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国师蔡京与御史王回

    国师蔡京与御史王回

      有宋一代,兴化军仙游县,人才辈出,辉耀朝廷,在宋史的长河上划曳出浅深不同的痕迹。御史王回名字不是很响,国师蔡京,大家耳熟能详。其实,王回与蔡京同乡同龄同朝为官,他们的宦海生涯和生命轨迹在宋朝这块文人政治的大背景下,有太多的波折,也给后人留下太多的思考。

      我们先看一组简历数据。

      王回(1048~1101年),字景深,兴化军仙游折桂里汾庄(今榜头镇云庄村人。宋庆历八年(1048年)生。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年)进士 ,初授江陵府松滋县令,后改任濠州鹿邑县令,政绩显著,擢升宗正寺主簿;哲宗时任睦宗宅讲书。宋徽宗时,加武骑尉,后提拔为监察御史。

      蔡京(1047--1126),字元长,兴化军仙游慈孝里赤湖(今枫亭镇东宅村)人。宋庆历七年(1047年)生。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进士。初授浙江钱塘县尉,舒州推官,后任起居郎。哲宗时出使辽,回来后提升中书舍人,户部尚书。宋徽宗时,任太师,官至左相,位极人臣。

      王回与蔡京一样都是饱读圣贤书的士子文人,都是通过科举步入仕途的,他们都以个人的智慧和不懈追求为大宋皇朝奉献,并一步一步的从地方走进朝堂,位列朝廷。这是宋朝开明的政治生态环境为士子文官提供的一条仕途通道。

      蔡京的生命太过圆融复杂,历史的毁誉也很沉重,我辈一时也无法纠偏一二。不说他的艺术天赋和天资才智;不说他为家乡建造木兰陂和笔势豪健沉着痛快的书画;单以其政治强势,位居权相十七年,四起四落,五曾拜相,堪称古今天下第一人。

      我们从蔡京在宋朝的经济改革的大舞台上的翻云覆雨,为宋朝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做出了令人惊异的贡献上可见一斑。宋神宗时,蔡卞是宰相王安石女婿,蔡京、蔡卞自然是王安石变法的得力干将;年幼哲宗刚即位,保守派司马光任宰相,下令废罢王安石新法,蔡京废除新法雷厉风行,连王安石的政敌司马光也为他凌厉的作风折服;哲宗成年后亲政,重新使用变法者,任章淳为宰相,“章淳复变役法,置司讲议,久不决” 章淳似乎山穷水尽时,蔡京三言两语定乾坤,“取熙宁成法(王安石法)施行之。”章淳认为说的很对;徽宗即位后,太后秉政,再度罢免新法人员,蔡京被徽宗直接贬到杭州,不出两年,蔡京又被诏回到徽宗身边,而且备受重用,直至担任徽宗左相,位极人臣。当时蔡京、蔡卞兄弟是徽宗的左右相,为宋室的安危竭尽全力。对于身处内忧外患的朝廷重臣,能忠心耿耿为宋室朝廷和百姓争取几十年的和平时间,如果一定要说蔡京是弄臣奸佞,我想那也是在三朝皇帝推波助澜之下的一个顶尖的高级的弄潮儿。

      而王回的个性声名则是直声亮节,正气岩岩。宋史记载“回,廉静好学,少事亲孝,为善节爱。出于至诚”,“回,任上存心以公,莅事以勤,宽恤甲里”。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宋代文天祥有诗赞王回“节守刚毅,学术深醇,正言补阙,诤友忠君。 芳流黛籍,义慑奸魂;凛凛生气,百世犹存。”北宋江西诗派创始人陈师道,明代倪元璐,清代黄庆云等都为王回写下脍炙人口的诗赞。世人称他为“元祐名臣”。

      追怀王回的人生几个片段。

      王回,初任江陵府松滋县令时,毁除淫恶偶像庙祠。当地人用活人“祭告鬼神,谓之采生,商旅不敢过,民生凋敝,回捕治甚严,其民风为之一变”。(见《莆阳比事》引《国朝宝录家传》)。在鹿邑县时。回在任上“存心以公,莅事以勤,宽恤甲里,滞狱积案为之一清,政绩显著,有父风。年余旋将调任他职,邑人闻讯,争向朝廷状其治行,乞留者万余人。”王回的执政口碑可见一斑。

      王回与好友邹浩(官居右正言)常常以气节相激励。元符二年(1099),因废孟后、立刘后之事,将乱朝纲。其时右正言邹浩将论之,以告其友宗正寺簿王回,回曰:“事有大于此乎?子虽有亲,然移忠为孝,亦太夫人素志也。”邹、王素来友善,肝胆相照,及浩上疏后被贬岭南,众官不敢与浩接近,只有王回为他治装送行,且安慰他母亲。事后王回被拘留审查,回在公堂上直言与邹浩“实当预谋,不敢欺也”,并念出那奏章内容。结果,王回被撤职赶出帝京,列其罪状,谓之“奸党”,刻石端礼门,最后以“元祐党籍”为罪名公布天下。

      铮铮铁骨,耿直性格,在大原则面前能坚守底线,成就了王回的一世英名。但也给自己带来了“奸党”罪名。而这个罪名恰恰是当时权臣,自己的同乡同龄同朝为官的蔡京奉徽宗之命亲自搜罗,立“元祐党籍碑”,将司马光、苏轼、程颐、秦观、王回等309人确认为“害政之臣”。并亲自手书姓名,立碑“扬恶”。题刻在端礼门外,并发各州县,想把政敌“永远钉在历史耻辱柱上”,但由于蔡京自己在社会背上“奸臣”、“贼首”骂名,不到一年,便毁了此碑。那些“害政之臣”及其亲属不但不以被刻名于《元祐党籍碑》为耻,反以为荣。“党籍碑”在人们心目中竟变成了一块“光荣碑”。从中窥见出北宋文人政治和政见之争的端倪。

      提起封建王朝,我就想起了大宋这个有点人情味的封建王朝。虽然北宋没有走出历史的局限性,人民生活仍然有灾难和痛苦,但就整个政治生态来讲,它的文人政治氛围却有一份独有的开明气息

      宋太祖赵赵匡胤 “杯酒释兵权”打发了他的将军回家休养,实行了抑武人、重文士的政策。自此,北宋文气大盛,文坛巨人、学术泰斗纷纷进入权力的核心层。

      政治开明、作风民主、官员的人格健全,生命安全,只有政见之争,罢官贬谪之苦,没有砍头杀人之刑法。它写下了文人政治开明民主的一页。

      王回和蔡京都是高官都是文化人,深厚的儒家文化武装的文人,他们独尊儒术治国,满肚子四书五经,满脑子子曰诗云。文人相对单纯,看重生命,看重原则,看轻官位。所以他们发表独立的政见时没有砍杀丢命之虞,只要是认定的原则,只要是于国于民有益的谏议都敢于掏心掏肺直陈己见。他们屡遭贬谪,都没有消沉隐退,几起几落,愈挫愈勇。

      我们在怀念先人,思考历史的同时,我们应该穿越历史时空,贴近先人的心灵世界,辩证地看待既定的评价,关注他们的宦海起伏,这样就可能对他们的生命高度多一份仰视和敬畏。仙游文体局  王良记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