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酱油趣谈

    酱油趣谈

      网络上曾经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某电视台记者随机采访一位过路市民,问道:你对某某明星有什么看法?这位市民回答说:关我什么事,我出来打酱油的!就这么一句话在网络间迅速传播,“打酱油”成了当年十大网络流行语之一。

      一句网络语,让我想起许多酱油趣事。比如,莆田话打酱油就很有意思,买酱油不叫“打”,而是称做“探”(方言谐音)。其实这个“探”字用的还是很巧妙。当你来到酱油店,营业员总是麻利地接过瓶子,套上漏斗,然后抄起一种竖着长柄的竹筒勺子,“咕咚”一声探入酱油缸内,再提起来对着漏斗把酱油灌进瓶子去,这个用勺子把酱油舀起的动作,就叫做“探”。不仅酱油是“探”来的,还有“探酒”、“探醋”、“探花生油”,都是用的这个办法。探酱油用的勺子莆田话叫做“油够”(方言谐音),“够”是探油用的一种计量器具,舀满一“够”是酱油半斤,灌满两“够”就是一斤。如今市民买的油酱醋都是超市上精致瓶装,这就让祖辈传下来用“够”探油的土办法,在市场上再也难以见到。

      再说小时候打破酱油瓶的糗事吧。还记得念小学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正在炒菜的母亲发现没了酱油,便递过空瓶子,让我上街探酱油去。当年文献旧街上没几家商店,都可以数得出来:文峰宫百货商店、糖烟酒“三坎拖”、星火照相馆、三开间青果店,接下就是鼓楼酱油店。走进铺子,仅高出柜台半个头的我,踮起脚尖把角票和空瓶子往柜台上一放,叫声“阿姨,探酱油!”系着大围裙的营业员马上就咕嘟、咕嘟给瓶子灌满酱油。提着盛满酱油的瓶子,我一路上蹦跳回家,想不到在文峰宫商场前绊了一脚,呯的一声,手中瓶子滑落在地砸得破碎,棕红色的酱油流满一地。把我吓得大哭起来,是一位路过邻居把我送回家。现在回想起当年糗事,是有点应了“乞无酱,打破盏 ”这句莆田俗语。

      两年后,母亲把我送到乡下外婆家继续念小学。外婆家就在黄石文庙附近。与外婆家相邻的是个老字号酱园(即酱油厂),每当走进外婆老屋,就会有一股沁入心脾的香味扑面而来,那是酿造豆酱的芳味在四处飘逸。

      酱园和外婆家后院仅隔一堵墙,童年的我经常顺着梯子爬上墙头,看着院那边烈日下的工人们,个个赤膊上阵淘大豆,晒豆豉。摆满大院的一行行球状水缸,远望去就像一个个头戴钢盔的列队士兵。外婆说过,酿造豆酱很复杂,得把大豆浸泡煮烂,放进密室发酵,数天后装入木桶撒盐密封,再经过酿制滤出酱油,最后经太阳暴晒方可食用。酱油富含营养,会滋生大量蛆虫爬满水缸,引得成群麻雀飞来啄食。因此外婆家的屋檐上天天落满叽叽叫的小麻雀。有句话叫做眼不见为净,尽管酱油缸里爬满蠕动的虫蛆,没见过酱油生蛆的人,吃起酱油来依然美味十足。

      作为前店后坊的酱园,临街的店铺很宽敞,铺里放着一排高大的橱窗和柜台,透过明亮玻璃,可以看到橱窗里摆满各种美味酱菜,有面筋、黑姜、酱瓜、酱萝卜、大头菜。酱菜的加工又是一番功夫,先把切成片的菜头晒干踩烂,再用酱油腌制一段时间后,就成美味的酱料。酱园还加工一种很特别的酱料,其原料不用蔬菜,而是海里的一种蛤类,用酱油腌制出来的蛤叫“乌蛤”,味道鲜美,闻之开胃,虽然价格比酱瓜高出许多,买的顾客还是不少。记得酱园有个叫咪咪的老工人,特别喜欢孩子。轮到他站柜台,都会招呼我过去玩,有时候外婆拿个小碗叫我买酱料,要是碰上咪咪站柜台,花五分钱都会给我装上满满一碗酱瓜,让外婆欢喜不得了。

      在外婆家读书的那些日子里,每天清晨,舅妈总会煮好一大锅稀粥,然后喊小妹去隔壁酱油店买回一碟酱菜,一家人就着酱菜,喝着稀稀的粥,吃得津津有味。最叫我难忘的是酱油饭,其做法非常简单,给碗里的米饭倒入一点酱油,然后用调羹搅拌好,就是一道很可口的饭菜,在饥肠辘辘前提下,会让你感受美味无穷。如果往烫熟的豆浆米粉倒点酱油,加些油葱之类调味品,经过翻炒后,便是一碗豆浆炒。临近年关的时候,外婆开始磨豆做豆腐,做出的豆腐切成小片,放入油锅炸成热乎乎油豆腐,再摆上一碟酱油,夹起油豆蘸着酱油一口咬下去,香喷喷的美味极了。

      讲到油豆蘸酱油,让我想起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一个笑话。王羲之小时候练字非常刻苦。有一天他在书房聚精会神地习字,连吃饭时间到了都忘记。这时丫环送来他最爱吃的蒜泥和馍馍,放在书桌上催他赶紧吃掉,想不到王羲之练字已经入神,根本不予理会。丫环看着没办法,便回去告诉夫人。当夫人来到书房时,只见王羲之手拿馍馍蘸着墨汁正吃得津津有味,看着儿子满嘴巴的墨汁,夫人禁不住抿嘴一笑。故事中的蒜泥,就是把大蒜捣碎后再浇上酱油醋搅拌而成,这种蒜泥和莆田人吃温汤羊肉蘸的那种“酱油醋”应该差不多。

      过去听舅舅说过,解放前黄石镇原有多家老字号私人酱园,如“德丰”、“东美”、“丰源”等,在解放初期的对私改造中,改制为供销社下属企业,原有雇员转为职工,成了企业主人。酱园酿造的酱油由供销社经销,除了供应本镇乡民之外,还畅销各地。特别是该厂精制的各种酱料,因色味俱佳,鲜美可口,在兴化享有很高美誉。

      与外婆家为邻的酱油厂,后来在商品经济大潮中,被供销社拍卖改造为商品房。古镇上最后一家百年老字号酱园,终于消失在小街深处。但是,外婆邻家曾经飘逸过的酱香,还有旧时那些酱油小吃,至今想起仍然令我回味无穷。  黄劲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