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儿时的蛋兜 儿时的端午

    儿时的蛋兜 儿时的端午

      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又要来了,端午节按莆田的方言“直译”是“午日节”,叨念着“午日节、午日节……”脑中对现在节日的印象越发苍白。煮五味蛋?包粽子?再整个“好吃的”?可“好吃的”在平日里也没少吃呀,感叹如今这年节都有点腻味,不禁一阵惆怅。

      突然想起自己的小时候,突然想给儿子编个五彩蛋兜,好让他体验一把端午节的氛围吧。于我自己,回味无法重获的童年,于儿子,可能他还小,无法真正体会节日的味道,但是至少以后,他的童年回忆里有这么一段吧。

      我从打毛衣剩下的零散毛线中挑出8色鲜艳的毛线,按着记忆,哼着小曲儿,没一会儿就编织成了我小时候做梦都想得到的五彩蛋兜,满怀期待地想象着儿子欢喜的表情。终于等到儿子醒了,把蛋兜装了一个桃子拿到他面前晃一晃,他只是随手抓过,随便把玩几下就不玩了,连平常拿到新玩具的热度的一半都没有,可怜了我一腔情愿的热情。不过,毕竟今昔非比,儿子没有我小时候的那景那情。于是,思绪飘回到海那边生我养我的故乡,脑海中浮现着儿时端午节的情景。

      儿时的端午节是快乐的日子。这天,要用“五味水”洗澡,换上新衣裳,戴着装有鸡蛋或桃子的蛋兜,到小伙伴中“比试”,那种心情跟过年完全一样。对出生在海岛上的我们来说,在那个财物都不是特别富有的年代,节日和普通的日子有着天壤之别,节日带来的快乐真是天堂般的感觉。至今都记着,儿时的我们都盼望过年过节,因为只有这时,父母才会拿出积攒了一年的钱或食物来打造这个节日,让一家人过一个“像样”的年或节,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食物丰盛,才会有吃不完的“好吃的”,也只有春节和端午节才买一套新衣裳,一年就只有这两次买新衣服的机会,过年是买冬天的新衣服,端午节是买夏天的新衣服,所以端午节几乎也上升到了和过年一样高的快乐级别。这种简单就能带来的快乐,是如今成年的我们再也无法重温的,更是现在儿子他们无法拥有的。

      其实,在端午节的前一两天,过节的氛围就像打开酿好的酒坛子,节的味道就已经飘散开来。小孩子永远是各色节日的主角,也是渲染节日色彩的高手。孩子们用“把关”、跳绳、跳皮筋、奔跑追赶、大声说笑作为过节的开幕式,各家父母这天也都是笑眯眯的,慈爱地默认着孩子们的玩闹,绝不会有平常日子的制止或呵斥。端午节的氛围就在孩子们的嬉闹声、追赶声、歌谣声中慢慢升腾,越来越浓,父母们则在孩子们给的“背景音乐”中安排节日的各档节目。

      为了煮出色泽漂亮、味道浓香的“五味蛋”,父母要抢在节前到山间田头去拔摘数种如艾草等野草类、药膳类的植物,统称“五味草”。祖父辈们对这些五味草的功效、生长处所早已烂熟心头,因为家家户户都在这几天采摘五味草,下手迟的人家,只能找到一些普通的五味草,那些稀有的植物早就被利索的人家先得手了。一般说谁采摘五味草的经验越丰富,珍贵的五味草也就在谁家。那几天,每家门口放的五味草也成了孩子们比较的话题,谁家有着别人家没有的五味草,这家小孩马上就会用响亮的声音神采飞扬地介绍长辈采摘这种珍贵五味草的传奇,其他小孩都用羡慕的、崇拜的眼神注视着,倾听着。期间,有人也找出他家的珍贵植物,也马上发起挑战,小伙伴们有的成了这场辩论的双方辩友,有的成了裁判,一阵争先恐后、面红耳赤的舌战就开始,虽然始终没法分出胜负,最后以某人被父母喊回家而不了了之,但这丝毫没有减少我们过节的兴奋,也不会影响我们下次辩论的兴致。

      等到家家户户烟囱都升起袅袅炊烟,空气中飘散着各种带着清新草味的蛋香时,用五味草浸泡的五味蛋已经煮好了。父母先用大筷子把五味草拣出来沥干了放一边,再用一个大漏勺把已经变成草绿色的鸭蛋捞起来放进一个竹筛里晾干。然后把这五味草煮出来的五味水盛到大浴盆里,走到家门口喊着自家孩子的小名:“快回来洗五味水,要穿新衣服啦!”得了信儿的孩子立马停止游戏,一个箭步就奔回家了。在祖父辈心中,用五味水洗澡也是这个节日必须的一个环节,是祖辈们流传下来的一个神圣的仪式,这天一家人都要用五味水洗澡,洗去一年的晦气,去病防疫。父母在帮我们洗澡的时候也会强调洗五味水的好,以致“端午节要用五味水洗澡”竟然在我心里烙下了一个印记,至今我心里都对五味水的功效保持着极高的信仰。其实孩子们不一定喜欢用五味水洗澡,主要是父母规定只有洗完澡才能穿新衣裳,用五味水洗澡也成了孩子们端午节期盼的一个标志性动作,在玩的那会,已经默默期盼着父母“洗五味水”的呼唤。等到洗完澡,换上新衣裳,看着一个泥灰灰的小娃成一个白净净的小娃时,父母都满意地笑了:“先别急着去玩,吃个五味蛋吧。”

      有时候,父母还会乘着看孩子吃鸡蛋的间隙,找出各色毛线来编织一个五彩蛋兜。五彩的蛋兜就是用六条或八条五颜六色的毛线或彩带编织成的,像一道彩虹,很漂亮。现在看起来简单易得,但于那时普通的海岛农家却是很难,且不说即使是零碎的毛线也要留着各种用途,更何况一家里也未必有五颜六色的毛线,更不会为了编个好看的蛋兜而额外花钱买彩带了。在我的印象里,我和弟弟幼年很多时候获得的是一个单色蛋兜,所用材料就是海岛人家最常见的海蓝色渔网尼龙线。爸爸会选八股最细的渔网尼龙线,三除五下就变出一个海蓝色的蛋兜来,虽然没有五彩蛋兜那么靓丽夺目,也逊色得多,但能有一个蛋兜装上两三个五味蛋,挂在脖子上,来到小伙伴中,还是一件很自豪的事儿。如果父母没空编,就只能把蛋拿在手上或装在衣服口袋里。所以我们都非常高兴地围着、注视着爸爸编蛋兜,一编织好,马上装上还带有余温的五味蛋,迫不及待地跑出门了,恨不得立马秀给大家看。

      在乡下,只要有小孩的地方就有“秀”场,这个“秀”场就在每家的门前屋后,更多的是在村里那几棵黄槿树下。当我们戴着蛋兜兴冲冲地来到大树下,对海蓝色的蛋兜,大家都只是稀松平常地看了几眼,聊了几句,我们也觉得有点失落,但还是开心地磨蹭在那儿,毕竟好戏还在后头呢。或许秀蛋兜或秀蛋的活动已经进行了几个回合,但这是一场开放式的“秀”,谁都可以随时加入,秀蛋和秀兜也因新“秀”的加入而重复进行着。如果谁在蛋兜里装了一两个桃子,那这水灵透红的桃子也成了大伙羡慕的焦点,对一个海岛上的孩子来说,新鲜的水果也是少见和不易得,也算“奢侈品”,大伙就会围着评论好一会。在对蛋兜和蛋进行一番评头论足的热身运动之后,大伙真正期待的撞蛋才正式开始。大家手握自家精挑细选出来的蛋将军,寻找攻击的目标,要狠快准,一下撞到别人的蛋上,既讲究技巧也靠运气。最好的结果是别人的五味蛋破了自己的五味蛋还完好无损,蛋破了的小伙伴就落寂地到边上把破蛋吃了,胜出的孩子就哈哈大笑地摸了摸自己的“胜蛋”,继续寻找下一个攻击对象,也可谓越战越勇,直到他的五味蛋也被撞破了,他才小心翼翼地把这个宝贝蛋吃了,但是最幸运和令大伙儿赞叹的“胜蛋”记录最多也就保持在两三个回合,这也已经让小主人够自豪的了。

      或许,每个小孩都喜欢拥有被伙伴们赞美、崇拜的资本和感觉,所以小时候的我也很期盼有这种机遇。记得小时候,这种秀蛋兜、撞蛋的主角从来都不是我,我永远是这类小孩活动中的观众。我做梦都想着说不定明年家里突然有了五颜六色的毛线,父母也给我编织一个五彩的蛋兜,让我也在伙伴们中“    瑟”一把,然而,一直没有。甚至成年后,还对端午节的五彩蛋兜充满美好的想法。如今为人父母,竟想着把自己的喜好在孩子身上延续,不管他喜欢与否,端午节来了,妈妈给编个蛋兜吧,还是五彩的呢!如果父母能有机会,在这个这样的节日,给我再编织一个五彩蛋兜,我想我会欣喜若狂。□林丽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