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莆阳清官传承清白家风

    莆阳清官传承清白家风

      莆阳士族精英历来重视家风的传承。读书入仕,居官清廉,成为传统,蔚然成风,出现不少清白门风的典型事例。诸如宋宣和中,四川转运使苏钦,与其子苏洸(历任粤、湘多地知州)的“父子廉吏”;通判泉州林孝渊与弟漳州知州林孝泽的“兄弟双廉”,而孝泽子福州知州林    ,也是个刚方廉介、清德律贪,亲故不敢请托谋私的清官。明广西提学佥事彭甫,子南京户部员外郎彭大治,大治子户部员外郎彭文质,文质子顺天府通判彭宪范,均为清官。史志称其子孙世代继承清白之风,实无愧于“廉吏子孙”之号。

      上述廉吏门风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家族重视清廉教育的结果。宋宣和中,南剑州通判傅伫,仕宦三十年,家产无所增益。病危时,戒诸子曰:“吾平生无愧俯仰。殁后,汝曹居官主清,治家主严……造次颠沛,必主忠信。能用吾言,虽贫贱犹为有德君子。不然,猎取光显,奚为哉!”宋天圣中,秘书郎福州左司理方峻,居家匾曰“植德堂”。居所凿井及泉后,祷曰:“愿子孙居官清白如此水。”清康熙中,三河县令彭鹏尝致书教育胞弟说:“普天下争于名利关头,营营恋恋。汝寡兄胸中,绝无此两字。贫者士之常;清白者,吾家祖训。为儒食贫,为吏清白。咬断菜根,万事作得,耐之而已。”彭鹏的清正廉介之风,正是其不畏强御,参劾权邪的底气所在,亦是得以建功立业的一个重要原因。

      清安东(今江苏淮安涟水县)县令彭铭,嘉庆帝南巡时询知他居官廉明,赐御书褒奖,特选任剑州(今四川剑阁县)州牧。彭铭更加勉励志节,勤慎治政,考绩优异,吏部有“清廉爱民,洁已奉公”的评语。署理嘉兴府时,有人劝他经营家计,彭铭说:“吾世代清白,毋玷(玷污)素风。”史志称他历官三十余年,一如寒素。未曾构建数间房屋,增加半亩田地。

      明正统中,泸溪(今属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知县阮哲,清勤任职,致仕归家时,打开行囊仅存十金,人们无不感到惊讶。问他原因,阮哲说:“众人遗留子孙以富厚,吾遗留子孙以清贫。富厚滋生怠懈,清贫招致警备。怎能剥削人民使自己沾惠呢?”阮哲以其洒脱的人生观终其天年,名臣林文、郑纪都很敬重他。

      明代莆田县人林继贤,居官清廉勤勉。他出任徽州(今属安徽)通判时,家父托人捎去书信,勉励他居官清勤,随赠一双布鞋,表里纯粹青色。继贤见信得鞋,自言自语说:“鞋是步行用的。青纯不杂,履洁蹈青,是父亲教导我啊!”林继贤在徽州任职七年,徽州父老每说到清官,就一定说“林三府”。林继贤后来升任宁波府同知,掌府印。居官清廉,断案公正,老百姓又称他“林青天”。

      宋名臣蔡襄胞弟蔡高,居官清勉,不幸英年病故,遗下妻程氏及皆年幼的一男二女。县人哀其贫,以钱二百千(贯)助其治丧。程氏泣曰:“吾家素以廉为吏,不可以此污(玷污名声)吾夫。”拒而不受。名臣欧阳修为蔡高作墓志铭,称颂他“能以惠爱其县人,而以廉化(感化)其妻妾”云。

      上述事例,充分证明清廉家风的传承,是平时教养累积的必然结果,连及妇辈也能受到感化,自觉维护家门廉名。□阮其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