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悲怀与壮怀——读朱金明的《风月斋诗词集》有感

    悲怀与壮怀——读朱金明的《风月斋诗词集》有感

      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朱金明的《风月斋诗词集》分上下集,约七百多首诗词作品。从1968年到2014年按时间顺序编排,跨度近半个世纪;从题材上看,有时世吟怀、时令感怀、山水骋怀、景物揽怀、花木情怀、凭吊哀怀,以及笔会采风、吟来唱往、感事即兴、史海泛舟、题画题照等;从体裁上看,有五绝、七绝、五律、七律、排律以及词作。

      深藏朱金明诗词中的思想是对文化的探寻和对人文的关怀,其中的悲壮情怀尤为突出。朱金明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就开始以诗词的形式抒发悲壮的情结,直至现在。

      如1970年10月10日创作的《雁来红》:“相思最是雁来红,一夜霜花入梦中。万里江天清几许,文章何处泣秋风。”其中的悲怀与壮怀融合一起,悲壮感扑面而来。诸如这样悲与壮的情怀浑然一体的作品还有如《兰花十咏·笑春》:“春风二月绿更新,烂漫缤纷号笑春。目尽小园无觅处,却从茅舍竹篱伸。”《兰花十咏·蝴蝶龙》:“翩翩蝴蝶舞青葱,一任江天啸傲中。叶自横陈花自洁,芳心暗地许春风。”《咏蚕》:“方寸之躯体态盈,金梭织得纬经成。青丝吐尽身方死,待到来年再发生。”以及“寂寞荒丘春色远,遥看枯木立寒鸦”、“芳心欲与东风共,独对黄昏望日斜”等等。

      悲怀一般体现在羁旅的思绪、远行人的思乡、作客驿站的思家中,也对落叶、流水、明月、大雁、炊烟以及夕阳西下、摇曳孤灯、旅途山路等景物的寄情,尤其是渔家唱晚的水边、漂泊的孤舟、萧瑟凄凉的秋日、前途未卜的担忧、怀才不遇的悲哀等等情绪。然而,对于朱金明诗词作品来说,即使是一曲悲歌,也毫无哀婉自艾之心,悲途末路之感,相反却激昂悲壮,隐然有凌云之意。如《鹧鸪天·边塞怀人》中的“枫林旧叶翻新叶,燕子知归守故家”句,《夜宿兰坪啦井镇有怀》的“雾里风花迷望眼,乡愁一夜隔千村”句,《故乡行三首》中的“每领壶山峰外雾,但吟兰水浪中诗”句,以及《咏故园荔枝》的“十载长违荔子面,几回梦见宋家香?”

      朱金明诗词的突出特点就是悲怀中有壮怀,这在《风月斋诗词集》里比比皆是。如《青竹》:“云追暮色望残阳,翠竹青青喜斗霜。数九严寒挺劲节,三春烟景着新装。”如《种竹》:“偷来灵种二三枝,浇水培土费护持。独立寒秋千个字,春风日夜拂新诗。”以及“我欲乘风追雁字,随君直到木兰溪。”“树高鹤私语,云淡风共追。”“癫狂老叟生花笔,挥洒云烟醉解襟。”“逢春枯木绽新芽”等等。不管是什么题材的作品,在朱金明的笔下都蕴含着悲和壮。

      悲壮情怀也表现在诗词的写作技巧上。如题周秀廷《雄鹰展翅图》:“展翅与天齐,扶摇逐日西。襟怀歌感慨,俯瞰太阳低。”这样的五绝句气势磅礴,壮怀伟烈;又如题周秀廷《松青枫红鹤白图》“群鹤归来寻舜日,霜天落照傲云空”句中的“寻”、“傲”炼字,同样充满悲壮情怀;再如《故园春望》:“春风浩荡故园东,万物昭苏旭日融。陌上桃花红正透,院中棟叶绿初丰。早莺守信催新意,宿鹭知归觅旧丛。梦里婵娟常在望,能攀桂树到月宫?” 看似信手拈来,却卓然成章,词句巧夺天工,对仗工整,全无做作痕迹,悲与壮浑然天成,通脱磊落,令赏诗者击节赞叹。

      风月斋诗词的律诗特点是不管首句是平起或仄起一般都入韵,如《甲午夏至感怀》:

      平生劫难苦相催,岁月屐痕唤不回。

      恰恰娇莺啼皓月,垂垂老树负苍苔。

      荒郊始落榴花雨,天际频传夏至雷。

      我有歌吟君记否?藤萝如网惹尘埃。

      首句入韵的律诗读起来声律铿锵,再加悲壮情怀的嵌入,有音韵回环流转,声调交替抑扬,词语精炼含蓄的美感特点。又如1987年创作的《湄洲屿·谒升天古迹》:

      上古女娲一石稀,升天旧事说玄机。

      大千世界浮霓影,灵异渔姑著羽衣。

      泽惠五洲平恶浪,功庥四海照熹微。

      叮咛顺济乘风客,万里扬帆赖神威。

      当年是妈祖升天一千年,诗人把妈祖的悲壮特征通过“浮霓影”、“著羽衣”、“平恶浪”、“照熹微”等的人文探寻,抒发出妈祖的神威来。诸如此类嵌入人文典故的诗句俯拾即是:“昔年化鲤传闻在”、“荔郡新风续后村”、“笔走临川寻大梦”、“唯见风骚万古存”等等。

      自唐至明的千年间,莆田一直独领福建诗坛风骚,至清代至今三百多年,莆风渐趋式微。这次,朱金明《风月斋诗词集》的出版,给沉寂已久的莆田诗坛吹来了一股清新之风。可以预期,莆田的诗词界将迎来一个新的百花盛开的春天。□潘真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