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探寻南少林

    探寻南少林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莆田县体委会同福建省考古队考察西天尾镇林山村原林泉院遗址,发现了大量文物,从而确认林山林泉院即为南少林寺。

      林泉院,始建于南朝陈永定元年(公元557年),其较之创建于北魏太和十九年(公元495年)的嵩山少林寺晚60多年。

      考古发掘中所发现的文物古迹中,较为有力的证据是:

      1、石槽。据林山村村民介绍,解放前当地尚存石槽数十口,而考古队在考察中发现了五口建造于北宋年间的大型花岗岩石槽。其中一口石槽的边沿刻有“当院僧兵永其佳其合共造石槽一口”的字样,“僧兵”一词在历史上为少林寺所专有,只有少林寺才被允许拥有“僧兵”这一武装组织。另一口石槽的边沿则刻有“诸罗汉浴煎茶散”的字样,多数人解读为是僧兵练武不可避免会磕碰跌撞而受伤,这口石槽的用途应当是用来装疗伤汤药,供僧兵疗伤用的。而熟悉南少林武术的人应该知道,南少林硬气功中铁砂掌的练法,除了现在多数人熟知的指插掌拍炒热的铁砂外,其实还有秘法,这秘法就是还要配以用药。当指插掌拍铁砂至指掌发热时,如打铁淬火一般将指掌浸在药水中,要以浸入药水能升腾起蒸汽水雾为度。如此,既可以消肿,也可以达到锻炼筋骨和增长功力的目的。这口刻有“诸罗汉浴煎茶散”的石槽长192厘米,宽71.5厘米,高49厘米,内深35厘米,如此容量的药水,可以推想当时练武的武僧大概不会少。这两口石槽上的铭文,既可以看出此寺有僧兵,还可以看出僧兵练武的风气极盛。

      2、红花亭和万云龙将军庙。距林泉院遗址约500米处尚存一座红花亭,建于南明隆武二年,即清顺治三年(公元1649年),清嘉庆年间重修。神案之前有石砌的莲花图案,亭柱上刻有“万物总归三尺剑,五云时现七星旗”的楹联。“三尺剑”、“七星旗”这样的字句通常是不会出现在佛寺的楹柱墙壁间的,其中是否蕴含着一些被湮没的历史信息?据传说,清初有反清义士万云龙投福建少林寺,削发为僧,法号达宗。他创立佛教洪门,发展洪门弟子,鼓吹反清复明。至康熙年间清廷火烧南少林寺,寺僧大多被烧死或杀死,侥幸通过暗道机关而突出重围的仅有五人:蔡德宗、方大洪、马超兴、胡德帝、李式开,这五人后来组织天地会,发誓为死难的僧众报仇,后被尊为五祖。而红花亭则是天地会聚会议事之所,在天地会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林山村不仅尚存红花亭,至今仍存有万云龙将军庙,内供万云龙神像。楹联冠首的“万”字是否暗指洪门始祖万云龙?楹联中对句之首的“五云”是否隐喻五祖?对联内容是否概括了南少林反清复明的历史:万云龙提三尺剑聚合反清义士、洪门弟子进行反清复明的活动,虽遭清廷剿灭,少林寺被夷为平地,失去根据地的洪门并没有因此销声匿迹,而是通过五祖高举义旗又不断传布。

      3、梅花桩与童子墩。考古队还在一块稻田中挖掘出数根梅花桩,直径约为15至20厘米不等。据当地村民说,这块稻田所在地原为熬池。可以设想,这些梅花桩应该是立于水中而露出水面,这似乎又与别处练武用的立于地面之上的梅花桩不同。另外还发掘出一些练功的石锁、古兵器等。

      4、练功埕等地名。环绕林泉院四周还保留这样一些地名或村名:功练埕(即练功埕)、姑嫂营、南营、后营、尾营、将军庙、旗杆坪等,这些名称似与僧兵习武或洪门反清复明的军事活动有关。

      5、300平方米火烧的寺基。从现今考古发掘来看,全院占地约2万平方米,寺基约1000平方米,约有300平方米有明显的火烧痕迹。这是否就是康熙的那把火烧的?另外,规模如此宏大的寺院丛林,却在清代的地方志上没有一星半点的记载,实在是事出蹊跷,不能不启人疑窦。

      6、地道。考古队还发现一处石砌地道,长数十丈,以山石砌壁,石板盖顶,坚固异常,因地面上浮泥淤塞,尚不能查实地道的高度,地道里有机关设施。想当初,火烧少林寺时,五祖是否就是借此地道而脱身的?

      7、九华山。据各种史籍所载,南少林寺出“福建莆田县九莲山”或“福建莆田九连山”,今天的莆田市并无一个叫“九莲山”或“九连山”的地名或山名。林泉院地处九华山脉中段,乾隆时期的《莆田县志》载:“九华山,此北部第一支,为城中后屏山也。在城北五里,由兴化县崇仁里诸山发脉而来,至延寿溪止。九峰攒簇如莲花,故名。”“九华山”之“华”字,本义就是花,既然可以因其“九峰攒簇如莲花”而略称为“九华(花)山”,是否也可以略称为“九莲山”?或者直接推断为乾隆之前可能称“九莲山”?

      其实,在确认莆田西天尾林山林泉院为南少林寺之前,许多有心之士根据传说及典籍所载的南少林寺出“福建莆田县”这一说法,就已经开始查找南少林遗址所在。人们发现从莆田江口镇的石狮村沿萩芦溪溯流而上,经院里村,直至萩芦镇的梅洋村,这一带自然风光秀丽,古寺林立,约有二三十座寺院。这些寺院多多少少都能找出一些与少林寺或反清复明有关的依据。

      如位于江口镇石狮村的西来禅寺,创建于五代天佑年间(公元905—907年),原名麒麟山来音寺,至宋祥符年间圮为平地。清初游僧云岳和尚云游至此,见地势巍峨,山水清幽,即发愿募建,改麒麟山为嵩山,内供达摩祖师神主石碑曰“西天东土宏宗阐教祖师”,因达摩自印度西来,改来音寺为西来寺。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的学者罗炤先生在福建考察南少林寺遗存情况后,发表《莆田嵩山少林寺考察记》一文,文中表达了这样的疑问:“江口西来寺原称麒麟山,从来不称嵩山,为什么建寺于北宋年间的西来寺在顺治十年云岳和尚重修此寺时命名为‘嵩山西来寺’?云岳和尚来自何处?现在尚未发现有关史料,希望有心人深入寻找。”

      又如萩芦镇梅洋村的兴隆寺,创建于清朝初年。据当地传说,明亡后有三十六位反清复明的将军,削发为僧,为躲避清兵围剿,退至山区腹地,在梅洋村后垄附近驻扎。后因人告密,被清兵追杀,围困于山坳之中。三十六位义士不想受辱而死,最终刎颈自杀。当地村民嘉其德义,收其骸骨,葬于梅洋山寨旁,因不知这三十六位义士的姓名,仅知其中有两位姓佘、姓施,因立墓碑曰:“三十六位佘施将军之墓”,当地村民也称之为“无名和尚墓”。后来又在墓旁建兴隆寺以纪念三十六位将军,寺的正殿中祀奉三保法相,而左右两旁则分祀这三十六位将军。据说,每当风雨交加之夜,村民还能隐隐听到厮杀之声。

      认为南少林在莆田,最有力的证据是各种典籍记载。

      1、清末尊我斋主人所着《少林拳术秘诀》称:“斯时国内有两少林,一在中州,一在闽中。”中州即河南,而福建自古称闽,区分为八闽,闽中是指从福州、福清、莆田、仙游、泉州这一带,而莆田是闽中的中心点。

      2、清末民初徐珂《清稗类抄·天地会》载:“谓在福建福州府莆田县九连山中之少林寺,地至幽邃,人迹罕至,伽蓝堂有塔耸峙林间,规模极庄严,相传为达摩尊神所创建。寺僧诵经之暇,恒究心于军略武艺焉。”

      3、陶成章《洪门历史》记载:“五福易服潜抵福建莆田县九莲山少林寺。少林寺本在河南登封县少室山,福建少林寺是河南少林寺之支寺。”陶成章是清末民初革命家,反清义士,光复会创始人,曾两次进京刺杀慈禧太后而未果。清末革命者与各地帮会联系密切,如陶成章自身就曾加入洪门致公堂。陶成章熟悉洪门历史,他所记载的“福建莆田县九莲山少林寺”和“福建少林寺是河南少林寺之支寺”不会是空穴来风,应该是渊源有自。

      4、日本·平山周的《中国秘密社会史》则称“少林寺在福州府浦田县九连山”。福建没有“浦田县”,因而后人推断“浦田”应当是“莆田”的误传。平山周是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同志,他曾深入中国社会底层,调查研究中国各帮会的渊源流传、组织结构和主要历史事件。

      5、邓子琴《中国风俗史》记载:“天地会始于福州府莆田县九莲山之少林寺,寺中有郑君达者,随康熙征西藏有功,不受职。陈文耀、张近秋等,潜而火焚寺,生存者五僧,号前五祖。五僧后斩张近秋,近秋士兵反追,有五人救之,号后五祖。是时,有陈近南者,因而创教,其宗旨不外‘反清复明’。相传彼等与官军作战多次,其后失败,遂散党徒于四方,暗图恢复。三合会亦即天地会。”郑君达,康熙十三年进士,祖籍西天尾,官至游击参将。

      6、《河北文史资料》编辑部编印的《近代中国帮会内幕》一书多处提及“莆田九连山少林寺”与郑成功反清复明的联系:“为了发展大陆上的反清秘密组织,郑成功派原洪英旧部蔡德忠等五人化装至福建莆田县九连山少林寺投方丈智通为僧。此五人在洪门尊称‘前五祖’世传洪门的祖师是和尚。”

      7、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记载:“康熙十三年(1674)三合会成立,三合会或称天地会,或称三点会。支派有清水会、匕首(小刀)会、双刀会等名目。相传创始人是福建莆田县九连山少林寺和尚(明末义士多削发为僧)蔡忠德、方大洪、马超兴、胡德帝、李式开五人,称为前五祖,湖广义士吴天成、洪太岁、姚必达、李式地、林永超继续入会,称为后五祖。入会誓词有:‘如天之长,如地之久,历千万年,必复(报)此仇。’所以又名天地会。……会众自称洪门(隐洪武字及朱姓),共同宗旨是反清复明。各人默诵诗句道:‘三点暗藏革命宗,入我洪门莫通风。养成锐气复仇日,誓灭清朝一扫空。’各地设立支部名称多用水旁字,如江彪部、洪麝部等,所以又名三点会。会内组织设公所,公所第一头目称总理、大元帅或大哥,第二头目称香主或二哥……”

      8、周谷城《中国通史·东南汉族的反抗》载:“汉人的民族意识,自满族统治中国以后,便日益强烈起来。中上社会层的民族意识,凝聚于各种文社,把愤慨寄于诗文;中下社会层的民族意识,则凝聚于一种会党。文社以诗文为结集同志的手段,会党则以迷信为结集同志的手段,其反抗满族,则两者完全相同。且两者活动的地方,多半都在东南各省,东南各省实为汉族反抗满族的根据地。……会党反满最烈的,当推天地会或三合会等。(一)天地会的组成,实含一段近乎迷信的故事。据说康熙时,福建福州府莆田县九连山少林寺中有勇武绝伦的寺僧百余人,为满人建了打击藏人之功,其势甚盛;满清疑忌,将寺焚毁,将僧杀戮。这么一来,寺僧中之幸存者,乃互相团结,密谋扩大势力,誓复遭受焚烧杀戮之仇。在此复仇运动之中,有家居湖广之陈近南,正欲创设会党,乃利用僧众仇恨心理,广为结纳。积时既久,群众愈多,势力愈大。陈曾为学士,是有知识的人,乃把反清复明的宗旨,假迷信的方法,灌入僧众的脑中,并物色一姓朱的少年名洪竹者,认为系明思宗之孙,以为号召群众的首脑,并组成所谓洪家大会。……顾是时,廷臣有陈文耀、张近秋者,怀叛志;以僧军武勇,惮不敢发,谋除之。百计谮于帝……乘夜引(兵)至寺,埋大药,复积柴草,引以松香,燃之……时生存者五僧,曰蔡德忠、方大洪、马超兴、胡德帝、李式开,即所谓前五祖者也。”

      9、吕思勉《中国通史·汉族的光复运动》载:“天地会亦称三合会,有人说就是三点会,南方的清水、匕首、双刀等会,皆其支派。据他们的传说:福建莆田县九连山中,有一个少林寺。僧徒都有武艺。曾为清征服西鲁国。后为奸臣所谗,清主派兵去把他们剿灭。四面密布火种,缘夜举火,想把他们尽行烧死。有一位神道,唤做达尊,使其使者朱开、朱光,把18个和尚引导出来。这18个和尚,且战且走,13个战死了。剩下来的5个,就是所谓前五祖。又得五勇士和后五祖为辅,矢志反清复明。他们自称为洪家。把洪字拆开来则是三八二十一,他们亦即用为符号。洪字大约是用的明太祖开国的年号洪武;或者洪与红同音,红与朱同色,寓的明朝国姓的意思,亦未可知。”

      10、台湾的历史学家李方晨《中国近代史·反清复明组织的地下活动》记载:“吴三桂起兵反清期间,明末义士多削发为僧,入福建莆田县九莲山少林寺出家。有蔡德忠、方大洪、马超兴、胡德帝、李式开组织天地会,称为前五祖。湖广义士吴天成、洪太岁、姚必达、李式地、林永超,后参加天地会,称为后五祖。取‘父为天,母为地’之意,故称天地会。”

      11、莆仙戏古剧本有《火烧少林寺》,讲述的是莆田少林寺收罗反清复明义士,准备举事,因叛徒告密,遭到清廷镇压,火烧少林寺,高僧安海精通“少林缩骨法”,缩小身躯,突出重围,隐居民间,传授少林拳艺的故事。

      12、1990年,莆田的文史学者北上河南嵩山少林寺寻求旁证,据当时的住持德禅大和尚等人介绍,在清代之前,北少林寺里关于南少林的记载有不少,但在康熙之后,由于朝廷害怕少林寺参与反清复明活动,在血腥镇压南少林的同时,也对北少林寺发出解散僧兵、不准练武、不准与南少林有任何往来等敕令,而且焚毁了有关的碑碣文字。德禅确信,继禅宗祖庭之后,创建最早的就是福建莆田九莲山的南少林。据他说,这是他的师爷贞俊和尚告诉他的。看来,北少林祖庭并非没有有关莆田南少林这一支寺的记录资料,只是遭到了当时官府的焚毁、封锁。尽管如此,通过口耳相授,莆田存在南少林这一历史真相仍然得以保存下来。

      诸多记载都提及“莆田九连山”或“莆田九莲山”,但今天的莆田市,并无哪一座山叫九连山或九莲山,有人就据此否定这些记载的真实性,进而否定莆田南少林的存在。但地名或山名的变更在历史上是常有的事,这种否定显然是苍白无力的。

      历史事件的考证,最主要的依据是:一要有文献记载,二要有出土文物的佐证,三是世代相传的口碑资料。莆田九连山(或九莲山)存在少林寺,在这些文献记载中言之凿凿,虽然最早都是来自民间的口头传说,而且最早的典籍记载也只能追溯到清末,但现当代的严肃史家如范文澜、周谷城、吕思勉以及来自台湾的史学家李方晨都采信了这些民间传说,相信这些传说并非空穴来风。□戴义龙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