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一字千金

    一字千金

      相传明代时,莆田有个秀才,文章不但出众,而且犹工书法,被人誉为莆田诸才子之一。秀才素有大志,却因家境贫困,无力参加府试和京试,只得与母亲起早摸黑做豆腐生意,以维持家庭生计。

      这年端午节,他得了空闲,便前往石室岩抽签,祈求如何摆脱眼前困境。由于签句含蓄隐晦,秀才难解其中之意。幸得寺中禅师细与释明,原来内中竟有“一字千金”之隐意。秀才多谢禅师之后,不由得心中暗自高兴,想道:“定是神祗指点我今后能获一字千金之好运。若是如此,那应试的路费岂不能解决了吗?到了那时,若能高中,便能施展自己的抱负了。”

      可是,回到家里仔细一想,秀才顿时又有了惘然:“如何能成一字千金之愿?”他母亲见儿子愁眉不展,便问其缘故,他就把抽签之事告诉母亲。母亲听了,略微思索一会,说:“一字千金,谈何容易?古语说得好,欲得千金赏,须有真本领。古语也说,千金易得,机缘难逢。你真的能有得千金的福份,不但得下苦功夫,而且还得有机遇才行。”母亲一席话,使得秀才猛然大悟,暗道:“母亲说得不错,我须下苦功才能成愿。但从哪方面下苦功?”他转念一思,心中猛地豁然开朗了起来:“既然神祗指点是‘一字千金’,那么这关键的应当就是指字这方面的功夫了。那今后就从字句和书法这两方面来勤学与苦练。”想到这里,不由得舒展腰身,抬头往远处一望,只见天边夕阳近山格外红,金星璀璨相随,秀才心中不禁一喜:“此乃吉祥之兆!”满怀信心地发出了微笑。从此以后,秀才就在夜里苦读诗书;在白天贩卖豆腐之余,就在担案头上用书空的方法,把字的结构和用笔,苦练起书法来。这样年复一年,坚持不懈,锲而不舍,其诗文句法和书法两方面的本领,练得炉火纯青,一转眼就是两年过去了。

      这年仲春,在京为官的国师陈经邦告老还乡。皇帝为表彰其教读的功绩,就令当地官府为他立颂德丰碑一座。莆田府太守尊旨,准备在莆田城内显眼地方竖立特大的一座碑坊,此碑身高丈八,且要在碑上单题“太子少保”四字,此乃是国师陈经邦在东宫教习太子时的官职,这样才能显耀出国师陈经邦的显赫地位。此碑一立,路过此地的文武百官百姓,都要下马下轿肃行。

      莆田府太守为逢迎国师爷欢心,就以莆田府衙的名义贴出一道告示:“谁人能在碑上书出‘太子少保’这四个字,且能令国师满意者,可得一字千金之赏。”这天,秀才母子豆腐贩卖完毕,收摊回家之时,见到了此告示。母亲不禁大喜,道:“现今机会真的来了,吾儿不妨一试。”

      秀才来到碑坊前一看,坊前早以云集着不计其数的知名书法大家,可是居然没有一个敢下手动笔。这并不是说这些闻名的书法家写不来这四个字,而是要在高丈八宽五尺的碑身上写满四个字,那字体定是硕大无比,书写起来难度之大,不想可知。故此众人只能在碑坊前望洋兴叹,迟迟不见有人下场试书。

      秀才来到碑前,踱步仔细察看,心中细心揣摩着如何入手与写法。察看了一阵,心中有了底,觉得凭自己深厚的功底,完全可以把这四个大字写出。于是来到了府衙,向府太守要了如椽巨笔一把,浓墨一缸,健马一匹。当所索要的笔墨马匹等物品具备停当之后,就由衙役带到了碑坊前备用。这时,只见秀才骑上马背,抡起了巨笔,将笔头往墨缸里浓浓地一蘸,旋即驰马朝巨碑奔去。当马奔近碑身之时,秀才猛地在马背上站立了起来,挥起椽笔,使动两臂臂力,运动力贯九鼎千钧之力,在巨碑上猛挥狂舞了一阵,四个大字豁然显现在巨碑之上。在场的观众,无不绝口赞道地喝彩叫好。

      一阵喝彩声过后,众人定睛一看,不由得一呆,顿时全场一片鸦雀无声的寂静。原来,秀才把“太”字少写了一点,碑上的四个大字竟是“大子少保”。这可不得了了,“太子少保”四字乃天子所赐,现今写成了“大子少保”,此乃是欺君之罪!吓得在场观瞻的府太守呆若木鸡,过了好一阵,才结结巴巴地下令,速速把那秀才绑起,准备绑往国师府一同请罪。

      秀才为何要把“太子少保”写成了“大子少保”?原来,官府一向失信于民,他怕这府太守的告示说话不算数,故想要以少写一点来要挟,待其实现了诺言,再补点上一点也不迟。他哪料想得到,此乃事关欺君之罪,非同儿戏?府太守不由分说,一下子就令人将他绑住,秀才有口难于申辩,此时才感到大事不好,后悔莫及。

      正当场中一片静寂之际,此时从人群中从容地走出了一个年近半百气度不凡之人。他径直来到了府太守面前,道:“且慢,字未书毕,何故将其绑了?”府太守定睛一看,原来是国师爷陈经邦亲自来到,慌忙地下座跪拜,口称:“罪臣领罪。”陈经邦道:“府大人何罪之有,此少年尚未写完,就让其继续书写。”之后踱到秀才面前,亲自给予松绑。

      原来,国师陈经邦自京城回莆田之后,听说府太守出告示重金聘人书写碑字,就独自一人前往看个究竟。刚来到人墙围群之后,远远便见到那秀才驰马书碑书法独特的一幕情景,不禁由衷地赞赏。再仔细观赏那四个大字,只见那笔字十分有法度,字构端稳,笔力无穷,不由得点头称道,暗中连道:“好笔,好笔!”正当秀才书毕之时,场中何故骤然静寂,国师心中不由地纳闷。过一会儿,就见那秀才被绑了。听到耳旁有人说那秀才犯了欺君之罪,陈经邦急忙前往看究竟。走近一看,果真是“太”字少了一点,变成 了“大”字。陈经邦素有惜才之心,故此就直接来见府太守,敦请他让秀才继续点上“大”字的最后一个点。

      秀才叩谢了国师爷后,迅速地掏出了已备好的一段木棍和一团布团。只见他将布团缠捆在木棍的一端,朝那墨缸走去,把那布团往缸中一蘸,就搁置在缸沿一会儿。估约那布团上的墨汁淌得差不多了,就提起木棍的一端,即刻跳上马。他让马来回奔跑几圈,当马临近那碑身时,他就冷不防地将那带着布团的木棍趄碑上一掷。只见那布团不偏不倚,正好打中了“大”字的那一撇底下的三分之一处,一下子就将“大”字点成了“太”字,场上顿时发出了一欢呼声。陈经邦也微笑着不断地点头叫好说:“真是天下奇才也!”

      听到国师爷不停地称赞那秀才,府太守也就不敢失信于前言了,就命人端来四千两黄金,赏赐与秀才。

      秀才再次叩谢师爷之后,便与母亲捧着赏金,挑着豆腐担,一同回家而去。□吴京怀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