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乡村为人师的时光

    乡村为人师的时光

      上个礼拜周末回老家,在埭头停靠站顶着烈日焦急地等着换乘301公交车,挥汗如雨地不时朝车来的方向张望。突然,听见有人大声叫:“肖老师,肖老师!”我抬头望去,只见一辆摩托车“嘎”的一声停在我面前,一个年轻魁梧的小伙子坐在摩托车上,正抬起脸歪着头对着我俏皮地笑,那笑容很是灿烂,我努力在记忆中搜索他的影子。“肖老师,我是您的学生陈峰啊,你忘记了吗?”陈峰?想起来了,那是我第一次走上讲台时,那个坐在第一排的可爱的小男孩。“哟,你是陈峰啊,长大了,老师都认不出你来了。”“肖老师,不用等了,我送您回平海吧。”此刻,陌生的街道上,洋溢在陈峰脸上那似曾相识的微笑还有他那一声声的“肖老师”,再一次唤起我对那段在乡下为人师时光的回忆。

      二十几年前,我师范毕业分配到老家邻村的一所小学,当了一名老师。学校坐落在村子的一座小山丘旁。还记得第一天去报到,当我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对梦想的追求,提着一大堆行李踏进校园的时候,望着眼前不规则散落着的低矮阴暗、破旧不堪的瓦顶平房,我傻眼了,委屈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操场是黄土泥地的,不到两个篮球场的面积,一副破篮球架耷拉着脑袋,像犯了错的孩子相对默立。教室的墙上,掉了白灰的地方裸露出一大片一大片的黄土墙,为了防止雨水泡塌土墙,许多地方还用稻草遮盖,就像大小不一的补丁。墙上的青石小窗,只能透进一点点吝啬的光亮。遇到阴雨天,教室里光线更加昏暗。老师们都挤住在一小排瓦顶平房里,每一间宿舍只有一门一窗,门对着门,中间是一条共用的阴暗狭小的甬道,两个老师合住一间只有8平方米左右的宿舍,宿舍里只能放两张单人床一张桌子,走进去必须侧着身子。床头放一小木桌,桌上放一个煤油炉,就是“灶台”了。甬道尽头是办公厅,旁边就是师生蒸盒饭的小食堂,因为低矮逼仄、阴暗潮湿,这里老鼠、蟑螂横行,我们苦中取乐给宿舍取名“老鼠洞”。就这样,我和十几个老师,在这个远离县城的小村里,开始教书育人的生活。

      在乡下教书的生活虽然艰苦却很温馨。早上,老师们匆忙洗漱一下,胡乱扒口稀饭就走进教室。放学的时候,大家又从教室里汇聚到食堂领取蒸熟的饭盒,接着,宿舍门陆陆续续打开了,锅盆碗碟轮番上阵了,炒菜声、谈笑声此起彼伏。晚上,十几位老师围在办公厅里,在昏黄的灯光下,认真地备课,看作业。晚办公结束后,老师们回到宿舍,两人合用一台电灯,看看书,写写字,利用业余时间“充电”,学习知识。那时,我用微薄的收入攒钱买了一台录音机。每天除了上课外,我就跟着录音机拼命地学习。偶尔累了,倦了,就拿出录音机,和学校的老师们一起围坐在录音机前听听音乐,学唱歌曲。那曼妙的音乐和歌声在寂静的夜空飘荡,给偏远的小村带来一丝生机,也陪伴着我们那些乡村教师走过了艰辛的岁月。也许某个晚上,哪个老师来了兴致,到校门口的小卖店买来几瓶酒和一些花生米什么的,再炒几个素菜,呼唤一声,大家就拿出自己的看家厨艺,你出一个菜,我拿一个汤,把几张桌子拼在一起,大家把自家的汤、菜都放上去,就是一顿丰盛的酒宴。无论男老师女老师,不计老的少的,大家挤坐在床沿,能喝酒的喝些小酒,不会喝酒的喝汤,大家边吃边聊,天南海北,说说笑笑,直到夜深才曲终人散,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让我感受到一种大家庭的温暖和快乐。

      三年前,我离开了学校,到区机关事业单位,我的同行们依然一如既往地在乡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奉献着青春与热血,履行着“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教书育人的职责。但是,在乡下为人师表的那段日子却时常勾起我的回忆,尤其是一年一度的教师节,那一段忙碌、紧张、艰苦的时光,我依然会将它深深地铭刻在心底,让它如一盏指路明灯照亮我的人生历程。□肖海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