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莆田味道:烤番薯

    莆田味道:烤番薯

      我们以前住两间厢瓦房,二层,砖混结构。靠东边的一间是僻舍,后面是堆草间,前面部分是“灶前”。乡下土灶是用未烧制的土砖垒灶,四维垒砌一米高的灶台,中留圆形凹坑,用泥浆糊住,待到灶台风干结实之后,在凹坑中间,架上泛冷青色的大铁鼎,盖上铝盖子,一个灶台就成了。铁鼎下的空间就是灶膛,善做灶台的师傅,可以把灶膛空间预留的很大,方便多进柴火。灶膛出口处通常是用红角砖铺砌,方便进出柴火。其正上方,用小红烧砖垒筑烟囱,通往瓦房的屋顶。一到傍晚,可见炊烟从屋顶飘起。从山坡上看,夕阳斜照,家家炊烟起,也是一道特色。

      秋冬的时候,偶有小猫躲在温暖的灶膛里,又发现了“秘密通道”,主人赶猫做饭的时候,小猫躲闪不及,“一呲溜”就窜上烟囱,碰了一鼻子灰是常有的事。我们平时的一日三餐就是由“灶前”产生出来的。

      逢年过节要祭灶公,感谢一年来风调雨顺有饭吃。具体的就是在灶台上贴张红纸,写有“灶公”,然后,在其前摆上酒水斋果米粉插上“寿图”,上香、祈祷、插香。

      以前经济不发达,吃白饭是常有的。但是,这已经算是好的。和沿海的一些朋友聊天,这些上个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挨过饿也不稀奇。如果能加点猪油、酱油,拌一下,海碗上泛油花,粥白酱油红,也颇为可口。作为小孩,主食简单,没有什么配菜,也似乎并不为意。因为我们有许多土零食,比如说番薯。番薯加上薄米在鼎里煮熟,就成了番薯饭,现在的人回归“过去”,倒是喜欢番薯饭。也有专门以番薯当做饭的,这样就节约了一些稻米。如果把番薯切片、曝晒,制成番薯干,要吃的时候,抓一把水煮着吃,自有韧劲、甜味,居然百吃不厌。我小时候也生吃过番薯,在番薯堆里,择红瓤而甜者,以小刀削皮,食之凉甜如木瓜,但是吃多了,肚子会消受不了,不敢多吃。而我们还有烤番薯的做法,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

      烤番薯,有的时候是几个野孩子,在园地里,直接堆几个石头,找些枯枝烂叶,一点火,把邻近偷来的番薯,扔进去,冒着青烟,等着番薯烤熟,分噬之。这样做,有个危险就是青烟一起,容易被人发现,大人们往往从远处疾走过来,大嚷:喂呀喂呀,好大胆,这样会把田园烧起来的。在家烧烤番薯则无此危险,在替家里煮饭的时候,我挑个中等狭长的番薯,一并扔进灶膛里,埋在火灰里,上面不断加稻禾、蔗叶、花生梗、荔枝龙眼树叶等柴火,等鼎里饭煮,灶下的烤番薯也熟了。母亲永远是忙的,田园果树鸡鸭猪,都得她照料。因而我总有空隙把美食取出,慢慢享用。去掉番薯外围的黑色痂皮,露出香喷喷的红瓤,咬在嘴里,热、甜、香,不比今天的西式快餐店的炸鸡腿差。后来,在福州、北京、杭州等地也遇见烤红薯摊,啖之,多不如儿时用花生梗叶烤得香。

      现在,母亲又开始煮番薯了,把番薯放在小铁盆里,铁盆放在高压锅里,高压锅放一定量水,这等于蒸炊番薯了。炊熟的番薯,质地结实,香气四溢,不过现在烤的是紫薯,据说吃了,可降血压。□谢顺航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