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化“腐朽”为神奇——记仙游古画修复专家邱世芳

    化“腐朽”为神奇——记仙游古画修复专家邱世芳

    点击查看原图

    图为邱世芳在修复残破不堪的古画。

      我国书画装裱历史悠久,书画作品自古就有“三分画,七分裱”之说。近些年,随着机器装裱的普及,能够手工装裱、古画修复的裱画师傅越来越少。既能装裱,又会古画修复的更是凤毛麟角,仙游画家邱世芳便是其中一位。

      邱世芳,仙游县游洋人,自幼习画,为闽中画派重要画家。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致力于古画修复开始,他已修复了近百幅古画,其中最早可追溯至明朝。

      一幅残破不堪的古画,经邱世芳修复后,能“化腐朽为神奇”。在他的书房里,笔者看到,修复完毕的清代画家朱子登的《竹林图》修旧如旧,古朴天然,让人很难相信,这是由破损严重的原作修补而成。

      修复古画这一稍显冷门的技艺,对中国画的鉴赏、传承,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历代流传下来的古旧书画很多。我看到这些书画经长期的辗转流传,保存不善或旧或破,非常可惜。仙游气候潮湿,古画保存现状更是令人堪忧。”邱世芳说。他长发盘起,穿着麻布白衬衫,休闲牛仔裤,脚踏布鞋。他坐在自己的住处“芳草堂”里,慢慢地泡着普洱茶,慢条斯理地说话,茶香氤氲上来,飘在沉香炉旁。在这个拥有200多年历史的古民居绣楼里,邱世芳古朴得如一个从古代走来的人。

      “一些破损严重而艺术价值较高的古旧书画,需要经过揭裱和修补,才能还其原貌,重放异彩。”邱世芳说道。

      修复古画极难,极考验定力、眼力、画工和画家的修养。修复过程繁琐,需要经过“洗画心、修补画心、揭画心、补全画心颜色”等程序。这是一个刀尖上、笔尖下“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技艺。

      “修复古画,真是诚惶诚恐,毕恭毕敬。”邱世芳说,第一步需要用刀“挑刮画心”。破损严重的古画,要用鸡毛掸拂去面上浮尘、白花,然后,用刀尖在浮面轻轻挑刮掉蝇屎蟑渍。

      经过闷画心、洗画心后,便是“揭画心。”“揭画心,是揭去画心背面的背纸和托纸,其原则是干干净净地揭去,完完整整地护住画心,也是整个揭裱工作中最重要、最艰难的一道工序。托纸与画心直接粘连,起着保护画心的作用,所以有‘命纸’之称。揭画心的过程,是非常紧张的,极谨慎,极微妙,力道稍微不对,就会伤害古画。”邱世芳告诉笔者。

      接下来,便是“修补画心”。和其他裱画工匠不同,邱世芳本来就是画家,在修补“画心”时,便有他人没有的优势。“很多古画到我手里时,已经残破不堪。行业里,画面30%的破损,就已是极其严重,但我接手了许多画,甚至有70%的破损,整个画面中最核心的部分已经丢失了。”

      曾有收藏家送来著名画家李耕的一幅达摩像,达摩的上半身全部空白,没有任何图片、文字资料记录画作原貌。邱世芳查阅了李耕大量的画作,研究李耕的国画技法,构思了许久,才敢动笔修复。一个月后,修复完毕。达摩神态衣着飘逸,神情傲然,栩栩如生。

      送画的人看到后,说:“哪里是原作,哪里是修复的,都分辨不清楚了。”这是对邱世芳古画修复技艺的最高褒奖。

      “在古画修复中,修补画心时,用的是古墨、古纸,现在已经很难找到。所以,平时要去留心收藏,修复时才能得心应手。”邱世芳说。为了修复古画,他经常煞费苦心去寻找纸、墨。

      最后,要用古墨、古纸托画心、补全画心颜色。“补全画心颜色,简称‘全色’,就是将画心破损部位的颜色,用色、墨将它补好补全,使之与整个画面相协调,恢复原貌。”

      “修复古画,不仅笔墨、技法要与原作相符,而且神韵、风格都要统一,这是最难的。修复时,要把自己隐藏起来,把自己当成原作者,怀着敬意去修复。”邱世芳说。

      通常,一幅古画修复要耗费数月时间。耗时长,工序多,经济收入亦不高,邱世芳做古画修复,全凭对“画”的痴迷。年幼时,为了学画,他从游洋步行十几个小时,到城关买了一部芥子园画谱,从此在家苦练,博采众长,数十年后,自成一体。他修复古画亦如是,“痴迷,以至竭尽所能。”一位朋友评价道。

      只要有朋友送画来修复,邱世芳便会全力以赴。邱世芳的住处“绣楼”,始建于清朝,是莆仙地区唯一保存完整的“小姐楼”,古朴盎然。每日,他便在绣楼上,画画、修复古画,日复一日,坚守着这个古老的传统技艺。 游晓璐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