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探究

    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探究

      妈祖宫庙建筑装饰艺术是妈祖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题材丰富,表现形式有其独特鲜明之处。国内少有针对此课题的研究,因而,对妈祖宫庙建筑装饰的梳理和探究,具有一定的价值。

      明清“三教合一”的“三一教”对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具有一定的影响,本文试从闽台妈祖宫庙建筑的基本形态布局入手,着重阐述妈祖宫庙建筑内外观及小品的装饰、不同工艺、色彩的装饰运用,进而探析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的精神内涵。

      一、闽台妈祖宫庙建筑的基本形态布局融入“三一教”文化理念

      我国是具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宗教文化是我国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宗教信仰的诞生是时代精神文明高度成熟的标志。伴随着中国封建社会生长的儒、道、释三教合一思想,在明清之际,已成一种极盛的社会思潮。在明中叶王守仁“阳明心学”的影响下,明代后期,福建莆田出现了林兆恩(号龙江)创立的以“道释归儒,儒归孔子”为教旨的“三一教”,即儒、道、释归于一。林兆恩认为,三教不但同源,其所包含的内容也基本上相同,且在各个方面都不存在严格的差别和距离。三教合一论是以“心身性命之学”为基础,以儒家的纲常礼教为“立本”,以道教的修身炼性为“入门”,以佛教的虚空本体为“极则”,以世间法与出世法一体化为立身处世的准则,以归儒崇孔为宗旨的三教同归于“心”的思想体系。在这种社会思潮背景下,以宗庙为先的传统文化中,服务于精神方面的妈祖宫庙建筑及其装饰是妈祖信徒最虔诚的奉献,也是妈祖信众精神生活的重要支柱。

      闽台妈祖宫庙建筑大多是以土、木、砖、瓦为主要建材,从外观看,妈祖宫庙建筑都有屋顶(上)、基座(下)、柱子(中)及门窗和墙面三部分组成,以木构架为主要结构体系的妈祖宫庙建筑,内部基本上是由立柱、横梁和顺檩等构件组成,各构件之间的节点用榫卯结合构成富有弹性的框架,其基本形态远望如伞如盖,大屋顶、小屋身的构造使占据较大体量的屋顶显得很突出。

      闽台妈祖宫庙建筑大多沿袭了中国传统建筑的总体布局———对称齐整、主次分明,有一条明显的中轴线,在中轴线上以院落为中心,两旁布置陪衬的建筑物,房屋包围着院落,以房廊为过渡空间,融室内外空间为一体。这种内向层次型的建筑空间模式受儒家文化的影响极大,体现了妈祖信众封闭严谨的内敛含蓄之气质。不过,闽台妈祖的园林建筑布局则自由灵活,往往按照山川形势、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等因地制宜,灵活布局,凡位于山脚、河海边者,总是背山迎水而建,并根据山势地形,层层上筑,极力追求自然情调,这一点颇受道家思想的浸染。这种建筑格局也反映出妈祖宫庙建筑中人类调节人与自然关系的情感和理想的外化形式,也是妈祖民众集体智慧的结晶。

      二、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艺术

      (一)闽台妈祖宫庙建筑内外观及小品的装饰

      1.闽台妈祖宫庙建筑内外观及小品的装饰闽台妈祖宫庙建筑最为突出的是屋顶,屋顶的装饰主要在于屋脊、檐口与檐角,常极尽铺张地装饰以琉璃或陶制的人、祥禽瑞兽和各种水族动物等;曲线飞扬、燕尾高挑,重于装饰的闽台妈祖宫庙屋顶甚至还有的在屋面雕塑妈祖及其陪神的神像,以显示妈祖海神地位的神圣。

      在闽台妈祖宫庙建筑中,屋架的装饰主要是梁、斗拱与雀替,梁柱、枋额多以彩绘来装饰。能工巧匠们几乎都能将由众多点、线、面组合成高低错落、各具形态的建筑构架(如裸露的梁、柱、枋、檩、椽等)做为独立的装饰对象,其中斗拱、垂花柱、妈祖及其陪神的神像、神龛、神案供桌等,成为各种精巧装饰的落脚点,通常以粉刷、打磨、拼贴、髹漆、镌刻、彩绘、雕塑等手法加以装饰。闽台妈祖宫庙屋身较为重视门、窗的装饰,门、窗多用拼装雕刻的装饰方式,台础部分则侧重于柱础、台阶的装饰。另外,栏杆、影壁、墙等处也是装饰的重点,墙面一般多以彩绘、镌镂、雕磨的手法来处理。

      闽台妈祖宫庙建筑的小品装饰有:平面造型的木刻版画、刺绣、民间绘画、书法匾额等;立体造型的木雕、石雕、泥塑和纸塑的神像、神龛、屏风等;综合造型的仪仗道具、妈祖帽、妈祖花、妈祖鞋等。另外,闽台妈祖宫庙建筑的外部环境除了顺应地形、绿化等自然环境,还将香炉、牌坊、戏台、照壁、碑铭、须弥座、藻井等也做为宫庙建筑装饰的小品物件,以达到人为与自然的协调。

      2.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中的吉祥观念

      闽台文化同根同源,民间的吉祥观念亦然。妈祖宫庙建筑装饰内外观及小品的装饰如神像、神龛、屏风、仪仗道具、帐幔桌帷、服装首饰、绣花织锦、拜椅团垫、砖雕瓷绘、石刻布玩等等,都含有丰富多彩的吉祥图案,这些吉祥图案都是妈祖民间吉祥观念的表现形式,民间工匠常用谐音表意和象征性手法,在作品中寄托吉祥的寓意。

      妈祖宫庙中常见的吉祥图案有:龙、凤、虎、麒麟、狮、蝙蝠、鹤、鹿、蝶、鱼、龟、梅、兰、竹、菊、松、吉祥草、灵芝、柿、牡丹、荷花、以及八仙、和合、门神、二十四孝、刘海等等。形形色色的吉祥图案出自于各种装饰的需要,本着美善相兼的原则,经过民间艺人千百年来的传承,既深深包含了妈祖民众朴素的纳吉观念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同时也以其饱满的构图,鲜明的色彩,吉庆的情调表达了闽台妈祖信仰浓厚的地域文化色彩。

      (二)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工艺

      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主要有木雕、石雕、砖雕、泥塑、交趾陶、水车垛、剪瓷雕、彩绘、刺绣等工艺。

      木雕和石雕在妈祖宫庙建筑装饰中常用来雕饰妈祖及其陪神的神像,也常用于雕饰妈祖宫庙建筑中的梁拱、椽头、门窗、屏风、垂花柱及隔扇等,手法大致有圆雕、透雕、浮雕和平雕。一般以民间传说、戏曲人物故事配以祥瑞动物和灵芝如意等吉祥纹样为多见。如漳浦的宫前天后宫、泉州天后宫、惠安沙格天后宫、台湾大甲镇澜宫和后厝龙凤宫等等的梁枋、雀替等构件上的雕饰精细得近于繁琐,层次丰富且对比强烈。还有多层镂空木透雕技法大多运用在祭祀场所的器物,如妈祖的神龛、神舆、香亭和果盒等等。

      砖雕以其坚固耐用和相对简易的制作工艺,一般用于妈祖宫庙建筑如牌楼、花窗、影壁、山墙、墙檐与屋脊等外墙的装饰,其中有表现现实生活中游赏、对弈、雅集等文人活动和田园生活。而人物故事或出于经史,或取材于地方戏曲。如闽南风格的妈祖宫庙建筑装饰中,采用红砖墙拼花,其六角形寓意长寿,八角形寓意吉祥,圆形寓意圆满,钱币形寓意富贵等。经此拼砌而成的各种图案,为妈祖宫庙建筑增添了众彩纷呈的气氛,达到了令人赏心悦目的装饰效果。

      泥塑也称灰塑或彩塑,在妈祖宫庙建筑装饰中主要表现在板瓦、筒瓦、勾头、滴水、脊吻兽以及屋脊上的仙人、走兽和各种脊饰上,多数为纳祥祈福题材。交趾陶是一种上釉入窑烧制、色彩丰富细腻的陶艺。因它的硬度不够,易断裂,为了避免遭碰撞,嵌瓷与交趾陶大都安置在较高的墙垛、水车垛、墀头、山墙鹅头、鸟踏、规带以及屋脊上,在妈祖宫庙建筑入口正面墙上也有安置交趾陶的。

      呈水平带状的水车垛具有墙头收边、止水、悬挑、压瓦的功能,分为垛头和垛仁。垛头的图案多螭龙、蝴蝶、蝙蝠或云雷纹,线条极为精细;垛仁是装饰的主体,布置山水、花鸟、人物、亭台、楼阁、博古等。水车垛还使墙体有顶,成为墙的边缘,其上通常可衔接瓦片或梁柱结构。最典型的部位是歇山式重檐顶的博脊,如腰带一样环绕下檐瓦顶一圈,其作用如同屋脊。

      妈祖宫庙建筑的梁枋、柱头、门窗、雀替、斗拱、墙壁、藻井等的彩绘除了装饰的意义之外还有保护建筑构件的作用,也有的绘于宫庙的墙壁之上。彩绘的内容既有历史人物故事,也有山水花鸟的博古吉祥装饰纹样,还有充满民俗情趣的渔樵、耕读等。刺绣主要应用于妈祖神像的服饰、鞋帽,以及祭祀场所的道旗、令旗、香亭、銮驾、凤辇、障扇、幢幡、凉伞、帐幔、桌帷、蒲团等布什物上,一般以民俗和戏曲故事为题材,其造型质朴大方,色彩鲜艳,富有喜庆的气氛。

      剪瓷雕是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的精萃,闽台众多妈祖宫庙屋脊上腾空盘旋的二龙抢珠,生动的戏剧人物以及珍禽异兽的剪瓷雕,其造型生动且色彩艳丽。剪瓷雕的材料主要选用五颜六色的碗、盘、壶等瓷器,按照需要用木锤、钳子、砂轮等工具敲、剪、磨成形状大小不等的瓷片,巧妙地制成各种形状,然后用糖水灰按造型需要镶贴而成。按远观近看的需求分别应用平雕、叠雕、浮雕和圆雕等工艺,其中室外屋顶剪瓷雕装饰多位于正脊、垂脊、脊檐角等部位;室内剪瓷雕装饰多应用于墙面、照壁、壁画等。

      剪瓷雕融合了绘画、雕塑等创作技法,作品既有绘画色彩的生动性,又有雕塑的立体感,能层次分明、形态逼真地表现出古装人物的神情动态,花卉植物的千姿百态,飞禽走兽的轻盈矫健。

      福建和台湾诸多的妈祖宫庙如泉州天后宫、沙格天后宫、大甲镇澜宫以及台湾后厝龙凤宫等等的屋顶装饰,是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艺术的一大特色。

      (三)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色彩

      在传统的色彩观念里,红色给人以积极热烈的视觉感受,同时也象征着吉祥和喜庆。黄色给人以光明、轻快的感觉,在建筑中与红色搭配,更显得庄严、肃穆和神圣。

      闽台妈祖宫庙的匠师在装饰中善于使用色彩,象征喜庆、吉祥、兴旺的红、黄色应用广泛,如瓦顶、瓦筒、屋脊、梁枋柱子、宫庙地面的地砖,等皆以其吉祥、喜庆的寓意营造了宫庙信仰的氛围。当然,除了红色和黄色,还有蓝色、绿色、橙色也常见于妈祖宫庙建筑的装饰上,使建筑上的彩色图案显得更加活泼,增强了妈祖宫庙建筑装饰的效果。“红红绿绿,图个吉利”,在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中,许多壁画以红、蓝、绿、黑、赭为基调,大红大绿色彩的铺陈,润饰了平日沉寂的生活。

      金宇楼阁是妈祖民众对神仙境界的浪漫想象,泼辣热烈的剪瓷雕色彩往往为富丽堂皇的闽台妈祖宫庙增色不少。红、黄、蓝、绿、白、紫是常见的瓷片颜色,以大红、青绿为主色,常用古黄、浅黄、红豆紫、海碧、宝蓝、浓绿、胭脂红等为辅色,白色既是轮廓线也是衬托其他诸色的分界线,偶尔也用炫目的金色,每一种浓淡深浅的釉色变化,极富装饰效果。各种彩绘泥塑的人物、花鸟及山水图案,无不以其缤纷艳丽的色彩令人叹为观止。

      为了使建筑的色彩与自然环境相调和,闽西妈祖宫庙建筑使用的色彩相对而言比较素雅——白墙、灰瓦和栗、黑、墨绿等色的梁柱,其中栗色、黑色则象征沉静、幽深,给人以优雅、平静之感;白色乃清净菩提之心,灰色象征平和质朴,墨绿则象征生命。如永定西陂天后宫、龙岩赤水天后宫等妈祖宫庙的建筑色彩与周边自然环境十分协调,形成秀丽、简朴、淡雅的格调,同时,黑瓦白墙在诸多的妈祖建筑形象中,给人们以不同的审美感受。

      三、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的精神内涵

      妈祖信仰为善男信女们开拓生活的空间提供强大的精神支柱。闽台地处祖国的东南沿海,古代在惊涛骇浪中求生存的航海者和渔民,随时都会面临生命的危险,妈祖信仰能给他们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引领他们战胜困难的智慧和勇气,从而化险为夷,平安往返于大海上。妈祖信仰所提供给民众的精神支柱是一种非科学的世界观,但其客观上所起到的作用却是不可低估的。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融传统的儒道释文化观念于一体,也是受当时流传极盛的“三一教”的影响。民间艺术贯穿于民俗活动中,是一种有形的文化,具体化的民俗具有艺术的一般功能,而且具有高扬民俗功能的社会意义和文化价值。

      (一)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融“三一教”文化观念

      自古以来,闽台民间信仰特别发达,该地区有林立的宫庙和成百上千的神灵,闽越族“好巫善鬼”的传统与频繁的宗教活动和众多的信徒共同构成了闽台民间信仰的基本内容。福建莆田供神祀神的风俗至今仍十分兴盛,有时甚至可以将妈祖与东厨司命共同贴在灶头上一并供奉。[3]妈祖信仰的多面性和复杂性是中国学术思想和宗教文化多元互化发展的结果。

      民间信仰多神融合的特征,与中国传统文化中“厚德载物”、“三教和一”的思想是一致的。明清之际的中国社会已处于封建制度的后期,并呈衰之趋势,但儒道释三教仍然是当时思想文化的三大支柱。明末清初的“三一教”是地方性的民间宗教,其创始人林兆恩先在兴化府传教,它最初流行于莆仙方言区,即莆田、仙游两县境内以及惠安县、福清县部分地方,尔后全盛时曾流行闽、赣、浙、鄂、皖、京、豫、陕、鲁等地。由于当时林兆恩提出了简单易行的在家修行法,主张僧尼、道士均可婚嫁,不可信教废业,都应从事生产劳动;宣扬中国传统的纲常礼教,劝人勤业行善,要求教徒以身作则,反对邪恶,身体力行,因此,受到广大民众的拥戴,入教者遍布城乡许多地方。近代随着海外移民的足迹,流行于东南亚及我国的台湾省,并辗转传入欧美。可以说,“三一教”是一种影响力很大的民间宗教,它具备全国性宗教的一般特征,也有许多与儒、道、释相似的基本要素。四百五十多年来,林兆恩先生的思想、观念、精神和三教合一教旨,逐渐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并形成一种独特的意识形态。

      “三一教”的发祥地是莆田,莆田也是妈祖的故乡,而台湾的妈祖又是从莆田湄洲分灵过去的,因此,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也不可避免地受“三一教”文化的影响。“厚德载物”的精神培育了中华民族效法大地、德载万物的宽容性,这种精神在宗教信仰上的表现具有很强的包容性。闽台民间所奉祭的神灵十分复杂,既有闽越族与其他土著民族残存下来的鬼神崇拜,又有从中原传入的汉民族所奉祭的各种神灵,还有从印度、中东、欧洲、日本等地传入的神灵崇拜。在闽台妈祖宫庙的装饰中,不同宗教的神明被供奉在妈祖庙里,和睦地共享人间烟火。

      闽台妈祖宫庙屋顶的装饰一般以妈祖的故事、八仙闹东海等为题材,更有龙、凤、狮、象等飞鸟走兽的题材,龙凤呈祥,狮、象分别为百兽之王、南越大兽,二者在佛教中分别是文殊和普贤菩萨的坐骑,在道教中则象征着吉祥太平。如泉州天后宫戏台斗八形藻井,其上雕刻人物与八卦阴阳图等;福建长乐西关天后宫的藻井,以传统的木作工艺层层叠架起精巧的穹隆结构,藻井中央描画着太极图即八卦和阴阳鱼图形;台湾北港朝天宫的圆形藻井,左右两旁另设长方形藻井各一,所有长方形藻井和圆形藻井里的妈祖神像,及圆形藻井四方角落的八只祥鹤,加上中央顶部的蟠龙,都被贴上真金箔,极尽精巧和富丽堂皇之能事,令人叹为观止。

      闽台妈祖宫庙建筑屋顶形制的运用是伦理社会理性精神的体现,不露声色地述说着礼制规范的内涵,凝重端正的中原文化和超逸灵秀的南方文化无不彰显抒发在闽台妈祖宫庙建筑的屋顶上。闽台妈祖宫庙的屋顶曲线弧度越大,飞檐翘角越加显得灵秀而生动,大有凌空待飞的动势;色彩也随着造型的繁复热闹越加地丰富多样。此乃妈祖宫庙建筑装饰中“三一教”文化特色观念的互渗融合体现之一。

      (二)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的功能

      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中往往集实用、审美和教化于一体,宫庙壁画是一部融民间审美和民间信仰的时代产物,蕴含着深刻的历史和现实意义。建筑装饰的因素总是在潜移默化中渲染着妈祖宫庙庄严肃穆的神性光辉,它们倾注了信仰者炽烈而纯朴的情感,是妈祖信众审美趣味的集中体现。在民间文化观念中,善的观念也就是美的观念……即审美意识与功利意识是交织融合混沌统一的。如在闽台妈祖宫庙建筑中,立柱的高度往往是从中间向外逐渐加高,柱头呈现出外高内低稳定且优美的形式,使屋顶呈现出或陡急或舒缓的屋面曲线,把实用与美观恰当地结合起来;又如妈祖宫庙的屋顶脊饰和梁柱的装饰,远看流光溢彩,绚烂多姿,近看内涵丰富,生动精妙。许多结构、材料和色彩的运用,把造型、意境和祈愿汇总于此,从形的繁复多变到色的斑斓多彩,妈祖宫庙的匠师借助营建宫庙之际,将神话传说和戏曲人物及自然景物组成的纹饰图案装饰在屋顶上,使闽台妈祖宫庙建筑的装饰淋漓尽致地幻化着浪漫而神秘的意象,美化着妈祖宫庙的建筑,使之更富有视觉的审美性。

      不管是表现生活世界的伦理道德反映“尚中道,贵和谐”,或是倡导向上、刚健有为的思想观念,民间美术都以其特有的方式将其表现出来。在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中,壁画是建筑空间构成不可或缺的一个因素,它使妈祖宫庙建筑的精神内涵、实用价值及其品位得以最大程度的提升。出于质朴的思想感情和审美需求,在世代相传中,民间工匠们融合了历史故事和民间传说,加进许多自身的见解和期望,使简练生动的人物造型、充实饱满的构图、红绿青蓝色彩的铺陈营造出妈祖宫庙神圣的氛围,对妈祖信仰的道德教化起着强化和补充作用。闽台妈祖信众把妈祖宫庙的屋顶当成了诠释教义的戏台,或纵情演绎着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忠孝节义和金戈铁马的故事;或倾心幻化出佛境仙界,龙飞凤舞、天衣飞扬和仙乐飘飘的奇境。妈祖宫庙建筑的装饰一般都由信徒许愿望、积功德,出资捐献,这样,他们心里就会多一层保障,多一份安慰,认为冥冥之中的妈祖神灵一定会保佑自己,这也是对妈祖信众现实生活的一种补偿。

      四、结语

      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是妈祖信众集体精神的承载物,是他们向妈祖神灵苦心祝祷祈愿,获得心灵慰藉的手段之一。其中精致多彩的建筑装饰与“尚鬼好巫”的闽台传统文化精神相吻合,散发着浓郁的审美情趣和缜密的装饰特色,是妈祖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闽台妈祖宫庙建筑装饰把妈祖民众们淳朴浪漫的情怀毫无掩饰地加以宣泄释放,它犹如一曲浓情厚意的音乐,寄托着信众对妈祖神灵无限虔诚的心愿,对美好理想的向往和追求。文/柯立红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