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柳桥春晓今安在?

    柳桥春晓今安在?

      莆田二十四景之一的“柳桥春晓”,是十六世纪江南著名园林建筑之一。明代莆田林下士大夫,大都占取山水名胜地营建园林,以娱晚景,成为风气。当时最为著名的,又是完全依靠人工建筑的,只有彭汝楠侍郎经营的城南柳桥“岸圃大观”。它并非凭借自然山水,完全用人工凿池造山,布置亭台楼阁,花卉树石,依据中国画的构思,把它造成人间实景。

      “岸圃大观”于明代天启五年(1625)开始营造,三年之后建成,彭氏林下居此十多年,死后第二年明亡,清兵南下福建时,彭公子士瑛,时年未二十,集结义民,响应莆人朱继祚复明运动,从城内夺开城门,收复了兴化府城,不幸遭山寇王士玉的暗算而牺牲。清兵下令屠城时,城外的“岸圃大观”亦被夷为平地。时明隆武二年,即清顺治三年(1646),岸圃的存在只短短的二十二年。

      二百多年前的岸圃到底是一番怎样的景致?园林胜景,可惜灰飞烟灭了,当时莆田山水画名手黄担(字任者,素心)所写的《岸圃大观》册页十二幅,也已遭劫火摧灭,幸而留下彭氏自己写的《图说》。让我们去“岸圃”神游一番!

      出荔城南门一里,木兰溪渠沟一湾碧水,有小桥栏杆,一碣书“古柳桥”,它是宋代李富创建的。两行垂柳,一带远山,柳阴中露出一座刻着“林泽游”的石园门,门内青松流水,迎面站一块太湖石,刻有“岸圃大观”,这四个字是当时名书法家董其昌的手笔。沿门内二十多株古荔的“荔径”到“烟鬟阁”,前有小冈,桃花与杂卉竞艳,映衬水中,景名“烟鬟晓镜”。冈上有亭,下有小池,池养双鹤,名曰“鹤池”。

      荔径尽处为“可步亭”,亭的左右都是弯道,一边接条长廊通楼,一边接条仄径通“瓠氵亭”。长廊两沿满栽竹子的沟塍建筑,楼在古荔丛里,上面可望见远近景致,其下二厅四房,匾曰“情依轩”,门曰“便愚”。门外筑花棚、花坛七座,还有厨房等附属房子。瓠氵亭是个小池,其上的厅堂名“涵碧轩”,旁的房子屋角满种芭蕉,名“蕉声馆”。从这里向南到一座大厅,面山环水,水从木兰陂干渠引来,为池、瓠氵亭、可步亭、烟鬟阁,仍合干渠。厅名“剩水居”,厅后一古荔枝树如张巨伞,其下许多玲珑剔透的太湖石,陈列像一围屏风。

      从剩水居出来,靠沟有个柴门,上写“渚步”两字,一座石台临水,可泊小船,从台上可眺望田野一带和对岸的景致。这一带沟塍还建有“摇碧斋”、“棹声阁”和“密庵”。

      摇碧斋位于剩水居的右胁,背靠沟岸,西边就是从主沟引来的水道,跨筑楼阁,围堤种竹,挡住下午太阳西照,反射到阁上,一切陈设皆成绿色。这条主沟是莆田仙游来往溪船的航道,橹声不断,故名“棹声阁”。旁缘阴深处即是“密庵”。此处开窗临水,非常幽寂。

      从渚步经过“玉照台”至“苍幕”,皆绕山临池,山是凿池的土筑成的,包镶上许多石块,成为悬崖峭壁,危栈险磴,补隙种梅,冬天开花如雪,如“玉山照人”,故名玉照台。其东小楼掩映树丛里面,夏天到此,真觉是别有天地,故名“壶天”。过此,便是东园。

      东园和这里虽然只有丈把长的一条小径,却建起架空的飞阁相连,接着又是一条长廊,才达地面。一片竹林,一转就到“丛云谷”,几十棵大荔枝、龙眼树下,都是嵌空奇丑的太湖石,引导着你到“且止合”。台上藤蔓垂青,飘香挂衣,踏石磴盘旋而下,便到“华滋轩”。一棵数人合抱的赤松,把轩、台都遮盖了一半,轩前一池,大可十亩,栽红白莲花,绕堤葭苇,附近建条东南向曲廊,名“涌香廊”,架一座六曲桥,通“浮山舫”。它建于池中央,靠岸的一面,用几块天然石的踏步到“饱绿亭”,居高临下,远望平原,约略可瞰到海湾尽处。

      如果从丛云谷走出个小石门的话,便可见用人工把杂草花编成的篱笆,围着五十多棵柑桔,秋后冬来,百花凋零,朱桔却满缀枝头,香气袭人。再往前是一个片“龙蟠虬伏,饮涧巢云”的古榕树林,因建筑小榭名“云来榭”,跨条小桥即通饱绿轩。这一圈子就是沿着池子的建筑布局。

      云来榭南有“见山亭”,地面整齐的园畦,尽种菊花,西边隙地建座小楼,前筑斜廊,屈曲而上,走时格格有声,名“听屐廊”。

      “隐花阁”西上一层面对壶山,兴化湾外,南北洋间一切风景都在眼底,夏天,涝水大涨,氵弥漫如海,极为壮观。

      东园再东是“寸草庵”,路从“水庄”进去,五、六棵巨大榕树夹着村径,庵前有半月形池子,大门上刻“吉云精舍”四字,它却又是另一番景色了。

      我们“游观”至此,不觉想起曹雪芹笔下生花的“大观园”来。莆田《岸圃大观》比《红楼梦·大观园》大概早一百年左右,但这个园子却是真实的。它比大画家倪瓒主持设计的苏州狮子林,石涛主持设计的扬州个园,规模大的多了。实物虽已不存,它却说明了莆田三百多年前在园林建筑科学上的高度,它的确无愧于“文献名邦”的称号。只是想再睹“柳桥春晓”迷人的景致,只能斗转星移,几许惆怅涌心头罢了! (吴炎年)

      柳桥,古称柳塘,位于城厢区的顶墩村,距市区约1公里,三面临河,沿岸植柳,间栽荔枝。冬去春来,一棵棵柳树呈嫩绿的颜色,好像用碧玉装饰成的一样,从树上垂下数不清的像绿丝带一样的柳条来,放眼望去,全是碧绿的海洋。荔树也一棵连着一棵,每棵的叶子都是新绿的,充满着无限的生机。小草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阳光明媚,鸟儿在树上唱着婉转的曲子。澄清的木兰溪水缓缓地流着,鱼儿在柳树的倒影里自由地遨游,成群的鸭鹅也在水中尽情地嬉戏。船行舟走,货来物往,如水上的闹市。偶尔下起毛毛的细雨,柳塘更清新了,故有“柳桥春晓”之称,为莆田廿四景之一。

      这里有一座桥,名曰“柳桥”,为宋代李富所建。据说,那时,城南以外之人来往县城,须在顶墩渡口乘搭渡船而过,可多次发生沉船亡难的事件。李富耿耿于怀,决心在此造桥,方便民众。于是,他在涵江等地的桥梁竣工后,即四处奔走,多方劝募,又出巨资,亲自主持施工。在他的带领和民众的努力下,桥建成了,因桥的两岸有垂柳成荫,便取名“柳桥”。自此,柳桥代替了柳塘,“柳塘春晓”也成为“柳桥春晓”了。

      明熹宗天启五年(1625年),邑人、万历四十年进士兵部侍郎彭汝楠辞官归里,在此隐居,建有十六世纪江南著名园林“岸圃大观”,有“烟鬟阁”、“情依楼”、“蕉声馆”、“剩水居”、“漏香廊”、“浮水舫”、“云来树”、“见山寺”、“隐花阁”、“寸草庵”及“桂园”、“荔径”、“壶天”、“樾庵”诸景,当时书画家董其昌书有“岸圃大观”字,画有“岸圃大观”图,柯无瑕为之作花卉写生,称“岸圃花志”。彭汝楠还撰有《岸圃大观图说》。明末清初,彭汝楠的儿子士瑛,参加了朱继祚领导的抗清义军,收复了兴化城。清兵攻破兴化城后,这一园林被夷为平地,而今荡然无存了。

      明时彭汝楠题刻的“古柳桥”碑石现存在市三清殿文管所。       许志挺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