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见证阅兵盛典 追忆铁血岁月——回访仙游县11位抗战老兵

    见证阅兵盛典 追忆铁血岁月——回访仙游县11位抗战老兵

    点击查看原图

      “每一个老兵,都是一部活着的抗战史。”年轻的时候,他们与日寇浴血奋战,以血肉之躯抵御外侮。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抗战老兵慢慢老去,然而他们的荣光却不会凋零。为感恩为抗日战争胜利作出贡献的战士,今报近期连续推出“八年抗战·民族记忆”系列报道,聚焦我县健在的11位抗战老兵,听他们讲诉那一段光辉岁月。

      昨日是首个“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今报记者兵分五路,分别前往鲤城街道、榜头镇、枫亭镇、龙华镇、度尾镇,回访看望11名抗战老兵,向他们表达了崇高的敬意。走之前,记者特地联系了当地民政部门一起前往。

      上午8点多,记者和鲤城街道民政所工作人员一行来到城内社区王鳌珍、南桥社区张文模、洪桥社区蔡镇贤、北宝峰社区李金度4名抗战老兵的家中,询问老人的生活起居及最近的身体状况,为他们戴上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 70周年纪念章,并送上慰问金。

      老兵王鳌珍正在看电视,这位曾经为国家浴血奋战的老战士,看到电视阅兵的画面,老人家激动得热泪盈眶。

      给老兵张文模挂上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时,老人家笑着给在场的人敬了一个军礼,以此感谢政府及各界人士对老兵的关怀。

      当问及老兵李金度关于抗战胜利70周年的一些想法时,老人却只是感叹时间过得太快,然后又提到今报的报道让他突然间又找到了当年的激情,他感谢祖国记得他们。

      “风在吼,马在叫……”阅兵直播已经结束,但老兵蔡镇贤依然心潮澎湃,在家里唱起了一首首军歌。

      “他们都是国家的功臣。”鲤城街道民政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将继续关注抗战老兵的生活状况,了解他们的所急所盼,切实帮助解决生活中的实际困难,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他们的心坎上。

      记者与榜头镇民政所工作人员带着水果和慰问金,来到仙水村、云庄村、泉山村,分别看望慰问陈庆美、王春祥、梁良梅3位老兵。

      早上9点,老兵陈庆美坐在自家老宅门前。朝霞把天际染上一抹淡红,正如抗战胜利日的曙光,陈庆美静静地看着,面容安详。他说,今天是双喜临门啊,一来抗战胜利纪念日,举国欢庆;二来自己的孙子考上大学了,前几天刚去福州报名呢。

      王春祥因为双腿萎缩,已经很难下地行走了。他侧躺在床上,仰着头,正在观看直播的阅兵仪式。王春祥的孙子王国忠说,清晨6点多,老人就醒过来了,艰难地爬起来靠着床头,“他说要看电视,今天是抗战胜利纪念日,国家要庆祝”。

      “谢谢,谢谢你们,还能过来看我这个老头子。”王春祥不停重复这几句话。最近很多部门都来看望他,还有今报记者来采访,这让久经病痛老人着实高兴了好几天。

      “昨晚在家中,拿着放大镜仔细看今报的报道,看着看着,他老人家就哭了。”在老兵梁良梅的家中,他女婿林宗华告诉记者。梁良梅说,看了今报的系列报道,他又回想起年轻时代打仗的那些事。那么多好战友,都很年轻,死在了战场上,再也回不来了。

      龙华镇金沙村的抗战老兵赖洪,身上还有着战争留下的伤痕,常年忍受病痛的折磨。记者和龙华镇民政所工作人员一起为他带上纪念章,并送去慰问金。赖洪的儿子说,父亲不认识字,自己将今报刊登的抗战老兵系列报道一篇篇读给他听。有时候听到动情处,老人热泪盈眶。

      在度尾镇度峰社区,闻讯特地驱车赶来的社会爱心人士精威图文老板谢金锁带着花篮、花生油、大米,与我们及该镇民政所人员一起看望老兵余玉林。在电视播放阅兵画面时,余玉林慷慨激昂地唱起莆仙话的抗日打油歌:“日本鬼子无道理,共同抗日在一起……”“70年前,家里特别穷吃不起饭,现在国家富强了,特别骄傲。”余玉林家四代同堂,一起观看阅兵仪式,画面温馨。

      即使年近九旬,老兵王庆仙依然每天在山林奔波,义务植树造林。9月1日,王庆仙在山上摔倒,双腿受伤。“我想做点有意义的事,直到做到我干不动为止。”王庆仙说。

      记者和枫亭镇民政所人员来到老兵盛玉祥家中时,盛玉祥和家人早早地坐在电视机前,等待着观看阅兵仪式。当看到抗战老兵方队行进在受阅方队最前面,盛玉祥的思绪又回到了烽火岁月,他不禁用手拭去眼角的热泪。“当年,你和他们一样,都是抗日英雄。”记者告诉他。

      ☆王庆仙   (89岁)

      出生于1926年,度尾潭边社区人。1944年12月,响应“知识青年抗日”号召,主动参军。加入国民革命军31军,成为一名迫击炮兵。抗日战争胜利后,他回到家乡成为一名山村小学老师,教书育人30年。

      感言:

      实在太高兴了,感慨万千!有人来看望我,我非常高兴。时间过得太快了,我觉得时间不够用,我还想为社会做点事。

      ☆李金度   (90岁)

      出生于1925年,鲤城街道北宝峰社区人。16岁那年,他代替被抓壮丁的哥哥穿上军装,成为国民革命军100军的一名战士。从军6年,经历20多次战斗,先后在湖南、湖北、江苏、江西战场与日军拼杀。抗战胜利后返乡,成家立业,育有二儿二女。目前,他和老伴与身体半瘫痪的大女儿生活在一起。

      感言:

      时间过得太快,还没有好好感受,就已经过去70年了。我们现在过着幸福安逸的生活,都是一批批的抗战老兵们用生命换来的,八年抗战再辛苦都经历过了,不希望再有战争了。

      ☆陈庆美   (87岁)

      1928年出生,榜头镇仙水村人。1944年主动报名参军,投身国民革命军第70军80师238团。当年10月,随部队驻守福州北大门,与进犯的日军血战三天三夜。抗战胜利后退役回乡,参加共产党员苏华领导的地下游击队。解放后曾在仙游糖厂工作,后下岗回老家种田。目前和老伴住在破旧的老屋中。

      感言:

      我永远不会忘记,大家也不应该忘记这段历史。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侵略中国14年,多少中国官兵战死,多少无辜的百姓受害。南京大屠杀,死了30多万人啊!

      ☆盛玉祥   (91岁)

      出生于1924年,枫亭镇麟山村人。1941年,17岁的他加入了国民革命军陆军通信兵第3团,给团长当警卫员,在传令班负责传达团部作战命令。曾两次死里逃生。抗战胜利后,他回到了家乡,一直在乡间务农,平静地生活着。

      感言:

      看过今报对抗战的专题报道,我感到很欣慰。今天从电视中看到阅兵式,我们的国家真的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大了,一些国家再也不敢欺负我们了。

      ☆王春祥   (90岁)

      1925年出生,榜头镇云庄村人。1944年主动参军,投身抗日战场,编入国民革命军青年军2团3连。抗战胜利后退伍返乡,一直在家务农,如今住在破旧的老屋里。身体不好,双腿萎缩长期卧病在床,由两个儿子轮流照顾。

      感言:

      日本是无条件投降的!那时候我们拼死打仗,为的就是那一天。这一天,让一直被欺辱的中国人扬眉吐气!

      ☆赖 洪   (92岁)

      出生于1923年,龙华镇金沙村人。1942年,加入国民革命军74军,当时中日长沙会战激战正酣,他仅仅训练了两天枪法,就上了战场。战斗中,子弹打光与日军肉搏,后遭遇日军空袭,腿部受伤,直到现在还未治愈。退伍后,赖洪回到了龙华老家。如今,他和老伴带着一个残疾孙女生活。

      感言:

      要不是腿受伤,我真希望到北京看阅兵式。今天这样的盛况是当时的我们做梦都不敢想的,那时我们只希望能击败侵略者,还我们一个安稳的日子。如今,我们不怕侵略者了,当然,我们更渴望和平。

      ☆王鳌珍   (92岁)

      出生于1923年3月,鲤城街道城内社区人。出生书香门第,1944年,响应号召,投笔从戎,担任国民革命军44军军部侦察营三连指导员。1945年,参加收复江苏海州城的战斗,战斗中腿部受伤。战后回归乡里,并未娶妻生子,靠开荒种地、拉板车、做搬运工,给街坊邻居写诉状、写挽联养家糊口。

      感言:

      我做梦都没想到能看到今天这样的盛况,我一直坚信暴风雨过后就会有彩虹。苦难的日子已经过去,如今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大,百姓安康,能看到今天阅兵的盛况,我感到非常满足。

      ☆余玉林   (91岁)

      生于1924年,度尾度峰社区人。1943年参战,编入国民革命军32军108团,参加惨烈的“长沙会战”。战争中,他的大腿被日军飞弹打中,胸部被子弹击中,后来艰难地“死里逃生”。抗战胜利后,参加中共地下游击队,解放后带队进山剿匪。

      感言:

      今年,是我最高兴的一年,国家终于承认我们了,历史可以被说出来了。70年前,我家里特别穷,连饭都吃不起,现在,国家富强了,作为一个中国人,感觉特别骄傲。

      ☆张文模   (90岁)

      出生于1925年5月,鲤城街道南桥社区人。1944年,19岁的张文模毅然放弃学业,弃笔从戎,加入抗日队伍,成为国民革命军31军208师622团的一名炮兵。战争后回乡娶妻生子,如今,老人已孤身一人生活了20余年,孙子每个月会寄来生活费。

      感言:

      感谢政府及各界人士对老兵的关怀!转眼已过去70年,我还是清晰记得日军惨无人道的罪行。我想,每一个中国人民都应铭记这段历史,勿忘国耻,珍爱和平。

      ☆梁良梅   (95岁)

      1920年出生,榜头镇泉山村人。1938年投身抗战,编入国民革命军第75师,驻防漳州。1940年2月,日伪军3000多人进犯东山岛,梁良梅跟随部队发动夜袭。经2个多小时,攻下日伪军据点,将来犯之敌赶回海面。1941年因父亲去世,退役返乡。他成家后育有二男二女,一直在乡间务农。如今年事虽高,身体依然硬朗。

      感言:

      那时候,我们军队武器和日本相差太远了,所以打起仗来牺牲很大。阅兵式上看到我军的装备越来越先进的,真是高兴,希望国家越来越富强!

      ☆蔡镇贤   (89岁)

      出生于1926年12月,鲤城街道洪桥社区人。1944年,正在仙游一中读书的他主动报名参战。后几经辗转,抵达江西黎川的训练基地,被编入国民革命军208师。每天训练将近12个小时,晚上还要执勤,防止日军偷袭、偷军粮,直至抗战胜利。后回乡成家,他做过裁缝,也在卫生院工作过,日子过得清贫。

      感言:

      这次阅兵增加了老兵环节,看到老兵方阵率先出场时,心情特别激动。想起当年我们部队的装备很差,每场战斗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现在,有这么多的先进武器装备,国强民安,值得自豪。据仙游今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