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埭头天云洞访名士

    埭头天云洞访名士

      位于秀屿区埭头镇的天云洞满山皆秀,景色迷人,闻名遐迩,其深深地吸引着诸多文人雅士隐居于此。他们才情横溢,常借景抒怀,吟诗作赋,留下了大量的优秀诗文,为天云洞增添了一道亮丽的人文景观。

      大蚶山主峰的天云洞这次被评为“新莆田二十四景”前七景,想必隐居于此的名士泉下有知,倍感高兴。虽岁月沧桑,时过境迁,但一个地域文化总会穿越时空,一脉相承。于是,作为一个生长于天云洞山脚下的后学,我近日再次登山,去探寻昔日名士们一路跋涉的艰辛足迹,去叩开他们紧闭的心灵之窗。

      遵循着一条漫漫的历史长河,我从天云洞向西北行约200米处,看见路旁左侧耸立着一块巨石,上有石刻文曰“致雨龙池”。石旁裸露着一口活泉,常年不枯,池前可见一片开阔地,面积近一亩。据天云洞董事会负责人介绍,这就是“恒山草堂”遗址。史载草堂始建于清初,距今有350多年的历史。然而,由于年代久远,草堂已荡然无存,地面仅有残瓦断垣可寻。

      陈恒山,何许人?

      有清末名儒刘尚文的遗作《续梅花百咏斋》书载:清初莆田有一名士名曰陈恒山,生性恬淡孤洁,不愿举业出仕,竟携妻子,隐于天云洞,筑草堂读书课徒,自给自娱。

      妙哉,陈恒山!故人仙逝,风范犹在。

      夫唱妻随,陈恒山之妻林氏出身名门,工诗书,擅吟咏,常为天云洞秀丽幽胜的景色所陶醉而形诸笔墨,有诗集流传。林氏的诗作后来竟在闺秀群中广为流传,当时有位随夫游宦在京陵的叶凤荫夫人,赞赏林氏诗作之余,特为撰写《蚶山草堂遗事》一文作纪念。

      陈恒山有子名学田,秉承父志,隐居不仕,聚书万卷,书法得诸家真传,选词练调,雅慕唐贤,莆邑才俊,莫与抗衡,有《玲珑山诗钞》传世。陈恒山有孙名梓,字文泉,清嘉庆拨贡,曾任八旗教习。陈氏诗书世家,伉俪皆擅诗文,唱和远及金陵,再现了莆田沿海文化的一块瑰宝。

      由此可见,陈恒山一门多才俊,能与天云洞结缘当属有幸。正因天云洞的洒脱与灵动,才激发了陈恒山夫妻俩的才情倍增,诗兴大发。也正因陈恒山夫妻俩的佳作传世,才使天云洞文化积淀深厚,历久弥新。

      浮想联翩间,我忽然想起了杜甫。然而,杜甫有幸。虽然诗人离去不久,草堂便毁损颓败。但晚唐时,对杜甫景仰备至的诗人韦庄在成都做前蜀政权的宰相,他寻找到的草堂遗址,便“重结茅屋”来表达对杜甫的怀念之情。其后1000多年中,历代对草堂进行了13次重大修建,遂成为今天供人们瞻仰、凭吊的纪念性建筑群。其建筑格局显得既庄重肃穆,又清幽雅洁。

      “欲思其人而成其处”。时至今日,天云洞是热闹的,陈恒山是寂寞的。置身其境,我心头上不禁掠过一丝丝凄凉与落幕感。先生不朽的灵魂何处可安顿?先生不凡的业绩何时得宣扬?然而,我不是宰相韦庄,心有余而力不足,空嗟叹!惟愿有识之土能出资在这遗址上兴建一座“恒山草堂”,让游人观赏、瞻仰。据了解,天云洞景区开发已列入当地政府的正式规划。恒山草堂一旦修复,当属天云洞系列景观的主要胜地。

      果真如此,善莫大焉。(谢庆胜)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