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妈祖文化功能的转型与开发

    妈祖文化功能的转型与开发

      一、江南沿海地区的妈祖信仰与妈祖文化

      妈祖是一位具有世界影响的女神,据有关资料记载,目前全世界共有妈祖庙上万座,信徒3亿多名,这些数字可以充分看出妈祖信仰的广泛性。中国是妈祖信仰的发源地,在中国的广大土地上,尤其是在沿海地区,都有着妈祖信仰与妈祖文化的流传,而其中又以妈祖的故乡——福建莆田最为集中与深厚。

      江南地区地处长江三角洲东部,东临大海,海岛众多的地域特点,使得这一地区与海洋文化有着密切关系,因此这里的妈祖文化也十分发达。尤其是在地处东南沿海一带的太仓、上海、杭州、宁波、舟山、象山、温岭、玉环、洞头等地,都有着大量的妈祖文化流传。

      据史料记载,江苏太仓的浏河早在北宋宣和年间就已建立了天妃宫,又名“天妃灵慈宫”,俗称“娘娘庙”。该宫始建于北宋宣和五年(公元1123年),元代至正二年(公元1342年)移建于现址。据史料记载:郑和曾七次下西洋,而每次从刘家港出海之前,都要率领船队官兵把天妃宫修葺一新,并在此进香祈求朝拜海神娘娘,祈佑出海平安,场面非常隆重。每次平安归航后,他又要至此朝拜谢神,并供奉船模。有的史料还记载郑和把出使各国带回的西域海棠,大红牡丹、黄蕃薇等植于宫内。特别重要的是,据《通番事迹碑》记载,宣德五年冬郑和奉使第七次下西洋之前亦到此进香朝拜,修建该庙,并将记载七次下西洋经过的《通番事迹碑》立于天妃宫内。因此,江苏太仓浏河天妃宫很可能是江南地区最古老、最负盛名、最具独特历史价值的妈祖庙。

      宁波的天妃宫约始建于宋绍兴二年。据说当时在来远亭北有一名舶舟长叫做沈法询,他在去往海南的路上遇到了狂风,危难时刻,有位女神降于船上,帮助他度过了危难。到了兴化后,他取了炉香向女神祭拜,看到有红光异香满室,于是后来沈法询就把自己的住宅捐为庙宇,又增加了部分官地,捐资募众,创殿庭设像,官府也因此委沈氏世掌天后宫。来远亭是唐宋时期明州港停靠船只的码头,在镇海招宝山一带,朝廷出使、贸易商船都在此停泊,这是宁波建立天妃宫的最早记载。后来的考古调查又不断发现,原镇海县小港竺山、威远城望海楼、郭巨北门村等地共有15处天妃宫,足见历史上妈祖信仰在宁波的兴盛。

      杭州的妈祖信仰也早在宋代时已经形成。杭州的天妃庙最早记载见自宋《梦粱录》,其中说:“顺济天妃庙,在艮山门外,又行祠在城南萧公桥侯潮门外瓶场河下市舶司侧。”萧公桥在今杭州上城区南星桥东北,候潮门则在今杭州望仙桥东南。可见,至迟在南宋时杭州就已有天妃宫了。至清代时,杭州的天妃宫已有三座。一座在武林门内城东北隅,称天后宫。明末天主教入华后曾改为天主教堂,清雍正九年(1731)又重建天妃宫;另一座在吴山三茅观侧,即三仙祠故址。建于南宋,明末重修,清末时毁于兵火,以后成了一座废墟;还有一座在孩儿巷西,傍西牌楼而建。此宫始建于元代,洪武初年重建,清初时又有商人出资修缮。

      上海地区也早在南宋时已有天妃祠祀。据《宋渤记略》记载:“松江郡之上海为祠岁久且圮,宋咸淳中,三山陈珩提举华亭市舶,议徙新之,属其从事费榕经画,礼致道师黄德文奉香火。工垂竟,天台赵维良代领舶务,嗣完之。初,邑豪钱氏尝舍田四十亩,至是,诸君复益田数百亩,里中善士吴梦酉、刘用济、唐时措、时拱各推金帛。自辛未至庚寅,庙成。”[1]据此可知,在陈珩徙址重修之前,上海就已有天妃庙。

      除了一些较为重要的城市与市镇以外,江南沿海地区的许多海岛、渔村中也广为盛行妈祖信仰。例如在浙江温州洞头岛的北沙乡东沙村、洞头乡后垅村、元觉乡状元岙、沙角等地都建有天后宫,其中东沙村天后宫座落在东沙村东面的岙内,面向东沙港,坐北朝南,占地面积400余平方米,木构建筑。清乾隆年间建大殿,面阔11.2米,三开间,总进深为18.6米,依次为山门、天井、两廊、月台、佛殿。大殿前建有戏台,台顶系八角藻井结构,雕梁画栋,巧夺天工,是洞头现存天后宫中最精致的一座。每年农历三月二十三日、九月初九致祭,祭祀活动由首事(头家)组织,有三跪九叩之礼。浙江象山县的洞头岛也有十分兴盛的妈祖信仰活动。据石浦当地传说,这里有一名“如意娘娘”,原是渔山岛上的渔家少女,当她得知出海捕鱼的父亲兄弟和乡亲父老在海上遇难的噩耗后,便奋不顾身冲向大海。后来,姑娘跳海处浮起一段木头,村民便把它雕成一尊佛像,并建起了娘娘庙进行供奉,如意娘娘”也由此成为当地渔民战胜惊涛骇浪的精神力量。 20世纪中叶,石浦一带居民迁移到了台湾台东县富岗新村,如意娘娘塑身也被请走。他们虽然人住在台湾,但与家乡的挚爱亲情却割舍不断。那里的人们现在依然说着石浦话,承袭着石浦渔民的习俗。

      二、江南沿海地区妈祖文化的多种功能及其演变

      由此可见,妈祖信仰在江南沿海地区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与深厚的社会基础,而正是这种悠久的历史传统与深厚的社会基础,导致妈祖信仰逐渐演化成了一种博大精深的妈祖文化,并且衍生出了多种不同特性的文化功能,如宗教祭祀功能、文化娱乐功能、行业联谊功能、文化消费功能等等,而从这些文化功能的存在时间上看,则呈现了一个由古到今逐渐发展演变的过程。

      妈祖文化的核心是妈祖信仰,因此,宗教祭祀功能应该是妈祖文化中最为重要,而且也是最为“正统”的功能表征。这一点,在江南沿海地区的妈祖文化中表现得极为清楚。例如明清时期上海地区民间对妈祖十分崇奉,除了每年要在仲春、仲秋之时举行两次重大的祭祀仪式以外,平时也常常要举行各种形式的祭祀活动。尤其是在航行海上和进出港口之际,礼拜祈祷尤为虔诚。古籍记载云:“凡海船舵楼上,均设有小神龛,龛中除安设天后牌位外,并具备木制之小斤斧锯凿等物,遇海洋中大风浪倾折之际,旧法必先斫断桅木以免招摇,若仓猝间力斫不断,则由舵工向神龛虔诚拈香,然后取出木制之小斤斧,作形式上之斫伐,则其桅自断。此虽迷信不足信,然正可见海洋中崇奉天后之达于极度矣。”[2]旅居上海的王韬也曾记载:“闽、粤海舶,多驶往南洋,较航日本者,利数倍之。舶中敬奉天妃甚至,一有触忤,风涛立至,祈求辄应,捷若影响……海舶抵沪,例必斩牲演剧。香火之盛,甲于一方。”[3] 过去浙江象山县石浦镇一带举行妈祖省亲迎亲仪式时,还要排出由数千人组成的护驾队与仪仗队,例如锣鼓队、抬轿队、舞龙队、舞鱼队等等。大家扶老携幼,手持香烛虔诚地守候在街道两旁,恭迎“如意娘娘”的驾临,并期望如意娘娘保佑两岸人民风调雨顺、吉祥安康。

      古代江南沿海地区的民众之所以热衷于各种祭祀妈祖娘娘的活动,最为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祈求妈祖娘娘保佑规避海上风险。元代宁波天妃庙祭文云:“浙水东郡襟江带海,漕道远涉万里波涛,神妃降鉴丕著宏功,息偃狂飓风,凡扫妖氛,永颂明德,百世扬休。”[4]元代宁波《灵济庙事迹记》亦云:“若海之有护国庇民广济福惠明著天妃是已。我朝疆域极天所覆,地大人众,仰东南之粟以给京师,视汉唐宋为尤重,神谋睿算,创运于海,较循古道功相万也。然以数百万斛委之惊涛骇浪,冥雾飓风,帆樯失利,舟人隳守,危在瞬息。”这些文词非常清楚地表明,当时人们信奉、祭祀妈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当时人们尚未有能力控制海洋,对海洋的变幻莫测感到非常恐惧,对海洋给人们带来的灾难束手无策,于是便只有虔诚地向妈祖娘娘祭祀祈祷,以求佑助。

      妈祖文化的另一种重要功能是文化娱乐。随着历史的发展以及人们对于海洋驾驭能力的提高,妈祖文化中的宗教祭祀意蕴逐渐淡化,而娱乐性、表演性功能则开始逐渐增强,这一点在明清以后江南沿海地区所进行的各种妈祖文化活动中有着鲜明的体现。例如晚清时期,上海城厢中每逢妈祖诞辰时便要举行热闹的灯会和演剧活动,其中又以灯会最为著名。清人毛祥麟《墨余录》中云:“我邑岁于三月二十三日为天后诞辰。先期县官出示,沿街鸣锣,令居民悬灯结彩以祝。前后数日,城外街市盛饰灯彩,自大东门外之大街,直接南门暨小东门外之内小洋行街,及大关南北,绵亘数里,高搭彩棚,灯悬不断。店铺争奇赌胜,陈设商彝、周鼎、秦镜、汉厘。内外通明,遥望如银山火树,兰麝伽南,氤氲馥郁,金吾不禁,彻夜游行。百里外舟楫成集,浦滩上下,舟万计。名班演剧,百技杂陈,笙歌之声,昼夜不歇。十九、二十日灯始齐,至二十四五日止。”[5]这种张灯结彩,争奇斗胜的盛景,正反映了当地人们那种迫切希望文化娱乐的心理需求。《沪城岁时衢歌》中也有诗作吟咏道:“大开灯市六街妍,十日东门沸管弦;村妇新妆忙底事,趁晴齐说到宫前。”[6]除了妈祖诞辰,上海的一些海商之家在平日时也常常要以一些张灯结彩、唱曲演戏的方式来奉祀天后。如嘉庆时人杨光辅作《淞南乐府》中咏沪地风俗诗云:“淞南好,胜地女神栖。池馆莺花归斗姥,江皋风月奉天妃,香火走群黎。”其诗注即称:“天妃宫,背城面浦,海估酬神演剧无虚日。”丁宜福《申江棹歌》中也有诗注称:“顺济祠在上海城东北隅,祀天妃神。海商虔奉特甚,祭赛无虚日。”有意思的是,晚清时上海的天后赛会中还出现了使用西洋乐队的现象,当时,“粤人之经商寓沪者,咸赴天后宫迎神赛会,除旗、锣、扇、伞外,亦用西乐一班随之游行。”[7]十分明显,各种灯会、戏曲、音乐等等的展演活动,名为娱神,实际上却都是为了满足人们自己文化娱乐的需要。

      时至今日,江南沿海地区妈祖文化活动中的娱乐性功能更加鲜明突出,这在近年来当地民间举行的各种妈祖庙会活动中有着大量的表现。例如近10年来浙江省温岭市的一些乡镇中每年都要举行庆祝妈祖寿诞的活动,在这些活动中,宗教祭祀仪式已经不再占据主要地位,而大量的曲艺、戏剧、文化展示则成了其中的主要内容。例如2009年4月18日(农历三月廿三)妈祖1049岁寿诞时,浙江省温岭市石塘镇的桂岙天后宫、东海天后宫、粗沙头妈祖庙等各处妈祖庙分别邀请了绍兴市小百花越剧团、南京越剧团、临海红花越剧团、杨州越剧团等越剧团来石塘演出节目,庆祝妈祖寿诞,祈祝渔业丰收。正所谓“生旦净丑敖广献鱼祝丰收,笙箫鼓乐石塘妈祖庆寿诞”,体现了一派欢快娱乐的景象。

      在江南沿海的一些商业发达的城市中,妈祖文化又具有着一种行业联谊的功能。清代至民国时期,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商业发达,许多商人依靠海路从事经营活动,并在上海、宁波等一些沿海城市中长期客居经商。他们在当地组成了具有同乡会与同业公会性质的会馆组织,并以妈祖作为会馆中的神灵偶像予以供奉。会馆中凡有重要活动,商人们便都要首先在妈祖面前磕头祭拜,以求妈祖的佑助(尤其是在一些由福建、广东籍商人组成的会馆中,大多以妈祖作为供奉对象)。长此以往,妈祖便成了一种联结情感的纽带,通过共同供奉妈祖的活动,可以将一个行业中的人凝聚、团结在一起,藉以起到加强行业竞争力的作用。例如晚清时期,一些在宁波靠海运发财的舶商们纷纷在三江口附近建立了自己的商业会馆和天后宫,当时北号船商建了庆安会馆,而南号船商则比邻兴建了安澜会馆。其中最壮观的要数北洋商舶建造的庆安会馆和天后宫。清道光三十年的春天到咸丰三年,宁波所辖的鄞、镇、慈三邑九户“北号”船商,在董秉遇、冯云祥、苏庆和、费金纶等北号舶商共九家的发起下,共同捐资重修了甬东天后宫和庆安会馆,“费钱十万有奇,户捐者什一,船捐者什九,众力朋举,焕焉作新,牲牢楮帛,崩角恐后”。这个新建成的天后宫临江西向,前殿三,后殿三,前西为宫门,又西为大门,南北为翼楼,北之北为庖厨。宫之基前广六丈,后广十丈,左延三十二丈八尺,右延二十九丈……里面供奉航海保护神妈祖,每逢农历三月二十三妈祖诞辰和九月初九妈祖升天日,一大批航商、渔民便要云集到这里,举行庄重的崇拜祭祀仪式和丰富多彩的民俗表演活动,演戏敬神,歌舞娱乐。通过这种由商人和会馆出面组织的妈祖庙会活动,商人们可以加强联系,沟通感情,以使自己更好地在异地他乡立足生存,谋求发展。

      20世纪80年代以后,我国的妈祖文化中又衍生了一种重要的文化功能——文化消费。所谓文化消费,就是指人们通过一定的有偿交换方式来满足自身某种文化需要的行为,这是当代社会中一种正在日益得到快速发展的重要生活消费形态。在传统社会中,人们的生活消费活动主要是满足最基本的物质生活需要,如解决吃饭、穿衣等等问题。但是到了当代时期,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人们生活消费活动的重点由物质方面转向了文化方面,这就为妈祖文化在当代的文化产业发展创造了极好的机会。在当代社会中,妈祖文化已经不再仅仅是一种宗教信仰,而且也成了一种特殊的消费资源,它可以通过给人以某种文化认知、文化体验、文化享受的方式,来满足人们对于精神文化的诉求,并且从中获得某些经济利益。

      近年来,江南沿海的一些地区已经在这方面作出了某些探索与尝试。例如2000年时,江苏无锡市及滨湖区政府有关部门在太湖之畔的无锡“统一嘉园”中举办了“无锡太湖妈祖文化活动周”活动,此次活动承办方之一的无锡统一嘉园,由民营企业家梁洪青投资2亿元建造,是国内首家免费向台胞开放的主题公园。活动时间为期一周,整个活动的举办得到福建湄洲妈祖祖庙董事会,台湾、香港、澳门以及国内天津、泉州、湖南等地妈祖庙大力支持。其中万众瞩目的“太湖妈祖开光祈福典礼”,成为本次活动中最为精彩的华章,而湄洲祖庙带来的大型妈祖歌舞表演,则营造了幸福吉祥、和平繁荣的氛围,并把妈祖文化的风采展现在了两岸人民和海外侨胞,特别是在上海、江苏、浙江三省市投资、定居的台港澳同胞的面前,为两岸民间经济、科技、教育、文化合作创造了良机。

      在推动妈祖文化产业发展方面成绩更加显著的是江苏南京市。近年来,南京市已经先后举办过几届妈祖文化庙会与妈祖文化民俗节活动,在妈祖文化产业开发的道路上迈出了较大的步伐。例如2008年4月27日,南京首届妈祖文化庙会在南京市静海寺-天妃宫景区开幕。庙会期间,不但举行了公祭妈祖的仪式,而且还组织了各种民俗文艺表演、民间工艺展示、地方特产展销等活动,引来成千上万的本地市民和外地游客前来参观。2009年4月,南京市又在静海寺-天妃宫历史文化景区内举行了第二届南京妈祖文化民俗节活动,除了内外地方特色产品展销、妈祖开光仪式外,本次活动还有8场广场文艺演出,重点突出妈祖文化,打造民俗文化品牌,并以妈祖文化民俗节为平台,进行商贸交流、旅游、参观、购物、休闲等活动。庙会期间,市民不但可以欣赏到安徽凤阳花鼓、云南原生态少数民族歌舞等富有民间特色的戏曲、民俗表演,还可以品尝妈祖糕、妈祖酒等原汁原味的食品,以及来自安徽、青岛等地近百种土特产,为静海寺—天妃宫地区历史文化氛围的聚集,以及带动整个南京市的经济发展和市场繁荣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总之,在江南沿海地区,妈祖文化具有深厚的历史社会基础,随着妈祖文化在江南地区影响的日益扩大,其文化功能也有了不断的延伸与拓展。妈祖文化最为原始的意义是一种宗教信仰行为,但是后来则逐渐衍生出文化娱乐、行业联谊、文化消费等其它功能形态,这是与妈祖文化在不同历史时期中社会生产力的特点,科学技术的水平,以及人们所具有的不同文化心理诉求等一系列因素有着密切关系的。

      三、当前江南妈祖文化产业发展中的问题及其改善措施

      当前,江南沿海地区妈祖文化产业化的进程虽然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推进与发展,但是存在的问题与困难也显而易见。它们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规模狭小。当前江南沿海地区的妈祖文化产业规模大都很小,并没有形成广大深入的社会影响。例如近年来浙江的象山、玉环、洞头等地区都曾举办过一些妈祖文化庙会活动,但是规模不大,投入有限,其参与者也大都是本地的民众,很少外地游客与旅游团队加入。这就使得这些地区的妈祖文化很难向产业化方向推进,也不可能产生较大的社会影响。

      在这方面,澳门的妈祖文化村与福建莆田的妈祖文化产业园建设或许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据有关资料报道,至2007年时,澳门已经建成了一个规模宏大、设施齐全,集宗教、文化、民俗、旅游为一体的大型妈祖文化村工程,村内有妈祖文化博物馆、静院、素食馆,以及闽台澳特色食品区、民间工艺品区等各种景点设施,新建的海滨登山缆车线全长达520米,设有13部4座位的缆车,每小时可载运600人,为海内外游人香客参观叠石塘山顶妈祖神像提供了方便,成为当今世界上一处当之无愧的妈祖旅游文化胜地。而2008年开始创意的福建莆田妈祖文化产业园区,也是这方面的一个典型例证。该园区规划范围包括湄洲岛和妈祖城及周边区域,是福建莆田构筑以妈祖文化为主题的滨海文化旅游度假胜地的重点区域。目前,莆田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这一园区的建设计划,将以妈祖祖庙为核心,逐步建成妈祖城、妈祖文化展览馆、妈祖碑林、世界妈祖信俗博物院、世界妈祖微缩景观公园、天妃故里遗址公园等一系列的大型文化工程,并在此基础上打造妈祖文化产业园。该园区建成后,将积极承接台湾以及国内外其他先进地区旅游业、创意产业、文化产业和新兴服务业转移,形成具有鲜明妈祖特色的文化产业基地,并为临港工业的发展就近提供支持。

      2、业态单一。总的看来,当前江南沿海地区的妈祖文化产业还停留在较为初级的阶段,因此产业形式单一,缺乏丰富的业态支持。现今江南沿海地区的妈祖文化产业,主要还是比较集中在庙会节庆这一个较为单一的领域,而且即使在庙会节庆这个领域中,其内容与形式也不够丰富。

      当前江南沿海地区妈祖文化产业上的这种业态单一的状况,与台湾相比有很大的差距。台湾作为一个与福建相邻的海岛地区,妈祖文化极为盛行,现有妈祖庙3000多座,其中最为著名的有北港朝天宫、大甲镇澜宫、台南大天后宫、高雄朝后宫、南投慈善宫、澎湖天后宫、永和福建宫等。与这种发达的妈祖信仰相对应,台湾的妈祖文化产业在近年来一直处于非常活跃的态势,尤其注重妈祖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其产业业态已经涉及到庙宇、文物、古迹、民俗艺术建筑、音乐、戏剧、舞蹈、演出、展览、讲学、教育、观光等多个领域。例如2008年3月,台中大甲镇澜宫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妈祖创意时装秀活动,其中有多姿多彩的广场艺术、文物展览、马拉松赛国际路跑、糕饼嘉年华会、新娘造型创意比赛等各种创意文化活动,不仅充分显示了当地民众对妈祖的信仰、尊敬与爱戴,而且也显示了地域文化的魅力,具有着经济、文化与城市发展的深远意义。[8]

      3、经营不善。近年来,江南沿海地区有些地方虽然已经迈出了创建妈祖文化产业的步伐,但是由于经营管理不善,因此最后往往总是陷入步履维艰,甚至歇业停产的困境。这方面的经验教训必须引起充分重视。例如2007年时,南京为了弘扬妈祖文化,斥资5000万元人民币重建了天妃宫,政府的高投入以及此宫曾经有过的名声,让人们对它的兴旺充满了期待。重修后的南京天妃宫面貌焕然一新,但是仅仅过了半年,此宫的人气便一路衰落,与半年前刚刚开门迎客时的轰轰烈烈相比,现在的天妃宫可谓是门前冷落车马稀。记者在现场看到,偌大的天妃宫竟只有一间观音庙和一间展览室,其余的房子都是空的。前来这里游玩与参观的人寥寥无几,只有几个老人来这里烧香膜拜。究其原因,除了地理位置相对偏远,参观的内容相对单调以外,困扰天妃宫的主要问题就是管理不善。

      无独有偶的是无锡“统一嘉园”所经营的妈祖文化活动。1999年下半年,无锡的一家文化公司“统一嘉园”在园区中引进了妈祖文化,给长三角附近的台胞提供了一个祭祀妈祖的去处。当时经营者认为,台湾资本正从广东向上海转移,居住上海的台湾同胞已有35万,周边台商投资企业超过2万家,由此建成一个以妈祖文化为主要内容的主题景区应该很有市场。可是事实证明,在开园后的数年间,从上海来无锡统一嘉园参观游览的台湾游客不过1万人。由于妈祖文化发源于福建湄洲岛,具有鲜明的海洋文化的特点,而无锡旅游的重点却是太湖风光,与海洋关系较远,因此让游客专程来到太湖边祭拜台湾妈祖庙,既没有必要,也不合常理。最后,这家公司终于因为经营不善而无法维持,并于2006年被拍卖。这一教训具有十分重要的警醒意义,它充分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有了好的主题与项目,还要善于经营管理,否则就有可能难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很好地生存发展下去。

      由此可见,当前江南沿海地区的妈祖文化产业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发展,但是问题与困难还很多。这就要求我们从更加理性与科学的角度去寻求与探索更好的途径,以使当地正在逐渐形成的妈祖文化产业得到更加良好的发展。其主要的措施包括:

      1、逐渐扩大江南沿海地区妈祖文化产业的规模,形成江南沿海妈祖文化产业带,并和福建、广东、台湾等东南沿海地区结成有关妈祖文化产业的联动关系,联合打造具有更加广阔的产业空间概念的妈祖文化产业圈。

      2、逐渐丰富江南沿海地区妈祖文化产业的业态,逐步开辟妈祖文化旅游、妈祖戏曲曲艺演出、妈祖纪念品展销、妈祖影视、动漫创作等各种文化市场,以增强妈祖文化在江南地区的社会影响,推动妈祖文化在江南地区的产业经济。

      3、逐渐改善江南沿海地区妈祖文化产业的经营管理模式,努力提高妈祖文化产业的创意设计能力,逐步培育妈祖文化产业的市场机制,积极培养与引进相关人才,以增强江南妈祖文化产业的竞争能力。文/蔡丰明

      注释:

      [1]清嘉庆《松江府志》卷18《建置志·坛庙》

      [2] 姚公鹤《上海闲话》23页

      [3] 王韬《瀛溽杂志》卷2

      [4] 《元天历二年九月壬申祭庆元天妃庙文》

      [5] 毛祥麟《墨余录》卷1“灯市”

      [6] 张春华《沪城岁时衢歌》

      [7] 《点石斋画报》辛集九《西乐迎神》

      [8]参见蔡泰山着《探讨妈祖文化资源与创意产业发展》140页,台湾兰台出版社2009年9月版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