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光裕坊”:莆田最后一座木牌坊

    “光裕坊”:莆田最后一座木牌坊

      莆田曾是有名的“牌坊之乡”,最鼎盛时,全市多达上百座牌坊,但因各种原因,这些牌坊或毁或拆,如今所剩无几,“光裕坊”也为此成为目前莆田市区仅存的一座木坊古建筑。

      虽然历经风雨侵蚀,但是走近“光裕坊”,人们依然可以依稀看出当年莆田“文献名邦、海滨邹鲁”的文教兴盛气象。

      莆田牌坊最集中的地方莫过于莆田旧十字街一带,当时最典型的有四道石牌坊,这些牌坊雕工精细,所刻人物花鸟虫鱼栩栩如生,是莆田人文历史的生动写照。第一道为“大宗伯”坊,是纪念陈经邦的。大宗伯为礼部尚书的旧称,陈经邦(1537—1616),明代莆田城区庙前人,官至礼部尚书兼大学士,卒赠太子少保。明神宗在东宫为太子时,陈经邦为讲读官,因此乡人俗称他为“国师”。第二道为“燮理元臣”坊,是纪念周如磐的。周如磐,莆田人,明代万历戊戌(1598)进士,以礼部尚书入东阁,晋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卒赠少保,谥“文懿”。东阁,原指宰臣招致贤士之所,周如磐既入东阁,协理国家大事,因称燮理元臣。第三道为“春宫佳客”坊,是为纪念陈经邦的父亲陈言而建,陈经邦既为东宫讲读官,其父自然是东宫的佳客,这里“春宫”即指“东宫”。第四道牌坊为“大司马”坊,是纪念明代兵部尚书邑人郭应聘。大司马即兵部尚书的旧称,掌管军旅事。

      原莆田城北门内,还有“开莆来学”木牌坊一座以及南山广化寺山门前的“倡学闽南”木牌坊一座。这些木牌坊,都是为了纪念郑露、郑淑、郑庄三兄弟,亦称“南湖三先生”而建。他们从永泰迁徙到莆田南山定居,筑“南湖书堂”,时值唐代天宝年间。原来莆田的文化比较落后,经他们努力倡学、办学,使莆田的文化事业欣欣向荣,不仅提高了当时莆田人的学识,而且打下了后来莆田“十室九书堂,龙门半天下”的基础。在莆田县巷两头,曾经也有两座木牌坊,靠文献路为“文献名邦”坊,靠衙后为“壶兰雄邑”坊,这两称誉至今为莆田人所津津乐道,颇具象征意义。

      可惜“文革”期间,牌坊多被拆被毁。莆田现存最古老也是唯一一座牌坊就是位于荔城区金桥巷的“光裕坊”,该牌坊是明朝皇帝为曾任南雄同知的陈盛和广西提学副使陈伯献父子而专门建立的一座木坊。南雄位于广东省东北部山区,地理位置十分偏僻,有“居于五岭之首,为江广之冲”的别称,曾是贬官谪宦流放之所。广西在明代也是一个没有完全开发的地方,但是不管是陈钟,还是陈伯献父子都甘于守着一片穷乡僻壤,为当地百姓作奉献,为此也赢得百姓的爱戴,并受到当时皇帝的注意,决定给他们树立牌坊。

      “光裕坊”有6米多高,宽四五米,层层加高,中间隆起,充分体现了莆田牌坊的艺术风格。令人叫绝的是,整个“光裕坊”除了木柱的基础部分是石制圆础,大部分结构都为木梁结构,虽然经历几百年风雨侵蚀依然保持原有风貌。

      但是目前,这座硕果仅存的“光裕坊”并没有因为特殊的地位而得到应有的照顾,古老的木坊上无数根电线在上面“横七竖八”,除了挂在木梁上的一块已经锈蚀的“金匾”注明“光裕坊”是文物保护单位外,其他的保护设施几乎看不到,不禁让人为这座明代牌坊的命运而担忧。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