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仙游边界行:天马横空踏歌来

    仙游边界行:天马横空踏歌来

      古代先人在山上安营扎寨,抵御外敌;当代村民感恩自然馈赠,封山育林,保护好这一国家级生态林——

    点击查看原图

      老屋墙上昔日的标语还在

    点击查看原图

      天马山入口

    点击查看原图

      笔架石

    点击查看原图

      寨门

    点击查看原图

      小径通幽

    点击查看原图

      林立在稻田间的村庄

      8月21日,七夕节后,“仙游边界行”采访组与古邑游洋再次相约,仙游边界行大型系列活动进行到第56站,这一次我们来到了游洋镇天马村。七月流火,暑气渐退,盘山而行,一路上迎面而来徐徐清风,更是令人神清气爽。

      天马村位于仙游县东北部,莆仙永中心点,距离莆田市区53公里,距离仙游县城45公里,东面、背面分别与涵江区庄边镇黄洋村、岐山村接壤。全村有2个自然村,分别为外石门村和内石门村,共有10个村民小组,486户,总人口1796人,分布有郑、陈、何、胡、尤五大姓氏。辖区内林地总面积12000亩,其中山地面积10080亩,耕地面积752亩。曾经的天马村村民靠山吃山,以种植业为生,随着时代发展,如今更多的村民走出大山,到繁华的城市间打拼创业。

      在天马村,记者并未发觉有任何一匹马,何谓为“天马”?据村里的老人郑汉雄介绍,村庄后有一道连绵起伏的山岭,莆仙话称之为“牛头岭”,牛头岭间有一座山峰,险峻挺拔,顶峰处有巨石层叠,形似一匹昂首奔腾的骏马,故取名为天马山,天马村也因此得名。

      仙游人常说,“仙游四大景,一菜溪,二麦斜,三九鲤,四天马”,这句顺口溜中所提的“天马山”,位于榜头镇,闻名遐迩,而在游洋镇与涵江区交界处同样有座天马山,虽知名度不比榜头镇天马山,但却颇具神秘,如同一个羞涩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

      在村里人的带领下,我们沿着山间小径拾级而上,一路欣赏山间美景,一路打听山里的传奇故事。

      据村民介绍,曾有仙人在天马山炼丹,还在山间藏了十八担黄金。虽然从古至今从未有人寻得宝藏,但是此山间之美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何尝不是上天的恩泽。如今天马村正借助这份大自然的馈赠,以海拔683米高的天马山为中心,着力打造一个兼具自然景观与人文特色的风景区,方圆面积达5.8平方公里,分布有488亩生态林。

      天马山之美,在于山奇洞幽,林深石怪。村里的老人陈宗叶告诉记者,山间有洞穴数十处,大可容纳数百人,小者亦可容数十人。因为独特的地形地貌,明代先人在天马山间安营扎寨,抵御倭寇入侵,及至革命战争时期,闽中游击队也曾在此创下以少胜多的战绩。

      穿过层层荆棘,经过一大段绝壁走廊,我们来到古寨遗址。第一道寨门保存得较为完好,第二道寨门处还留有几段用石头垒起的墙壁,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先人们就是利用山间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与敌人英勇搏斗。

      日高人渴,村民随手打下几颗酸枣供行人止渴。村党支部书记郑成辉告诉记者,天马山处处是宝贝,山间分布着大片的生态林,有四方竹、雷公竹、观音竹等特殊物种,还有福参、石白菜、石绿豆等多种药材,常有人在山间拾得红菇、灵芝等宝贝。

      然而,几十年前,这里却是一片荒山。“天马天马山,山枯石头多,春天枯禾柴,冬天火烧山”,这是几十年前天马山的写照。解放后,天马村民意识到保护生态的重要性,开始封山育林。上世纪60年代,村民在山里建立林场,在山林间种植大量的杉树、樟树等树种,经过多年努力,天马山焕然一新,树木葱翠,山花吐艳,佳胜无穷。2002年,天马山被批为国家级生态林。2008年,天马山景区被省旅游局定为省级乡村旅游二星级经营单位。

      正午时分,我们终于回到山腰处的天马寺,寺门前还有一批来自莆田市区的旅客,因听闻天马山生态优美,故到此一游。

      据悉,天马寺始建于南宋,1991年在各界善信的支持下重新翻修,整个景区内现有大小庙宇11座、神像石雕30尊。陈宗叶老人希望庙宇间的神灵能够庇护景区的森林,也希望天马村民团结一心,在保护生态的前提下,精心打造生态旅游景区,让这匹昂首的“骏马”被更多人认识。

      ◎我是村长

      高速路口在我村

      “天马村近年来在各级各部门的关心下,得到了很好的发展。村里统一规划、统一建房,古老的乡村正变成美丽的新农村。”今年刚被选上游洋镇天马村主任的何祖禄告诉记者。

      2006年,何祖禄担任该村的村干部,负责村里民政工作。他说,近年来,天马村积极做好民生工作,为35名伤残村民、18名低保户争取了相关补助。同时,考虑到天马村土房、危房较多,为破解用地紧张和群众建房诉求的难题,该村采取群众统筹统建方式,实行盘活村集体资产自筹一点、动员群众预交一点、争取上级扶持一点的资金筹措方式,积极协调信贷资金,破解建设资金瓶颈,确保群众搬得进、住得起、安得下,享受到城镇化生活的新路子。自2012年新村建设项目获批,目前,村里有20户村民已入住到建好的四层楼安置房内,另有可入住36户的六层楼安置房则正在装修中。

      何祖禄介绍,湄渝高速公路游洋段的出口站正在该村辖区内建设,它将给该村的经济发展带来新机,使村民受益。接下来,天马村将依靠高速公路的便捷性,招商引资,做好村里基础设施建设,改善交通设施,发展以农家乐为主的相关旅游产业,促进天马村的经济发展。

      ◎特产

      石蛙好养又好销

      依托游洋镇天马山的秀山丽水优质的水资源,天马村的养殖户正走“经济生态化、生态经济化”的发展路子,利用当地生态资源提高养殖效益,促进村民家庭经济持续增收。

      在天马村村主任何祖禄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天马山附近的一处人工石蛙特色养殖基地。何祖禄告诉记者,该村石蛙养殖已有5年之久,由于天马山层峦叠嶂中蕴藏着极其丰富的山涧资源,是石蛙理想的栖息地。早期,村民通过网上查找学习相关技术,把理论和实践相结合,探索石蛙的亲蛙选育和良种繁育技术,同时对石蛙生态养殖技术进行研究与推广。

      他介绍,石蛙的食物全部来自于村民自养的活体昆虫。养殖3年后的石蛙逾3两重,销往各酒店、餐馆,每斤至少可卖150元,供不应求。另外,喂养活体昆虫还能再卖给其他养殖户,也成为村民们的另一收入。

      据介绍,石蛙,学名棘胸蛙,是我国特有的一种大型野生蛙类,它常年生活于深山老林的山涧和溪沟的源流处,对生态条件要求苛刻,因而成为山区的一种名贵“山珍”。

      ◎乡村故事

      “中国好人”行善路

      游洋镇天马村里有个知名好人。已过古稀之年的郑汉雄,曾入选2013年度感动仙游十大人物候选人,今年再次入选中国好人榜。

      年轻时的郑汉雄和朋友合办仙游县天马工艺厂,就地取材,生产竹编、木雕工艺品。开始做好事却是从1996年开始,那时他倡议重建天马小学,需要35万元,上级部门批下来的改造资金不够,他一边垫付资金,一边倡议村民出钱、出力,在他的大力倡导下,小学终于建成。随后,他便走上了“好人”路。

      2005年,郑汉雄得知村里的一家困难户发生意外事故后住院治疗,他在第一时间带头捐资,并发动村民共捐款捐物计5万元。

      2006年他开始担任村老协会会长,筹资35万元建设了一座四层的村老年人活动中心,并配有停车场。从这一年起,每年逢年过节,他更是自掏腰包给村里80岁、90岁老人做寿。

      2008年,汶川地震,他捐资2000元。

      2006年至2010年期间,他和村干部一起,发动村民硬化村道达5公里,并安装了100多盏路灯,道路硬化建设除了各级政府的补助资金外,村民自筹100多万元。他还带领老协会的同志筹资100多万元铺设6800多米的自来水管道,使家家户户都能喝上清洁卫生的山泉水。

      近年来,他还热衷于天马景区的开发宣传。

      多年来,他为家乡的公益事业建设累计捐资60多万元。

      郑汉雄告诉记者,他的孩子也很支持他做善事,甚至帮忙争取资金。郑汉雄相信好人有好报,他美滋滋地告诉记者,他的5个子孙都已经考上大学,并且都上的是本一线,还有一个孙子赴美留学。

      ◎有事找你

      明代祠堂待保护

    点击查看原图

      在游洋镇天马村,古色古香的明代建筑——郑氏祠堂坐落在村里的一个角落,古朴、幽静(如图)。

      祠堂还保留着完好的框架,中间一间大厅,两侧的房间分别有两个天井,天井边又是两间厢房。站在天井边抬头看,屋檐处的雕花依然鲜艳。只是由于年代久远,曾经金碧辉煌的郑氏祠堂,如今呈现出的是朴素、宁静的气质。

      郑氏祠堂原来的牌匾早已丢失,现在大门上方挂的牌匾乃后世子孙新做。走进祠堂,还有一块“明经进士”的牌匾,匾额有何寓意,郑氏后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这块牌匾下方还有一小块“漏网之鱼”:雕工精美的金花木板,依然闪闪发光,诉说这里曾经的辉煌。

      祠堂里空荡荡的,村民告诉记者,由于地处偏僻,现在只有元宵节时这里才会热闹起来。每年这个时候村里会安排人来将祠堂周边的杂草进行清理。如此具有特色的明代建筑就如此荒废着,着实可惜,村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将这栋古建筑进行保护,莫让蕴藏在其中的历史、文化湮没。

      ◎采访手记

      石寨、枪楼中的记忆

    点击查看原图

      远离喧嚣的游洋镇天马村看起来宁静、淡然,但村里许多古迹、古厝却在告诉后人,这里曾发生了许多不平静的事。

      为抗击倭寇而建的二重石寨,隐在天马山上。它告诉人们,曾经的人们是如何将一块块大石头搬上几百米高的山头,砌成石墙,成为保护自己的堡垒。它也告诉人们,这里曾有许多激烈的战役在此打响。村民告诉我们,些许大树干上或许还能找到子弹头。

      而在村中央,还有一幢三层土楼,墙上布满了不规则的小孔洞,这也是抗击倭寇时期,村民们自建的枪楼(如图)。枪楼前不远处高高的瞭望楼早已失去作用,被翻建成新房,与远处的新村遥相呼应。

      新楼不忘旧房,新人不忘旧事,当前,我们更应牢记先人付出的血汗,珍惜眼下安宁的生活,抢抓机遇,借势而为。同时,对于一些代表性的建筑物,也应予以保护。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以史为鉴、开创未来。

      今报记者  卓良建  彭丽程  余立凡  薛燕辉  摄影  今报记者  蔡晨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