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抗战老兵刘书昌讲述军旅生涯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抗战老兵刘书昌讲述军旅生涯

    点击查看原图

      讲起日寇的罪行,刘书昌义愤填膺。

    点击查看原图

      1950年,与刘书昌分别16年的母亲,凭着这一军属证,南下千里找到儿子。

      在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将临之际,莆田抗战老兵刘书昌携老伴一同登记无偿捐献遗体。日前,记者走近刘书昌,听其讲述他的抗战军旅故事。

      山东南下干部刘书昌生于1928年,1944年3月入伍,1946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作为华东野战军、三野十兵团一员,参加过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著名战役,随大军入闽后参加过解放福州、漳州、厦门等战役,历经125场大、小战役。

      15载峥嵘岁月、125场枪林弹雨的洗礼,给这位88岁老人留下11处枪伤,也锻造了他一副硬朗的身板,讲起自己军旅生涯的点点滴滴,刘书昌思路清晰,侃侃而谈。

      1939年1月,日酋伊达顺之助率日寇在飞机掩护下攻占掖县(今山东省莱州市)后,屠杀了当地群众近500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掖城大屠杀。刘书昌的父亲就是这样被日寇杀害的。那年,刘书昌只有11岁。

      1944年3月,16岁的刘书昌加入胶东军区西海军分区掖县八区中队,成为一名抗日武装战士。“当时,我是全中队年龄最小的,个子将近1米7,体重只有76斤。我们军区司令员是许世友,一个传奇人物,我们都以他为榜样。”刘书昌说,由于年龄小,组织上没有给他配发步枪,只发给他2个手榴弹。殊不知,就是这2个铁疙瘩,后来发挥了大作用。

      1944年5月15日,已是掖南独立营战士的刘书昌在营长刘秀东率领下,和战友们一起在土山镇李村伏击扫荡日寇,击毙日寇20余名、伪军90余名。在战斗中,营长刘秀东英勇牺牲,少年刘书昌也腿部负伤,在生死考验和战火洗礼中,他迅速成长起来。

      1944年8月,胶东军区对日寇开展秋季军事攻势。“26日,我们营抄小道逼近掖县平里店鬼子据点。对方武器精良,我们不和他们正面交锋。当晚,我军一纵队埋伏在据点守备力量较弱的南门。由于我目标小,跑得快,领导决定由我打先锋。下半夜起,我匍匐在南门外,也不知过了几个小时,天刚麻麻亮,2个鬼子一开门,我就跳起来,拧开手榴弹,使出浑身力气扔过去。‘轰’,硝烟没散,后头战友们就冲进门去。”入伍不到半年,16岁的他居然一个手榴弹炸飞两个鬼子!端掉平里店日寇据点后,军区给刘书昌记了二等功,并为他配发了步枪。“当晚,我抱着刚发下来的汉阳造步枪,兴奋得一夜没合眼。”说起这一段往事,刘书昌眼睛发亮,似乎回到了当年。

      “八年抗战,我们就是靠这样的伏击战、地雷战、麻雀战把鬼子打趴了!” 刘书昌说。

      解放战争爆发后,刘书昌先后作为华东野战军、三野十兵团一员,参加过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著名战役,随陈毅大军南下入闽后参加过解放福州、漳州、厦门等战役。

      回忆起这段岁月,刘书昌最难忘的就是粉子山阻击战。

      1946年10月,国民党军大举进犯胶东解放区, 为阻击敌军进犯,解放军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命西海军分区独立一团进驻掖县粉子山。刘书昌所在的西海独立团面对4倍于我、装备精良的国民党王牌部队,坚守阵地五天五夜,取得了保卫胶东第一战的胜利。

      粉子山阻击战中,我军也伤亡惨重,一个团剩下不到一半兵力。“当时,我是特务连三排排长,我们排与重机枪排互成犄角,驻守主阵地,时任重机枪排排长是王成斌,此后屡立战功,建国后担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我们也不知打退了敌军多少次进攻,五天五夜几乎没合眼,最后我们排33人,只剩下我和一名战士。”刘书昌难过地说,解放后几十年,他常常在梦里见到排里牺牲的战友们。

      在粉子山阻击战中他身负重伤,昏迷2天2夜,右肩被子弹打穿,右臂至今无法上举。

      1950年11月18日,战争中多处负伤的刘书昌正在福州康复医院养伤。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太太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进病房。老太太是刘书昌的母亲。

      “眼前的老人,身上棉袄破得棉花都露出来了,灰头土脸,满脸褶子像70岁,怎么看都不像我40多岁的母亲。我实在认不出,直到她叫我的小名。”刘书昌当场与母亲抱头痛哭。

      原来,刘书昌参军后,一走16年,为了革命事业,再没回过家,再没见过母亲刘曹氏。刚解放,33岁就守寡的刘曹氏思儿心切,身无分文,凭着一张军属证,就从家乡山东掖县南下,马车换乘汽车,汽车再换乘火车,挺着因长期营养不良导致肝腹水肿胀的大肚子,硬是跋涉四千里,途经江苏、上海、江西、浙江4省市,历时1个多月来到福建寻子。

      “古有朱寿昌千里寻母,可我刘书昌母亲却是千里寻子,忠孝不能两全,我不孝啊……”说到这儿,刘书昌的眼睛湿润了。

      如今,谈起和老伴决定双双无偿捐献遗体,他对记者说:“比起战争年代牺牲的战友、动乱时期遇难的同事,我已经很走运了。”

      “我一生都献给了党和祖国,死了捐遗体,很正常,天经地义吧。”刘书昌淡然地说。 湄洲日报记者  刘永福   文/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