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慈孝进士黄庆云与霞楼村的由来

    慈孝进士黄庆云与霞楼村的由来

      仙游县的园庄镇,旧称慈孝里,这个典故与清朝雍八年(1730年)园庄出了一个进士名叫黄庆云的有关。枫亭的东宅、下社、山头、溪南、溪北等五个村,当时也归慈孝里管辖,旧称“外慈”。

      清朝雍正年间仙游园庄霞山村庄的黄丰来,妻郑氏,娘家是园庄大埔城寨里。在黄丰来的妻子郑氏怀有七八月身孕时,郑员外怕女儿在夫家忙碌劳累,就叫女儿到娘家去休息调养。一天晚上,郑小姐忽然腹痛临盆,就在娘家生下一个男孩,分娩孩子一落地,一个丫头就向员外报喜,忽然另一个丫头又来禀报:“员外,今晚小姐婴儿一落地,有人听见那边祠堂脊头梁杉就有巨响声,杉木裂痕将要断了。”员外惊问:“真有这事?”丫头说:“是真的啦,乡里人议论纷纷,肯定有外村人在这里出生婴儿,都说郑氏宗族的风水会被婴儿给拖去,族长派人四处巡查了解。”郑员外听丫头这么说会出大事,急得团团转。一时想不出好办法,员外的媳妇听闻沉思片刻,就说:“太翁不必惊慌,你可轿备一顶,自有办法排解避过难关。员外的媳妇见轿抬到内厅,就对轿夫说:“小姐正在换衣服,你们男人在此不方便,暂到外厅等候。准备妥当我再呼叫你们。”那两个轿夫前脚一走,员外的媳妇马上叫郑小姐坐进轿里,将刚出生的男孩包好,放在小姐衣裙下遮好藏密,还将自己的孩子交给郑小姐抱。办理妥当后就叫来轿夫说:“小姐患有急病立刻要去城关医治,我随去服伺。”于是,郑员外的媳妇就叫轿夫起轿启程。抬轿出寨门时,有两个庄丁拦住盘问。问“轿里什么人,连夜要抬去哪里?”员外媳妇回说:“我家小姐身患急病,要送去城关延医诊治。”庄丁又问“得什么病这样急,要连夜赶路?”员外媳妇应道“伤寒吐泻不止。”这时,轿里婴儿哭了几声,引起庄丁的怀疑。庄丁问“小姐吐泻不止要去城关调治,为什么轿里有婴儿啼哭声?”员外媳妇淡定地说:“那是我儿子的哭声,我随去服伺小姐,小孩未断奶,当然要都带去,夜晚风冷轿里暖和,放给小姐抱,这难道不行吗?”说罢就随手掀起轿门的布帘,“不相信,你们自己看!”庄丁探头往轿里一看,说:“不错,不错,果然是郑家小公子,去!去!”就这样,郑小姐刚生下的男孩子藏在轿里,瞒过了庄丁出了村庄寨门,连夜护送郑小姐回到霞山夫家。再说第二天早上,霞山黄丰来一家人正为昨夜又添一个男丁而欢喜不胜时,忽然听到有人高声喊道:“恭喜贺喜,贺喜恭喜!”众人抬头一看,有一位道士站在门口,那道士皓首白须,脸却像三岁孩子一样红润。黄丰来一惊,问道:“请问道长,仙乡何处?我家喜从何来,乞道其详。”道人应道:“贫道乃峨嵋山道人,云游到此,观此间霞光闪闪,祥云盖楼,得知施主喜添贵子,这正是:贵人出生郑家村,郑祠断梁黄家养。夜移婴儿双灯引,红霞盖楼祥云悬。”黄丰来听见道长那四句诗句说的与昨夜发生的事一毫无差,更加惊奇信服,忙说:“道长所言不差,我昨夜喜添一子,只是彻夜啼哭不止。”道长随即说道:“可抱来贫道一观。”黄丰来叫人抱出婴儿,道长一看,说:“婴儿天庭广阔,地阁饱满,浓眉大眼,他日必成大器。”黄丰来听道长相卜前程,甚是欢喜,连忙答谢说:“既然如此,愿望道长为小子赐名。”道长略为沉思说:“依贫道之见,此地霞光闪闪,祥云盖楼,从今以后此处乡村就叫‘霞楼村’吧,祥云又是瑞庆征兆,令郎取名叫‘庆云’,”说来也奇。道长话音一落,刚才啼哭不止的婴儿马上就不哭啼。黄丰来甚为欢喜,连说:“号名庆云,庆云好!好啊!咱们从今以后按道长的吩咐,村名改为‘霞楼村’”。从那以后,黄庆云从读书到出仕当官,都是用“庆云”这个名字,“霞楼”这个村名也从那时候开始一直沿用到现在。□王玉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