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铭记和传承仙游的人文流脉——读《仙谿历史名人》

    铭记和传承仙游的人文流脉——读《仙谿历史名人》

      全国用“仙”字作为市县名称的并不多,大概只有浙江的仙居县、湖北的仙桃市,还有就是我的家乡——福建仙游县。一般人听到“仙游”这个名称,通常都会联想到那是“神仙云游地”或“神仙悠游忘返之所在”,想必是风景优美、山清水秀,宛如世外桃源。

      在仙游,关于何氏九仙的传说可谓妇孺皆知。传说西汉武帝时,安徽庐江(今属合肥市)有何氏九兄弟,当其得知父亲要追随淮南王刘安谋反,为了不犯叛逆之罪,九兄弟便偷偷逃走,翻山越岭跋涉千里来到了东海之滨的闽地。秋季枫叶染红之时,他们就在海滨采集枫树枝在山坡上筑亭过夜,这便是今天仙游县的枫亭镇。不久后,他们又爬上一处山岗。这里有一平如镜的湖面、巨大的花岗岩石、茂盛的森林。他们便在这里定居下来。当时,瘟疫遍地流行,九兄弟从山上采集草药修炼仙丹为民疗治,治好了村民们的病患。百姓口口相传,直呼他们是神仙。到了那年中秋夜,湖中突然飞腾起九条锦鲤,九兄弟便一人骑上一条鲤鱼,升天而去。从此,这处湖泊便被唤作“九鲤湖”。明朝徐霞客南下游玩时曾慕名专程前来,历尽艰难到此一游,并在《徐霞客游记》中留下了《游九鲤湖日记》一文。那升天飞去的九兄弟从此便被尊为“何氏九仙”,世代祭奉。

      史书记载:唐朝武则天圣历二年(公元699年),析莆田县地西半部设清源县,这是仙游设县之始,迄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唐玄宗天宝元年(公元742年),泉州易名清源郡,时任泉州别驾赵颐正以“县名同郡非便,奏请改之”,因境内有何氏九兄弟在九鲤湖羽化登仙的民间传说,遂改称“仙游县”,隶属清源郡。正所谓“人因地而成仙,地因仙而成名”。仙游县城亦得名鲤城。

      我在仙游出生,生于兹长于兹,心心念念亦在于兹。仙游是我血脉里的家乡,故乡人文熏陶了我,奠定了我个人的人文追求和品格的底色。仙游的确没有辜负“神仙悠游地”之美名,一年四季气候暖和,蓝天骄阳,青山碧水,鸟语花香,物产丰盛。到处是清流小溪,绿野欣荣,空气清新怡人,水汽氤氲蒸腾,仿若一块晶莹剔透的碧玉翡翠,遗落在闽东的丘陵山海之间。母亲河木兰溪从我的出生地度尾镇北面的仙游山上发源,一脉清水流贯全境,形成了众山环抱中两块珍贵的平原:西乡平原和东乡平原。

      仙游人历来深信自己世代居住生活的这块土地是一块被仙人赐福之地,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仙游素有“文献名邦”、“海滨邹鲁”之美誉。历史上曾诞生过7名宰相(宰辅)、5名状元、13名尚书、28名侍郎、722名进士,出现过“科甲冠八闽”的盛况。自唐朝置县以来,仙游一直可谓是人文鼎盛,人才辈出,文脉厚蕴,源远流长。《仙谿历史名人》一书的编者立志高远,用心良苦,花费大量心血,查勘史籍文献,多方搜访整理,编纂了这样一本很有意义的乡土谱志。因为仙游最早的一部志书即名《仙谿志》,编者乃取古名代指仙游。

      这部历史名人谱志的编写,严格遵循了真实不虚的原则。这是一种对历史、对后人负责的态度。谱志、纪传之所以兴盛,素来备受读者欢迎,根本原因即在于其真实准确可信。无论是忠烈贤能之士,还是奸邪顽佞之臣,均不回避掩饰,如实照录,以昭后人。其中不仅有凡我仙谿人氏无不耳熟能详的蔡襄、蔡京、蔡卞、郑纪这样的彪炳中华史册的人物,也有那些并不太知名的清官、良士和深受百姓敬仰的、德才兼备的慈善人士、民间义勇、文化艺术名流等,还有那些客居仙游的清官良吏等。

      本书的出版,堪称史无前人,第一次全面梳理了仙游历史上党政军、工农兵学商、儒释道、官宦士子三教九流各路“神仙”、“贤人”、“能人”,将仙游历史上有过较大声誉或影响的人物220名尽数收入。因此,这是仙游历史人文的一部小百科,具有词典、史传之品格。

      《仙谿历史名人》编写体例科学、规范,选人入志作传不惟官职地位,而统一以时间为序,参照传统省志、县志等收入人物的体例形式,尽量将1949年之前的历史名人收入。而为了便于读者阅读、了解,编者将文言文史志翻译成了平白易懂的白话。对读者未必熟悉的古代官职、地名等添加了必要的注释或附录说明,亦有助于读者理解接受。编者对历史人物的描述以记事为主,力求生动可读,这也给本书增添了文学的色彩。

      仙游自古便有“地瘠种松柏,家贫子读书”,“道德人生,耕读传家”的优秀传统。编纂历史名人谱志,实际上就是为仙游重视耕读和人文的传统添砖加瓦。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都指向当下,指向现实社会及人生。阅读桑梓前贤的纪传,有利于激发读者特别是仙游学子追思、学习、效仿的热情。前人们作出的丰功伟绩,后人们或许只能望其项背。然而,“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这种向往之心、比附之心,就是一种可贵的动力,它可以帮助后来者们不骄不躁,不夜郎自大,亦不自暴自弃妄自菲薄,脚踏实地,孜孜以求,去传承故乡的人文流脉,去光大“海滨邹鲁”的历史传统,使仙游的文化魂魄代代相传,绵延流长。

      诚如是,本书编者的初心便得以实现矣!李朝全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