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仙游边界行:漫山披绿栽梧椿

    仙游边界行:漫山披绿栽梧椿

      靠山吃山,梧椿村通过对现有林农业资源的合理开发,油茶、竹制品、蔬菜基地3大产业都已初具规模,走出了林区农民脱贫致富的新路子——

      8月28日上午,断断续续的阴雨天气暂时晴了,记者一行到达仙游边界行大型系列活动第57站游洋镇梧椿村。薄雾未散,只见村庄、田野和披绿的山坡若隐若现,清澈的游洋溪从村中央蜿蜒,有白鹭溪面掠过。从这样的水墨画境,不时传来人语车声,更衬得环境优美安宁。

      梧椿村距游洋镇政府1.5公里,聚落在东山头、马头寨南麓丘陵之间,是大樟溪后溪支流发源地,由林尾、过埔、东埔墘、宫东、椿下、后洋、洋埔、顶灶、吴宅9个自然村组成,村民816户3268人。谈起村名的由来,村民称是民国年间以吴宅、椿下2个自然村各取首字,为梧椿保,后改称梧椿村委会。

      “全村耕地2321亩、山地25380亩,以生态林为主,森林覆盖率高达80%以上。地处高山曾经是制约发展的因素,然而山高林密、生态资源丰富,如今却是发展绿色产业的一大优势。”该村党支部书记曾加武的一席话,让大家眼前一亮。靠山吃山,该村通过对现有林农业资源的合理开发,油茶、竹制品、蔬菜基地3大产业都已初具规模,走出了林区农民脱贫致富的新路子。

      “村里油茶种植面积3000多亩,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种植,油茶已成为农民致富的‘摇钱树’。” 曾加武介绍。在油茶种植大户吴克安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他承包的山地。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的油茶树郁郁葱葱,如同一块块碧莹莹的翡翠。走进其间,沉甸甸的茶籽长势喜人。

      “今年11月份,就是收成季节。虽然前一段刮台风,影响了产量,但预计一亩油茶可产籽400斤,产成品油50斤左右。”吴克安说。目前,他共承包经营了5亩茶园,这一季下来能产油近300斤。

      记者了解到,由于独特的地质、气候环境,该村纯天然野生油茶林多, 且有几十年加工茶油的传统。过去,村里的油茶都是各家各户分散种植,规模小、产量低,每亩产量产油不足20 公斤。而实施低产油茶林改造后,当地引种高产优质油茶苗,每亩可产油50斤左右。吴克安说,近年来,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人们注重养生,茶油作为绿色食用油越来越受到追捧,市场上的价格也逐年上扬,目前市面上一斤价格80元。这样一来,单是种植油茶,他一年就有2万多元的收入。

      吴克安说,种植油茶,干活轻松,不需要太多照顾,只需农闲季节定期施肥、除草就可以了。等到收成,将采下的茶籽送到村里的加工厂榨油,坐在家里就有人上门收购,供不应求。农忙季节,吴克安还种植了十几亩水稻,是村里的插秧能手。

      来到村民陈国华的竹制品加工厂,只见400多平米的厂房内,一根根经过磨光的毛竹被切成小段,一旁还有工人在凿刻、上漆。不一会,一个个造型精致的竹碗就从流水线的一端制作出来。

      “制作一个竹碗,需要经过蒸煮、烘干、雕凿、磨光、喷漆等十几个步骤,按照目前的规模,一个月能够生产竹碗2万多个。”陈国华说。这些工艺品,都是经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销往全国各地旅游景区。每逢“五一”、国庆等节假日都是销售旺季,一天能销售上千个。

      陈国华是村里的手艺人,从小就跟亲戚学习木雕技术,在仿古家具厂打工。后来,他想自主创业,可是无力购买昂贵的红木原料。于是,他别具匠心地把木雕手艺运用于竹雕,选择家乡山里随处可见的毛竹作为加工原料,回村里办起了加工厂。“我们村里有毛竹林8000多亩,都是天然的原材料,我想通过回乡创业,让大山里丰富的资源得到开发利用。”陈国华说。在他的带动下,村里陆续办起了3家竹制品加工厂,还有不少人到他的厂里打工。

      陈国华告诉记者,市场上竹制品价格低廉,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收益。他希望能够得到有关部门的扶持,下一步计划投入资金扩大规模,在雕刻工艺和产品质量上下功夫,争取打造出自己的品牌。

      穿梭在山村里,远远望去,500多亩良田煞是壮观;走近一看,在现代设施农业设施的喷灌下,田地里水稻长势喜人,稻穗颗粒饱满。“再过半个月,这一季水稻就可以收成了,接下来马上种下白花菜、莴笋等时令蔬菜。”莆田市华林蔬菜基地有限公司安排的田间管理人员徐天福告诉记者,这是该公司在村里承包的500多亩蔬菜基地。该项目引进后,当地农户们纷纷将自家的耕地租给华林蔬菜基地搞农业规模种植。

      “以前种一亩水稻,扣除生产成本,一年算下来也没有多少。现在把地租给基地,可以收取租金,我和妻子都被‘返聘’到基地当打工领工资。每天80-100元工资,又可以照顾到家里,真是一举两得。”正在间劳作的老汉谢成宗对记者说。

      “村里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劳力外出务工,导致田地闲置、抛荒。”曾加武认为,通过承包、转包、出租、入股等方式实现土地流转,是破解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不仅盘活了农村土地资源,还实现了农业转型、农民增收。

      ◎我是村长

      履行承诺更觉压力

      曾加武,于今年6月参加游洋镇梧椿村换届选举,第一次当选为该村党支部书记。“当一般村干部当然比较轻松,现在是主干,当初竞选也跟群众承诺过,压力确实比较大”。

      曾加武告诉记者,自己竞选时向村民承诺要做好2件事,一是完成村主干到联二线1公里多的连接工作;二是完成2条灌溉水渠的修缮、改造工作。联二线是我县重要环山区公路之一,前期征地涉及4个自然村、20多户,经过长期的动员,如今梧椿村合同签订工作已基本就绪。村内2条水渠因年久失修,急需修建才可满足农田灌溉,目标资金15万元,曾加武多次与县财政局、水务局反映,至目前已争取到6万元资金。

      除了承诺的事情必须完成外,其他大大小小的事务也让他操心。2014年,梧椿村被列为市级幸福家园,与游洋村建立中心村党委,开展自然村旧房改造、污水管网建设等工作。“开展群众工作确实不容易,靠人情关系、靠思想动员,有时候谈不来也会动粗骂人。”曾加武说,项目多工作量就大,矛盾也不少,但是幸福家园建设是山村发展的机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大部分群众还是会理解的。

      ◎胜景

      风水古树群 皆逾两百岁

    点击查看原图

      在游洋镇梧椿村吴宅自然村吴氏宗祠旁,有一片古树群,当地人称风水树林,占地10余亩,由40棵大小不同的油杉和樟树组成,放眼看去郁郁葱葱,蔚为壮观(如图)。

      据悉,这片古树群平均树龄达200年,其中央的一棵古樟树最为古老,树龄高达350岁。这棵古樟树高20余米,树冠庞大,有遮天蔽日之势,现场记者及村民8人手拉手才勉强可以把这棵树抱住。在古樟树粗壮的主干中间有一个树洞,村里的老人吴光权告诉记者,在他小时候,这棵大樟树就有个大洞,当时洞里还可以容纳一个大桌子,供当地村民烧香拜佛使用。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发现大樟树的洞也越来越小,再也钻不进去,所以这个传统的习俗就渐渐地消失了。尽管如此,当地村民依旧把这片树林视为风水树,把每棵树视为宝贝,不允许任何砍伐行为。

      村支书曾加武告诉记者,为保护这片古树林,每逢台风天,村里都会安排人来此巡逻,防止古树受损。2012年,经村里申请,树龄最大的古樟树被列为二级古树名木,2014年,仙游县政府为这片古树群挂上福建古树群保护牌,今年年初,县林业局拨款5000元用于保护古树。村里也将进一步采取保护措施,守护这一片绿林。

      ◎风物

      虎溪寺相传是广化寺分寺

    点击查看原图

      在游洋镇梧椿村有一座寺叫虎溪寺(如图),相传是明清时期建起的广化寺分寺。在乡村里,信仰与宗族是凝聚一方群众的重要因素所在,从建寺至今,虎溪寺历经多次修建,承载梧椿百姓的美好寄托。

      据村老支书、如今也是虎溪寺管理人员之一的陈炳汉介绍,文革破“四旧”时期虎溪寺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庙宇全被推倒,只剩下一些石柱、石条、石凳之类零散的部件。1994年,村民们筹资在旧址重建虎溪寺,大家不约而同纷纷从家里搬出当年藏起来的旧寺遗物,包括如今正殿门前的香炉底座也全是当时留下来的。

      记者到访当天,虎溪寺寺门通往主殿的阶梯两旁露出新翻整的土地,村民吴宗明正与寺庙管理人员商讨修建方案。吴宗明是梧椿村人,如今在厦门承包工程建筑,长期以来,他热心家乡建设,为村基础设施建设出资出力、出谋划策,赢得村民的认可和赞赏。

      “这就是我们的‘大老板’,为村里做了不少事。”村民告诉记者,梧椿村地处偏远,发展较慢,但是村民们都很热爱家乡,像吴宗明这样出外挣了钱回来建设家乡的“热心大老板”不在少数。

      听到村民这样称呼自己,吴宗明显得有些哭笑不得,“只是想把村里这一文化发扬光大,让更多人知道梧椿村的虎溪寺”。他说,最近大家集资要在寺前建一个放生池,池中放滴水观音,再配套石护栏、停车场,完善景观等多方面工作,自己是承包工程建筑的,很高兴在这方面能为村里出点力。

      清代吴氏古厝全为杉木造

    点击查看原图

      在游洋镇梧椿村主干道旁,有一座规模较大、历史悠久的古厝——吴氏古厝(如图)。

      吴氏古厝始建于清代,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据传为了躲避战乱,当时第一代吴氏族人吴世南、吴仲江等人开始南迁至此,经聚居在此吴氏后人的共同努力,形成了连片的古厝。坐北朝南的古厝有三厅六偏房,共有七八十个房间,总面积为4280平方米。

      据曾居住在古厝里的79岁老人吴光权介绍,在这样一个庞大的建筑内部,共分布着20个天井,起到采光、排水等作用。由于年久失修,加上人们纷纷从古厝搬离,现在的古厝已经不复当年的光景了,古厝里面部分房屋的木质墙面已经开始脱落,天井里也是杂草丛生。“改革开放之后,年轻人出去工作了,人们建了新房,渐渐从古厝搬出去。”吴光权说,值得欣慰的是,由于古厝建造所使用的木材全为杉木,除了杉木所蕴含的寓意之外,杉木本身的防腐蚀、防潮等功能也使得古厝得以在经过几百年的风雨洗礼中,仍然保存得较为完整。

      作为曾经交通的主干道,古厝旁的古驿道是梧椿历史发展的见证者,仍很好地保留着。沿着古驿道而上,便是吴氏宗祠。村民说,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吴氏宗祠是明朝时在原址上重建的。层高将近七米的宗祠建有上下两厅堂,中央设一天井,宗祠前建一大埕,左右两边各通过一段庑廊衔接。这里不仅是吴氏一族的根,也是吴氏一族血脉相承的地方。

      ◎有事找你

      盼政策助力兴修水渠

      游洋镇梧椿村被称为兴泰小平原,这里不仅有大片茂密的森林,也有广阔的农田,当地的一季稻广受欢迎,山里人油茶也让四面八方的人慕名前来购买。

      然而,良田千亩,少不了水源灌溉,兴修水利成了梧椿村的重要大事。刚刚任职的村支书曾加武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尽快为村里修建2条环田水渠,共计1000米长,用于灌溉附近1000多亩田地,以进一步促进村里的农业发展,造福村民。

      经过村两委的努力申请,目前,县财政局和水务局已批复6万元的专项资金用于该村的水利建设,但是仍然有较大的资金缺口。曾加武希望记者能够帮忙,向有关部门咨询有关惠农政策,村两委也好进一步申请资金,助力梧椿村水渠建设。

      ◎采访手记

      守护这片绿

      “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以始流”,走进游洋梧椿,一片绿意黯然的世界让人沉醉其中,流连忘返。树是梧椿一个非常明显的标志物,这里土地肥沃,气候宜人,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养育了这片好山好水,滋润着这片绿域。

      据村里老人介绍,当地曾经有棵千年古椿树,遗憾的是,这棵最具代表性的古树被卖给泉州的商人,最后因水土不服没有栽种成功。庆幸的是,村里还保存了一大片古树群,四十余棵百年古树形成一片郁郁葱葱绿林,成为全村最大的明信片。

      佛语有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大自然的每一个微小生物都可以是世界的见证、历史的见证,梧椿村民守护的这片古树群更是如此。从社会价值角度来说,每一棵古树对研究百年来气候、水土、空气等自然变化都有着重要的史料价值,这片古树群就是一座优良的种源基因库;从人文角度来看,而这些历经沧桑的百年古树,每一棵古树都凝聚着社会变迁的历史记忆,每一个粗壮的枝干上都记录着当地发展的沿革。

      莆仙有名言“地瘦栽松柏”,回顾历史,先辈在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才造就了如今这片绿域,当下,我们更应珍惜这这片先辈留给我们的宝藏,更需加大对古树群和生态林的保护力度,守护这片绿,守护这片历史的回忆。

      今报记者  唐伟   陈慧贞   卓良建      彭丽程   实习生  郑新进   黄剑普  摄影  今报记者  蔡晨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