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仙游两名11岁女孩合写童话小说

    仙游两名11岁女孩合写童话小说

    点击查看原图

      温若墨雷(右)和方梓琳

      编者按

      00后都开始写小说了!仙游两位11岁女生合著童话小说的经历,是否让你刮目相看?无独有偶,厦门一位名叫童彦文的9岁小男孩,也因为写诗而引发社会关注。

      小小年纪就能写出小说、创作诗歌,我们在感叹童真的语言传递出的稚气和灵气的同时,不免也会联想到“泯然众人矣”的神通方仲永。

      近期热映的电视剧《虎妈猫爸》让社会对家庭教育问题有所关注。该如何培养和引导孩子的创作才能,避免“伤仲永”的结局?家长应用怎样的教育方式,去呵护孩子的童心和想象力?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信息洪流中,该怎样保护孩子,避免遭受“有毒”信息的侵蚀?

      在六一儿童节来临之际,我们将视角聚焦儿童,邀请到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杨佃青和著名儿童文学家、《装在口袋里的爸爸》作者杨鹏,共同探讨有关儿童成长的话题。

      00后都开始写小说了,当其他孩子还在玩耍,莆田仙游11岁的温若墨雷和方梓琳已经合写出一部两万五千字童话小说了。

      福建省少儿出版社副社长杨佃青读后称,她们是最早的一批文字觉醒者,文字不比年轻作家差,在同龄创作者中属佼佼者。

      而她们的父母看后则都惊呆了,没想到女儿会写出这么长的作品。问及原因,竟是因为好玩。老师则一点都不意外,因为两人的作文常作为范文,老师甚至开玩笑说:“文笔都不如她们。”

      仙游实小两名11岁女生合写童话历险记

      初见温若墨雷和方梓琳,两个短头发的小女生嘻嘻哈哈,玩着这年纪孩子该玩的游戏,如果没看过她们的书,你会觉得,她们与莆田仙游实验小学其他五年级学生没什么区别。

      她们合写的书叫《索菲娅历险记之水晶天使》,全文35节,约两万五千字。

      故事从一个梦境开始,讲一个小女孩索菲亚受到被困的水晶天使云霞嘱托,和魔法师卡利比上路寻找丢失的四颗魔法水晶。一路上,两人经历各种险境,又受到各种朋友帮助,在蜘蛛王朝对抗紫大蜘蛛,到美人鱼王国帮助美人鱼女王打败丑人鱼大军,又在暗影宫殿与黑衣人大战,最后与幽灵王国的千年树精大战,最终寻回水晶,并回家。

      尽管只有11岁,但在两人构造的世界里,情节错综复杂,奇人奇事一件接着一件,且不乏大型的战争场景,热闹又充满了童趣。

      两人从三年级就开始写,为保持神秘两年不让人看

      小小年纪,却写出如此“长篇”童话,温若墨雷和方梓琳的父亲知道后都惊呆了。原来,两人从三年级开始写,到四年级就写完了。但是至今,除了少数几个人知道,她们并未将写小说的事告诉太多人。

      直到最近,温先生看到女儿作品,他都不敢相信:“我女儿竟然写出一本童话,我都不知道!”以前,他总觉得孩子是在写作业,没想到竟是在创作小说。而方梓琳的父亲则至今不知道小说内容,每次他想看,女儿就阻止他,“保持神秘感,才会有惊喜。”

      小女孩为保持神秘用心良苦,但写作动机却很简单,当记者问:“你们为什么想写小说?”她们异口同声地说:“作文好玩啊。”

      作文对她们来说,确实简单,三年级作文字数要求大概在450字左右,但她们每次都轻松完成,甚至超过。她们说,每次老师布置作文时,其他作业就布置得少,这样就有更多时间做其他事情。

      当时,语文老师鼓励班里文笔好的学生,可以试着写小说,一些人开始尝试,温若墨雷找来搭档方梓琳。每天中午一点左右,她们就开始写,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基本上你一章我一章地配合,没想到小说前后逻辑还对得上。

      温若墨雷说,一开始班级还有其他人竞争,但只有她们坚持下来。本来也没考虑要写多长,没想到一写就写这么多。而选择写童话,是因为“童话很好写,随便都可以,现实生活不能随便让一个人飞起来”。

      她们透露说,童话里有些角色就是班级同学,看到记者戴眼镜,方梓琳还说,要在后面故事里把记者写成一个戴眼睛的小管家。

      妈妈说从小就有意识培养,她们还想写续集

      尽管写书让不少人惊讶,但从一年级就教她们语文的王雪梅老师却觉得正常。王老师说,两人从小成绩就非常好,本来语文考到95分就很少见,她们却经常考98分,作文基本只扣0.5分、1分(没有满分)。

      两人作文还经常成为范文,王老师甚至开玩笑地说:“文笔都不如她们。”对她们的行为也很欣赏,希望她们继续写下去。

      小女孩的妈妈则说,从小就有意识地培养女儿阅读习惯,在妈妈眼里,女儿都是书痴,各自家里两个书橱,满满500多本书都被她们看完了。而且只要有需要,她们就会买书满足女儿的阅读需求。

      温若墨雷的妈妈告诉记者,有一次她在看《狼图腾》,女儿也拿过去看,结果连看了五六遍。本来她以为女儿只是浏览,没想到问女儿基本都记住了。

      因为好玩,温若墨雷和方梓琳还打算继续写续集,她们说,能写多少就写多少,对于未来,她们都希望自己长大后能成为作家。

      小说片段

      第三章 魔法师卡利比

      “哈哈!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传进索菲娅的耳朵。她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原来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正抱着秀云玩呢。秀云可开心了,一会儿喵喵叫,向女孩撒娇;一会儿和女孩额头顶牛;一会儿用前爪和女子的手掌推来推去。

      这位戴着星星花纹帽的女孩发现了索菲娅,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而是不慌不忙地把秀云塞回索菲娅的怀里,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土。

      “我是一个魔法师,叫卡利比”,没等索菲娅开口,女孩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她指着自己身旁的两朵白云,骄傲地说:“这是我的白云精灵沙皮和沙婉凝,沙皮是木性的,沙婉凝是冰性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索菲娅。”索菲娅抱着秀云,大方地说。

      两个女孩像老朋友似的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天来,秀云不时喵喵乱叫,似乎也要参加聊天会。

      “轰隆隆!”“轰隆隆!”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巨响。卡利比像受了惊似的跳了起来,不安地说:“糟糕,紫大蜘蛛又来捣乱魔法学校了!唔,索菲娅,你坐上沙婉凝,快点!”

      说着卡利比快速地坐上沙皮。索菲娅从卡利比忐忑不安的心情和着急的口气中知道要发生大事了!她一秒钟也不敢耽误,手忙脚乱地爬上沙婉凝,飞向魔法学校。

      名家点评

      她们是最早的一批文字觉醒者

      福建省少儿出版社副社长杨佃青看过两个小女孩的作品后说,像这样写作的孩子每个班都有几个,因为现在孩子接触到的媒体比较多样,对他们影响非常大,很容易模仿、借鉴。这时写出来的作品特点就跟看过的影视背景相似,人物也差不多,基本是一个模式。属于同人小说作品,原创的东西较少。

      她们属于最早的一批文字觉醒者,对写作有天赋,两位小作者的作品,单纯从语言文字看,并不比年轻作家差,寥寥数笔就能把环境描写跟心理描写结合到一起不容易。

      即使是同人作品,也非常棒,在同龄创作者中也算是佼佼者,值得鼓励培养。

      (编者注:同人小说(FANFICTION)指的是利用原有的漫画、动画、小说、影视作品中的人物角色、故事情节或背景设定等元素进行的二次创作小说。)

      她们将童话的奇幻特征发挥得淋漓尽致

      麦克斯·吕蒂说:“童话是缩小的宇宙。”一个个仪态万方的童话犹如一滴滴晶莹剔透的露珠,映射着婀娜多姿的大千世界。那里,集纳着人世,特别是儿童的游戏、梦想、欢乐、忧伤、忠诚、背叛、爱与不爱、困阻、成长、游历、家园。好的童话故事,是贴着大地诗意翱翔的。过于粘附现实,易流于滞重,失却逍遥与空灵;无视现实,云端乱窜,难免失重,近似痴人呓语。在最醇厚的故事里,人与自然共在,人与自我共在,而非割裂阻断。可以说,越是粗鄙当道,越是需要诗性制衡。

      《索菲亚历险记之水晶天使》具备了好童话的基本要素,小作者想象力非常丰富,奇人奇事令人目不暇接。将童话的奇幻特征发挥得淋漓尽致,只是诗性的东西偏少。作者可能非常喜欢《爱丽丝梦游仙境》一类的热闹童话。尽管故事及其内涵,算不上那么圆熟深刻。但考虑作者的年龄阅历,又何必苛求。

      游历——成长,故事的原型是寻找圣杯,当然在《索菲亚历险记之水晶天使》中就是寻找水晶。

      从更深层次的角度而言,游历也算是旅行。旅行从来不是一个地理概念,而是为了习得一个看待实物的新方法。

      假如这一点在故事中有进一步开掘,那么故事的品位与内涵定会更上一层楼。

      ——闽南师范大学文学院从事童话研究的学者王念灿

      A 孩子的想法有时比成人更强大

      访谈嘉宾 杨鹏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我国首位迪斯尼签约作家,曾3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代表作《装在口袋里的爸爸》等

      孩子也要多读科幻小说、科学书、游戏书……

      问:多年来您一直在提倡保卫孩子的想象力。该从哪些方面培养和保护孩子的想象力?

      答:要培养和保护孩子的想象力,从家长的角度,首先要尊重孩子,你要明白你的孩子在某种程度上不比你差,甚至比你更强大——他们更纯洁、更无私、更有爱心、更有创意、更有学习能力、懂的东西比你多得多……你不要因为你比他们个子高、更有力气、更世俗,就不尊重他们的想法——尤其是在你听来胡说八道的想法,没准那些想法中蕴含着一些天才的创意呢。

      从孩子的角度,首先要多阅读,多读一些好书,另外,不能只读文学书,还要多读科幻小说、科学书、历史书、思维训练的书和游戏书……其次,要多思考,要有一颗善于观察、与人为善、能换位思考的灵动的心灵,要养成直击本质、又无拘无束的思维习惯。束缚我们想象力的是我们思想中的篱藩,思想里的篱藩越少越好,思想越天马行空越好。

      作文和创作是两种不同的能力,不能被作文的套路“洗脑”

      问:应试教育体制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学生的想象力,对于有创作热情的孩子,该在怎样的应试教育的背景下激发创作的才能?

      答:作文和创作是两种不同的能力,学生要学会按考试的要求写作文,但也不能被作文的套路“洗脑”。要保持两者的“平衡”,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认为我们一定要告诉孩子,有些文章是专门写给考官看的,这一类的文章就是作文,你要按照老师教你的那些套路来写,你也不能离题,不能把议论文写成记叙文,写作的技法也不能太夸张,太离经叛道,你把它当成证明题、应用题一类的东西就可以,是用来挣考试的考分的。

      但是,有些文章,是为你自己、为你的读者、为未来、为创造、为表达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等而创作的,这一类的文章就是创作,它必须真诚、大胆、有创意、有深度、有正义感和与众不同。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被套路化的作文“洗脑”。

      迪斯尼动画连剑的长度都有严格把控,而且剑头是圆的

      问:您的《功夫米老鼠》丛书是迪斯尼第一套由中国作家原创的作品,您作为我国首位与迪斯尼签约的作家,您认为迪斯尼有哪些操作原则值得借鉴?

      答:他们成熟的品牌运作经验、严谨的做事方式、读者本位的创作机制、市场化的营销方式、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自成逻辑的创作体系、对人才和能力的尊重等等,都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迪斯尼动画有不能变动的原则,比如好朋友绝不能反目成仇。我当时写了米老鼠在中国的故事,其中就写了高飞狗变坏了,要去追杀米老鼠,迪斯尼不能容忍,就把这个故事拿下了。迪斯尼对血腥、暴力的场景也控制很严,比如我写了米老鼠到武当山学习剑术,迪斯尼就严格把控了图画中剑的长度,最后画出来就只有一把匕首长,而且剑头是圆的。他们还要求角色都不能死,也不能有鲜血淋漓的场景描写。

      阅读书单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能力找到所需要的书

      问:社会也十分关注青少年的阅读问题。您认为,该如何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面对日益丰富的童书市场,童书质量良莠不齐,该怎么让孩子认识到哪些是好书?

      答: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认为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首先要让孩子体验到阅读的快乐——这种快乐是世间其他所有的快乐都无法与之相比拟的,通过阅读,我们能够进入到另一个奇妙但又美好的精神世界中,然后,要让他们懂得自己需要从书中获得什么,是知识,还是共鸣,还是体验,或者其他。然后,根据自己的需要,去寻找好书,而不是人云亦云,盲目跟风。

      之后,就是培养他们阅读的品位,能分辨什么是好书,什么是坏书,什么是庸书,有自己的判断。还有,一定要培养他们特立独行的思想,我说的特立独行,不一定是日常生活中哗众取宠的标新立异,而是不媚俗、不跟风、有原则的独立思考和观察事物的能力。

      因此,在我看来,市场上充斥的各种阅读书单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一位读者,他们有能力找到他们所需要的、能够提升他们的能力、人格和精神的书! 东快记者林鹏浩

      B 严格规定年龄的分级阅读是假概念

      访谈嘉宾 杨佃青

      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

      在孩子的成长阶段,优质的精神参照物不能缺位

      问:近年来,少儿图书市场蓬勃发展,面对纷杂的童书市场,您认为,该怎么为孩子选择好的读物?

      答:在孩子的成长阶段,优质的精神参照物不能缺位。什么是优质的精神参照物?成人主流社会的标准,就是经典,好东西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主流社会对通俗文学是非常贬斥的。通俗文学中的确有许多迎合读者口味的东西,但也暗含了很多新鲜的美学信息,历史上的很多经典就是从通俗文学演化而来的。

      在多媒体的时代,孩子们接触信息的渠道非常之多,他们不看经典,就爱看动画片,或者上网看网络小说,这个时候该怎么办?

      我觉得,孩子是否喜欢是很重要的,要让孩子有权利看他们喜欢的东西,家长们不要过多干涉。反过来讲,家长的介入又是非常重要的,这种介入,不是横加干涉,不是用自己的喜好来决定孩子读什么,家长应该起到引导和把关的作用。

      引导是什么?我觉得这是好东西,孩子读了肯定受益无穷,但孩子不喜欢。这时候,家长应该想各种各样的方法去吸引孩子,让孩子体会到这是好的。这其中的方法有很多,有的有效有的无效,但是家长必须尝试。举个例子,很多儿童文学名著,特别是名著类的,迪斯尼都有翻拍成动画片、童话剧,先让孩子看动画片,他们喜欢了,有兴趣了,就可能去看原著。

      除了引导,成人还要把关。现在的书确实太多了,出版基本没有门槛,我们的出版物中确确实实有一些垃圾,有的对孩子的成长说不定就是有害的。另外,有些书可能是好书,但是不适合孩子在这个年龄段阅读。老师和家长能不能先了解一下,看看孩子喜欢看的书有没有“毒点”,比如黄赌毒、暴力血腥……小小年纪就看这种书,肯定是不合适的,老师和家长要起到守门员的作用,过滤这些有害的东西。

      现在的分级阅读,有些急功近利的商业炒作的味道

      问:很多时候家长一进到书店,会先问:“我的孩子5岁,应该让他读什么样的书?”这里涉及到分级阅读的问题,您认为,社会是否有必要推广少儿图书分级阅读?

      答:我国分级阅读的概念主要是由出版商炒作起来的,现在的分级阅读,有些急功近利的商业炒作的味道,成为一种把书推销进校园的噱头。

      儿童阅读,严格意义上的分级是不存在的。儿童文学理论家班马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儿童反儿童化”理论和“小人读大书”的现象,这是一个非常著名的论点。

      小时候我们经常会碰到这种状况,小学时就抱着《三国演义》《水浒传》这些大部头来啃,看不懂没关系,囫囵吞枣,有时候甚至是跳着读的,在阅读中寻找好看的故事,不在意细节。这种现象,我们可能也可以叫做“提前阅读”现象。

      到了一定年龄,孩子对那些幼稚的东西会很排斥、很反感,有时候甚至拒绝别人把他跟适合他这个年龄阅读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小学阶段的这种现象还不是太明显,小学六年级和初一是一个很明显的分界点。我们经常去书店做阅读活动,在书店我们经常会看到这种情况,一群初一初二的学生,大家结伙去书店买书,几个人推着一个人说,你到哪个童书的书柜里去买书吧,被推的那个人会非常窘迫。他们会把看童书当成一种羞辱。六年级的学生和初一的学生,在生理上有什么区别?没太大区别,但心理上有巨大的区别。“我不是小孩,我已经长大了”——他们会有这种感觉。

      严格规定哪个年级哪个学期读哪些书,这不是扯淡吗?

      问:您认为怎样的分级是更为科学的分级阅读?

      答:孩子中存在的这种“小人读大书”的现象说明,没有哪本书就一定只适合哪个年龄段的孩子读。从这个意义上讲,分级阅读的概念是假的、虚的,特别是我们现在提倡的严格规定年龄的分级阅读,就是个假概念。但确确实实,每个年龄段的孩子的心理和生理,的确存在不同的规律和特点。

      分级阅读确实有自己的依据,关键看分级的专家是不是真的专业,是不是真的了解孩子,是不是真的了解这个作品。我们目前还缺乏科学的分级依据,特别是分级被书商操纵后,更是有问题的,它会严格规定哪个年级哪个学期读哪些书,这不是扯淡吗?

      分级阅读,要有科学的、心理的、关于成长规律的严格依据,不是我规定你几岁读什么就读什么,这是不对的。

      真正的分级阅读,要借鉴影视的分级经验,像影视一样分级,我不规定你在这个阶段一定要读这些书,而是规定你在这个年龄段之前,不能读哪些书,或者这些书多少岁之前不要去读。分级阅读的概念应该是用来指导家长的。东快记者 叶佐温 文/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