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见证行业变迁:修表匠记忆中的时间轴

    见证行业变迁:修表匠记忆中的时间轴

    点击查看原图

    吴国钦正在给顾客修理手表。

      曾经走在大街上,很容易看到摆着各种款式的石英表的修理摊位。如今,行走在城市之中,穿梭在小巷里,却再难发现这样的摊位。这天,我终于在市区十字街找到了一名修表匠。

      一把竹椅,一方尺寸之地,沉淀着属于过去的记忆,述说着曾经属于他们的辉煌。

      “这里面的小碎钻,我一起取出来了,以后表芯不会再被卡住了。”看着修表匠吴国钦一边熟练地将放大镜套入眼皮,一边用镊子小心地将表芯里的装饰品取出。在他手中,鼓捣了几下,不一会,“罢工”的手表就正常运转起来。

      作为一名有着近40年修理经验的修表匠,大多数的表只要过一下手,他就能找到症状所在。

      放大镜、镊子、锤子、剪刀、尖嘴钳、螺丝刀……看着他身前抽屉里琳琅满目的各类工具,我完全不知道这些工具是如何用于修理手表的,真可谓“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用不到的”。

      今年55岁的吴国钦,是新度镇郑坂村人。1979年,没考上大学的他,在当时位于市区的一家钟表社当起了一名学徒。经过10个月的学习,他终于出师,自立门户。

      说起吴国钦如今的职业,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故事。1978年,还在学校准备高考的他,有一块中山牌的石英手表。有次手表的表扣坏了,他专门到钟表社修理。当时修表师傅要他支付1元钱的费用,他觉得太贵,毕竟那会一个水泥小工一天的工资只有7毛钱,而只是简单地修下表扣却开了那么高的价,让他难以接受。虽然最后还是以8毛钱付了费,但他还是有点不甘。为此,临走之前,他对给他修手表的师傅说了一句话:“如果我没考上大学,一定去学修理手表,且技术必定会超过你。”

      “当年那个给我修手表的老师傅还在,如今倒是常来我这聊聊天。”对于吴国钦来说,当时说那句话,虽然置气的成分多些,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会,手表很是流行,因此当修表匠算是一份有前途的工作,也是非常受欢迎的手艺。只是没想到当时一时说的气话,冥冥之中竟决定了他这一生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的职业。同样,也正因了那一分年少轻狂,与不服输的劲,才支撑着他走过那段艰辛的学徒之路,以及如今的风风雨雨。

      我站在旁边看着吴国钦戴着放大镜修理手表,对于那小小的圆筒好奇不已。在吴国钦的帮助下,我小心翼翼地戴起这个小巧的放大镜,刚戴上,只觉得眼前一片晕眩,哪怕闭上会眼睛再睁开,仍不能缓解不适,反而更看不清面前的东西。待适应了一点后,我看着在放大镜下,即使明显清晰数倍仍细小的游丝,只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刚开始的时候,不习惯、不熟练,练着练着,把眼睛都练肿了。”回想起刚到钟表社学习的日子,吴国钦至今记忆犹新。他说,那是所有初学学徒最艰辛的日子,一只眼睛戴着比眼球大点的放大镜,一边用镊子将比发丝还细的游丝一圈圈均匀平衡地绕成圈。刚开始,由于一边眼睛戴着放大镜,视线不协调,头晕外加手抖,一天都要练个几十遍。如今,即使将放大镜戴一天,他也没什么感觉,像是原来就长在他身上的一样。

      如今30多年过去了,那些记忆已经慢慢远去。这些年,除了练就了一门好手艺外,对他来说,最骄傲的莫过于亲手做零件这一门绝活。“别的不说,在莆田,估计也就剩下我还会自己做零件了。”吴国钦一脸得意地告诉我,做学徒的时候,除了缠游丝,自己动手做零件也是必修课。当时条件不怎么好,很多零件都没有地方买,所以只能自己做,比如自来杆、摆轮等,这些都是小意思。哪怕是现在,有些老点的手表即使送回厂家估计也没有匹配的零件,这时他这手绝活就派上用场了。

      虽然他现在在市区摆摊,但还是每天骑摩托回家,像所有的上班族一样,每天8点多开工,下午6点多收工。

      对于未来,他没什么大的计划,一切顺其自然,等到做不动了就退休,回家安享晚年。他也知道,曾经的“香馍馍”在如今的年轻人眼中,没什么前途,没人愿意学。对此,他也不会太介怀,只是有点遗憾,不能将这一门老技艺传承下去。 (湄洲日报记者 戴立钦)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