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保家卫国是我一生的骄傲”——访91岁的抗日老兵郑文锦

    “保家卫国是我一生的骄傲”——访91岁的抗日老兵郑文锦

    点击查看原图 

     图为志愿者与郑文锦老人合影。

      日前,莆田学院管理学院社会实践队“兴化红心行小分队”的志愿者找到了现年91岁的抗日老兵郑文锦,倾听老人家的传奇人生。

      郑文锦,1925年出生于莆田善乡村,上了三年的私塾后,在家帮忙做农活。1942年7月13日,年仅17岁的他被国民党抓“壮丁”参加战役,成为63军100师三炮营通信排的一名通信员。

      郑老微笑地对志愿者们说,“保家卫国是我一生的骄傲。快70年了,许多事都不记得了,我把记得的都讲给你们听。”

      “我曾是个通信兵,子弹让我终身残疾”

      据郑老回忆,当时,国民党采用每家每户“五选三,三选二,二选一”的规定抓壮丁。而他家里有五个兄弟,其中三个早已参战,剩下他和哥哥在家,由于哥哥已成家,父母决定让他去顶替哥哥。随后,郑文锦跟随排长买德运率领的队伍,在湖南株洲一带作战。由于当时都是有线通信,作为一名通信兵,他的主要任务是打前锋,在队伍到达营地前,先将各种颜色的通信线接好,以线的颜色作为辨别信号,为飞机上的空军连线。

      那时,湖南由于占据重要地理位置、资源丰富,成为战争相持阶段的重要战场。当永春德化、江西泰和、湖南、衡阳、浏阳、常德、湘潭、湘江等地遭日寇70多架飞机轮番轰炸时,郑文锦同往常一样进行战前布线。在一次布线时,他遇到了日军。因为当时通信兵是不配备武器的,他只能匍匐藏匿起来。在日军一顿轰炸中,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盔后又反弹到左腿上。受伤的郑文锦被送到后方,虽然在医院治疗了二十多天,但仍落下了残疾。

      艰辛岁月,如今村里唯一的抗日老兵

      战争年代物资缺乏,令人身心俱疲的不仅是身体的摧残,还有那令人愤怒的精神残害。郑文锦被作为壮丁抓去参战时,国民党为了防止他们逃跑,在出发前,对每个壮丁进行搜身。当时,他偷偷地将钱藏在草鞋的底边,可还是被国民党兵发现没收了。国民党兵还将壮丁们的手用牛鼻圈两个两个地圈在一起,16个人为一组,吃饭的时候,解开两个人轮流吃。郑老一边回忆,一边用手比划着当年被圈住的情景,往事依旧历历在目,令他永生难忘。

      郑文锦受伤后,便在后方部队继续服务,但行动颇为不便。据郑老讲述,1945年,8年抗战结束后,国民党官兵争先乘船逃往台湾,由于过于拥挤,有许多人被扔进水中以减轻船重。受伤的他被安排在百姓民房中,但他身上没有钱,无法回到家乡。后来,在一个在上海做生意的老乡帮助下,郑文锦坐船来到莆田涵江三江口,历经波折,终于回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家中。“那时,我终于回到莆田了,真的很开心。”郑老热泪盈眶,带着颤抖的音调激动地说道。

      随后,郑文锦和家里早已收养的童养媳结婚,靠耕作农活过日子。他说:“当时,我是和战友郑金泮等4人一起回家的。岁月无情,现在村里只剩下我一个老兵了。”

      四代同堂,身体硬朗安享晚年

      “我父亲身体还算硬朗,平时,他就在院中散散步、听听莆仙戏,四代人能生活在一起,这样就够了。”郑文锦的儿子说。

      当我们要离开时,郑老又出房相送,他向我们挥挥手后,拄着两只拐杖慢慢地走进自己的房间。他的背影,他的话语,令我们肃然起敬。虽为国民党籍,但同样是为了抗日,为了保家卫国,这也是他心中一生的骄傲。李淑萍 唐兰霞 文/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