲地聊了好久。“民族兴亡,匹夫有责,保卫国家以后靠你们年轻人了。”陈炳靖一再说道。为了这次特殊意义的相逢,莆田边检站官兵给陈炳靖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将陈炳靖老人年轻时的黑白空军武官照片,通过数码技术修缮彩印,并用精美的过塑裱好。看到这张珍藏了数十年、自己年少时风华正茂的证件照,陈炳靖老人眼眶红了,当年的往事瞬间涌上心头,欣然为官兵题词:“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华魂。我回家了!”              (吴志 王斌斌 郑育俊)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