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抗战老兵郑玉长:难以开口的往事 不该尘封的历史

    抗战老兵郑玉长:难以开口的往事 不该尘封的历史

     点击查看原图

     郑玉长在卧室里翻看有关向抗日英雄致敬的书籍。

    点击查看原图

      因嘴被子弹打穿过,郑玉长左边脸颊常年浮肿,其66岁的儿媳妇郑春梅在家中照顾他。

    点击查看原图

      郑玉长的膝盖被子弹打伤过,晚年要靠药物止痛。

      1940年,22岁的郑玉长走出东庄栖梧老家赴抗日前线,同村6名族亲此间也先后参战,而最终活着回乡的只有他一人。他参加过著名的长沙会战、衡阳会战等,数十年来,战争的惨烈痛苦,让他很少说起那九死一生的亲历,如今,向记者讲述,是为让后人不忘过去——

      “我就是一名非常普通的老兵,参加抗日战争打了7年战,回来后就一直在老家种田为生,这辈子就这样安静地过着,挺好的。”今年97岁的抗日老兵郑玉长坐在家门口淡淡地说道。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记者前往秀屿区东庄镇栖梧村郑厝,采访这位杀过多个日本鬼子的抗战老兵郑玉长。

      9月1日,记者在郑玉长家中看到,他正在一层卧室里整理衣物。眼前的这间卧室十分简陋,墙壁没有粉刷,老人睡的是床竹,枕头是一块木头,床头的一台落地电扇已老旧转不动了,墙上挂着一件写有“抗战老兵”字样的衣服。

      郑玉长拄着拐杖走出卧室,坐在大门口的椅子上,慢慢回忆起那烽火连天的抗战岁月。

      1940年,22岁的郑玉长在家被招进国民革命军部队,一开始抽到福州进行训练,后来奉命调到浙江绍兴打日本鬼子。在这期间,他得知同村6名年轻的族亲也先后奔赴抗日前线。抗战结束后,这6名族亲都战死在沙场上,只有他一人活着回乡。

      在绍兴打了一年多的战后,1941年底,郑玉长随第十军190师部队参加第三次长沙会战。当时,他们部队与日本鬼子天天打仗,一天就吃2餐饭,夏天热的时候,上半身穿军装、下半身穿短裤在战壕里打仗。他那时担任班长,什么事都得冲在前头。一次在与日寇血战中,日本鬼子的子弹打进他的嘴里,击穿他的左下颚,鲜血直流,染红了整件衣服。这颗子弹稍微偏差一厘米,就可会要了他的命。后来虽然伤口愈合,但嘴角经常流脓,由于牙龈被打穿,连假牙都安装不了,每次吃饭都只能吞咽下去。至今左脸比右脸肿大,脸上还有一道深深的伤疤。

      在郑玉长记忆中,打日本鬼子打得最惨烈的是在湖南衡阳。这就是著名的衡阳会战,被称为“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他说,1944年夏天,他们部队加上第79军部队,在衡阳被日本鬼子围攻,形势非常艰难,头尾一共打了48天。日本战机在空中一直轰炸,他曾整个人都被震飞起来,又重重地摔在地上,自己手臂、膝盖等被子弹打中受伤。身边的许多战友倒在敌人的枪口下。有一次,他和几个战友围在一起吃饭,日本鬼子突然发起攻击,有一名班长才吃几口饭,就当场被子弹击中而失去生命,嘴里一口饭还没有咽下去……战壕里四处都是倒下的战友,因为一直打仗,连埋战友遗体都没有空,太惨了。当年衡阳这一仗打完后,他们部队损失惨重,他也成为日本鬼子的俘虏。刚刚被抓到时候,日本鬼子就要把他拉去枪毙,可就在这时候一名日本军官叫他去送棉被,他因此躲过一劫。

      被日本鬼子抓去后,郑玉长以为必死无疑了,可老天最后还是眷顾他,他成功逃脱了。他回忆道,那时候,他先是被抓去广东,后来又再辗转到湖南。到湖南后,由于粮食缺乏,日本鬼子实施“三光”政策,到处抢、杀、烧,十分残暴。大概过了7个月后,有一天,他听到有人说日本鬼子要把他们送到东京去,心想这一去肯定回不来了,因此想方设法趁乱逃了。

      在湖南逃出后,由于不知道回家的路,郑玉长跟着太阳走,日夜不停地走,走累了就在路边休息,走了1个月多,终于走回到栖梧村家中。

      他说,一路上他打过工,当过乞丐,想方设法让自己活下来。让他至今难以忘记的是,在步行回家的途中,许多人听说他是打日本鬼子的,对他很好,给他饭吃,就是靠着沿途老百姓的帮助才终于回到家乡。

      郑玉长回到家中已28岁,之后结婚生子,过着清苦的日子。打仗的记忆非常惨痛,因此,他很少向人说起抗日之事,数十年里,都没有人知道他是一名抗战老兵。老人家现在四代同堂,生活不富裕。他现在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一天三餐吃稀饭,配一些碾碎的花生,鱼肉不吃,中午有时候还会吃早上的剩饭。

      由于膝盖在抗战时被子弹打伤过,他每个月都要去村卫生所里打针,不然疼得受不了;年纪大了,经常夜里也无法入睡。这些问题困扰着他,不过他很少跟人提,“与抗战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

      郑玉长说,抗日战争,多少男儿血洒战场,甚至献出生命。他一生经历了不少战役,打死多少个鬼子连自己都不知道。这次接受采访是因为考虑到自己年纪大了,再不说一些事情以后就没机会说了,希望儿孙们、更多年轻人们能够一直记住这段用鲜血和生命换来民族尊严和保家卫国的历史,多为国家发展作贡献。(湄洲日报记者 吴伟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