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打铁吴”与水鬼的故事

    “打铁吴”与水鬼的故事

      宋代初期,在赤湖九曲溪(今枫亭镇枫慈溪)南岸二里的地方,有一坎打铁店,开打铁店的主人姓吴,他打铁手艺精通,当地人都称他“打铁吴”,时间一久,人们也就忘记了他的名字。“打铁吴”打出铁钯、镰刀、菜刀、锄头、钢钎、铁锤等各种铁器,远近闻名,而且价格便宜,因此这坎打铁店的生意十分热闹。

      “打铁吴”接收的生意太多,每天晚上都要忙到三更半夜,因此他也时常住在店里。有一年春节的晚上,“打铁吴”从家里带来过节的猪肉、鱼虾、炒面和两瓶米酒,作为“点心”。打完铁器之后,正在饮酒、吃肴,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打铁吴”打开店门,只见有一位年轻人头发散乱,衣裳褴缕,全身发抖,一眼看去,这是一位落难之人。“打铁吴”赶紧叫他坐下,一起吃“点心”、饮酒,这个“年轻人”也不客气地坐下,和“打铁吴”一起吃喝,一直到了丑时才离开。临走时“打铁吴”拿出一套整洁的衣服,让“年轻人”换上,年轻人千恩万谢地说:“多谢大兄殷勤款待,到元宵节的时候,我还会再来。”“打铁吴”也随口答应:“只要你有空,随时都可到此,和我聊聊天,饮茶吃酒,帮我解闷,我也是求之不得”。待“年轻人”走后,“打铁吴”也关门睡觉。

      到了元宵节的晚上,“打铁吴”又带了许多酒菜到打铁店里,等待这位朋友的造访。也是半夜之时,这位“年轻人”又来了,两人和上次一样,一起吃肴配洒,一起聊天。“年轻人”问起“打铁吴”的家世,“打铁吴”告诉“年轻人”,他姓吴,有父母、妻子、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已经出嫁,大儿子去年考上秀才。家中略有余财。因为祖上四代都是做打铁手艺的,虽然家人都让他关店歇业,但他不想让这门手艺在自己手里中断,而且还有许多的老客户接连不断前来找他,他不忍心辜负了这些老朋友的好意。于是就把打铁店继续办下去。当“打铁吴”问起“年轻人”的身世时,这位“年轻人”吞吞吐吐,过了好久才说:“我叫秦魂,是单身汉,家住离此不远的村庄里”。“打铁吴”见“年轻人”不再多说,也就不再多问。

      到了丑时,秦魂又告别“打铁吴”,出门回去。“打铁吴”见此情景,悄悄打开后门,一路跟踪,只见秦魂走到溪水中,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打铁吴”知道,秦魂就是九曲溪的水鬼。

      从此之后,每隔十多天,秦魂都会如约前来,“打铁吴”也不点破,照样与他吃肴配酒,谈笑生风。在秦魂的提议下,两人结成异姓兄弟。

      转眼到了中秋节,秦魂又到了打铁店里,“打铁吴”摆好酒肴,想和秦魂对饮,可是秦魂并未落坐,只是满面歉意地说:“大兄,请原谅小弟对你隐瞒事实,我是九曲溪的水鬼!”“打铁吴”却镇静地说:“我知道!不管你是人是鬼,都是我的结义兄弟。”秦魂听了,大惊失色地问:“你……你早就知道了?”“打铁吴”说:“在元宵节的那天晚上,我看到你走进水里,就知道你是水鬼。但是,我也知道你是好鬼,正直、善良,不害人,比起那些阴险狡诈、作恶多端的坏人,要好几百倍!”秦魂终于安下心,就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身世告诉“打铁吴”。

      秦魂家住九曲溪上游的村庄里,五十年前,因山洪暴发,被水冲进九曲溪,命丧水府。过了一年又一年,由于秦魂没有钱财巴结神差,每次发送超生投胎的机会也都与他无缘。就在一个月前,城隍爷巡察水府,得知秦魂的遭遇,当即报请阎王,特赐秦魂超生文凭,令他在十天之内寻找替身,超生投胎。

      秦魂依依不舍地说:“大兄,今天晚上是咱们兄弟相聚的最后一个晚上,从今以后,小弟就要投胎为人,还请大兄多多保重!”“打铁吴”一声不吭,秦魂又说:“小弟左臂一块红印痣,大兄以后见此印痣之人,就是小弟转世。”“打铁吴”仍然不作声。过了一会,他才说:“你就去吧!”

      第二天“起早”(凌晨),“打铁吴”搬出桌椅,带了食物茶水,坐在溪岸上,观察九曲溪上的一举一动。直到中午,南面来了一位中年妇女,提着一筐鸡鸭,走在溪岸上,因鸡鸭拉屎,沾在身上,想到溪边清洗,“打铁吴”赶紧前去挡阻说:“大嫂,这溪里水深流急,听说还有水鬼作祟,你千万不要冒险。你要清洗衣服,就到我店里去取水”。这位妇女听了,说一声“谢谢”,就去店里清洗,洗完后,返回原路走了。

      一连几天,“打铁吴”总是守在溪岸上,见到有人走近溪边。就去阻挡。秦魂只是暗暗叫苦。

      到了第七天晚上,秦魂再去店里,埋怨说:“大兄,你再三阻挠小弟寻找替身,要是过了十天,小弟就会永世不得超生了!”“打铁吴”若无其事地说:“阿弟,你在水府五十年,从来没有做过害人的事情,算得上是个难得的好鬼!现在你要超生,却要伤害人命,于心何忍?况且你有我这个义兄作伴,有吃有喝,要是换了别人做鬼,孤苦无依,凄凄冷冷,你又良心何安?”秦魂听了,捶胸顿足说:“大兄,小弟险些做了伤天害理之事!我再也不想超生投胎了!”说着转身出门,飘然而去。

      三个月后,“打铁吴”在店里独自吃酒解闷,朦胧中只见两位神差进门,对他说:“河神爷有请大老爷!”“打铁吴”跟随神差到了河神庙,河神上前迎接,“打铁吴”一眼认出,这位河神爷就是他的义弟秦魂!

      原来秦魂听了“打铁吴”的劝说,当即向城隍爷缴回超生文凭,城隍爷十分惊奇,问他为何不想超生投胎,秦魂就把“打铁吴”劝导的话一一禀告,城隍爷夸他诚实、善良,有仁有义,就封他为一方河神。为了报答义兄的恩德,秦魂就想请“打铁吴”来做助手。“打铁吴”听了气愤地说:“天下哪有你这样的义弟,不福荫我生,居然要福荫我死!”说完推开秦魂,跑出庙门。

      一年之后,“打铁吴”的儿子中了举人,大媳妇又生了一个男孩,一家双喜临门。“打铁吴”抱起孙子一看,孙子的左臂却有一块红印痣。他心里明白,是秦魂为了报恩,投生在他家中。陈宗祺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