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阔别四十载 重叙知青情

    阔别四十载 重叙知青情

    点击查看原图

      图为四十周年部分知青在当年知青点旧址合影

      阔别四十载,又回知青点。最让我心潮起伏的一句话,是盐场老领导拉着我的手说:“回家啦!又回家啦!”

      一九七四年,我们这些刚出校园出来的少男少女来到这个生活条件还算好的“六孔闸门”五七农场知青点。记得我当年走出校门后,还是开“后门”选择到这里上山下乡。这里有三个农业组,我分到二组。组长是一个爱扎一对冲天羊角辫,一个洋溢着革命理想主义、浪漫主义和乐观主义精神的铁姑娘,她爱憎分明,做事雷厉风行。听说她的父母早年就是党的地下工作者,为党为革命工作。出自家庭的熏陶,她在知青点劳动生产更多一些担当,对知青工作更多一分责任。

      那些年,知青点前有一条清清的小河,劳动之后,男知青常常跳起河中游泳嬉耍;有两边长着高高木麻黄的宽阔的黄沙路,傍晚时光,男女知青结伴散步聊天。知青点宽大的晒谷场上对面各立着木架铁框的篮球架;知青石屋楼道边有常换常新的墙报;有经常组织知青们政治学习的会议室;有热火朝天的打稻比赛的劳动场面;有进行糕饼、线面、麦芽糖制作用的生产作坊……

      那天,大巴沿着宽大柏油公路直达了知青点,知青二层石屋还在,已是破败不堪。我们从旁边楼道上去,不少房间的楼面已经坍塌。听说这石屋很快就要拆了,整个知青点已经被某木材加工厂卖走了。过去这里全是黄沙土路,路旁村庄是沿海一二层石屋,就是在盐场场部和东峤公社所在地,也没有几家商店,仅有供销社开的那几家商店。现在这里全是柏油马路或水泥村道,商店鳞次栉比,老百姓不穷了,家家户户盖起了三层或五层的楼房。至于那些在外做生意的人或在乡的企业家,盖起了一座座阔绰气派的花园别墅。公路两边的盐田和水田,大多改为木材加工厂或其他工厂了。

      我站在石屋边阳台上,见到了不远处还没征用田地上,想起了当年割稻子比赛场面。那是从各劳动小组选出若干人,不分男女。哨声一响,比赛开始。围观的人们高喊加油声震天响。谁也没有想到最后战胜竟是我们二组!来的知青,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变化,岁月在我们身上都留下了痕迹。当年帅气小伙子、靓丽大姑娘,如今成为两鬓白发的大伯大婶了。只有见面时的激动、热情依然如旧,有增无减。  我们几个同住一个宿舍的知青走进以前的房间,忆起那些年在知青点里吃喝拉撒在一起的种种“糗事”,又引发现场一阵阵欢快的笑声和激动的感慨声。正聊着,外面热闹了起来:离别40多年后再次重逢的知青,欢笑与泪水交织,有讲不完的话、叙不完的情。刚到田间劳作时,窄小的田埂不知多少人摔得一身泥……

      有一次我感昌发烧,一个人在屋子里,难免有点“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感。这时门外楼道上忽然响起脚步声,农场的老书记端着一碗卧了鸡蛋的热汤面,送到我手上,我是含着泪吃完那碗面。还有一次祖颐兄看到我肩上起泡了。就说:“干农活要匀着劲儿,不能拼命,挑多挑少重在坚持。”

      家驹兄能吹会唱,还拉得一手好二胡。知青点文艺队成立时,他是主要发起人。他的保留节目二胡独奏在每次演出中总能引来掌声一片。那些年,他的吹拉弹唱给那枯燥、单调的知青岁月带来不少的精神寄托。后来,他终成正果,专司音乐,成名了。

      那时候,知青们用餐,大家都聚在宿舍前楼道上,石栏当桌,就着海风,就着咸菜,边吃饭边聊天。有福同享,知青每次回家“补给”,带来的小菜或小吃都会慷慨拿出,让大家打一次“牙祭”。和我同住一个屋的如龙兄,那时肤色微深,眼眸黑亮,一看就是淳朴又不失聪慧之人,让人亲近。有一次,他向我借钱,几块钱我记不清了。那时知青们都很节俭,轻易不动钱,只有在断粮断菜的时刻,才开口的。大家相互搀扶着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已经定居在香港的萌雅和她在泉州二个弟妹一起赶回来,三姐弟妹曾在这里上山下乡,当年成为盐场流传佳话。王丽英从西安赶来,林素玉从新疆赶来,蒋晓春从北京赶来……知青们难掩喜悦之情,滔滔不绝地谈论当时下乡的情景。当年,她们是阳光女姑娘,性格开朗,为人热情大方,劳动再苦再累,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劳动从不投机取巧,紧系在头上的草帽,根本遮不住界外底强烈的紫外线,大家都晒黑了皮肤,不少女生对脸上四道白痕反衬出健康美色的脸庞,表现出十足的骄傲和自豪。她们拿出当年的合影,照片上有着当年写的话:“我们曾经并肩战斗在广阔的天地!”笑声如金莺般动人。这让我想起那个时代,感受到年轻人火热的心。

      前后60多位,当时这些只有十七八岁刚从校门走出的少男少女们,在界外底度过七年的青春岁月,他们把青春年华洒在这片盐碱地上,在艰难岁月中学会了各种农活,学会了团结互助,学会了独立生活,磨炼出吃苦耐劳和自强不息的精神。这种精神也使他们后来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能够独挡一面,取得好成绩。

      知青们要走了,他们一步二步三步一回头,这种浓浓的知青情结难以割舍,因为这些知青都是进六奔七的人了,而且眼前这个知青点也将很快消失于人们的视野……□李福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