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莆田味道:线面

    莆田味道:线面

      每年正月初一,我们都会被早早地叫起来吃碗面。这碗面很特别,在一个小碗里盛放着满满的线面,几乎拱出了碗,然后,在面上点缀不少配料,如紫黑色的炸紫菜、红色的炸花生仁、金黄色的金针菜、绿色的花菜、外银里金的煎蛋,还有白切肉、海蛎等等。好像故意不让人吃似的,一个小碗叠得像山一样,难以轻易下筷,大人还下了规矩,碗里的东西不许掉地,掉了就长不大。初一这天早上,我们都穿着新衣服,端着面碗,晃悠在穿着大红衣服的村妇中间,比赛似的小心翼翼地吮吃,生怕花生仁滚落一地。吃面的中间儿,还用眼神偷偷瞧兄弟姐妹们的进度,如果别人快,自己赶紧加班加点,扒吃几口,奋力追上。吃完这碗面,大人就说,你们又长大一岁了,要更加懂事才行。我们都懵懵懂懂地点头,感觉自己长高了一截似的。不过不一会儿,忘记了增加的年岁和责任,又一溜烟出去玩了,男孩子通常玩颇具危险的玩物,如“火柴炮”、“双响”等。于是,院子里、村道上,就有三三两两的“坏仔”,不时一个响炮,引来邻近的婶娘的一句呵斥:“哎呀,这样吓我一跳。这些坏仔,整天尽玩炮,吓死人!”

      我母亲在乡下的时候,经常会煮一碗类似正月初一时的那种面,放进竹篮子,罩上块红布,送到“做十”人的家里,算是祝寿,祝愿做寿人如线面一样长长久久。当然,这碗线面也会出现在升学、生子的人家桌子上,功能是类似的,表示热烈祝贺。

      线面是我喜欢的食物。有几年,我单身一人,在沿海一乡镇上班,嫌做饭麻烦,也厌倦了在小饭店里“打游击”,就自己下碗线面,拌上已经在热锅里爆过香的花生油,再来点简易的蛋菜汤,居然食之不厌,自觉线面拌爆香花生油,也是人间至味。再后来,经济条件好一些了,就邀好友一两位,到一个善做莆仙菜的小店里,特地点“妈祖面”吃,也是一小碗面,一小碗芥蓝菜汤,一碟白切肉,面白、汤绿、肉香、人知己,亦是人生惬意事。这个“妈祖面”,其实就是线面。

      也许是年岁日长,过了而立之年,我对一些东西开始能够包容:看不惯的也能忍耐包涵,想不通的也会一笑了之。对外在的人生百态报以理解、宽容之外,慢慢学会做自己。在时间面前,在尘土面前,一切精明算计折腾,也许都成为历史笑谈,不如放开、放下,学点古贤人,得之不窃喜,失之亦淡然。正如线面,虽不可与金玉珍馐相比,但是因其朴实、低调、本色,不与他人争,遂长长久久让人品味不厌。谢顺航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