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正觉祖师建九座寺

    正觉祖师建九座寺

      仙游凤山九座寺,历史悠久,素有盛名。关于九座寺的由来,仙游民间广泛流传一些正觉祖师建九座寺的神奇故事。

      正觉祖师俗家姓陈名智广,仙游度尾留陂人。生于唐朝元和二年。他幼时生的慈眉善眼,聪明伶俐。但他畏荤,即使是一条青干虾下肚,也会呕吐不止。因此他自小禁荤吃斋。乡里人很觉奇异,认为他与佛祖有缘,佛骨生成,将来必成佛家弟子。

      智广六七岁时,父母相续去世,由他寡居的嫂嫂抚养。智广十三岁这年夏收,他嫂请了几个亲人来帮助收割稻谷,中午时分,众人口渴,就叫智广回家取水。智广回家后,只用读书人写字磨墨的“水滴”瓶,装了一点点水来,他大叫众人快来喝水,众人见他只拿一个水滴瓶,气得都骂这小子不会办事,这么多人要喝水,只带一小滴水瓶,还不够一个人抹嘴唇。他笑着说,保证大家能吃个够。众人不相信,气得仍然下田干活。其中一个实在口渴难当,就接过智广的水滴瓶,仰脖往口里一灌,这就奇了,小瓶里的水不但清甜好喝,还像泉水一样流个不停,他就对大家说:“快来喝,瓶里的水像泉水一样,喝不干。”众人称奇,每人都喝了才信服。等大家都喝足了,智广就把水滴瓶放在田头的山坡上,和大家一起下田干活。这时,一条大蟒蛇从山坡经过,口渴也想喝水滴瓶中的水,它用蛇尾卷起水滴瓶往口里倒水,智广见状,慌忙对乡亲们说:“你们赶快坐进谷桶里,要发大水了!”众人已领教过智广的法力,连忙坐进谷桶里。智广捡起一块石头向蟒蛇掷去,口中骂道:“不得作恶!”只见那石头似一道耀眼的闪电击中蛇头,蟒蛇精受伤,卷起乌云逃走了。但丢下的水瓶口朝下,流出的水如山洪暴发,把这里的田园流的干干净净,那几个乡亲却乘着谷桶,安然无恙漂到下游。从此,这个地方只留下一个山埔,地名一直叫“留埔”。

      智广露了这神异的两手后,离开了家乡,手拿化缘的铁钵,身随黑白二只狗,云游四方。他每逢禅林古刹,必前参佛悟道。到鄂州时,参拜盐官禅师,与他谈经论法。盐官禅师见他佛骨佛相,必结善果,遣他回乡开山建寺,弘扬佛法。他回仙游后,看到度尾坪溪适合建寺,就与财主商量捐献田地,财主问他要多少亩地建寺,他说只需袈裟那么大的地就可,财主满口答应。次日,智广同财主去量地,智广将袈裟向空中一抛,那袈裟在半空悬着也不落下,把太阳遮住,投在递上的影子有几十亩。财主后悔,死活不肯。智广气得收回袈裟,将禅杖在地上捅了三下,说:“坪溪,坪溪,三年水流东,三年水流西!”后来这个地方河床经常改道,田园被淹,财主被报应的一粒田租没收到。智广在度尾找不到建寺的地址,继续往西南方向走去。来到蛇岭山上,见有一条大蟒蛇横在路上,张开血盆大口,伸出信舌,原来这是曾被智广击伤的蟒蛇寻来报仇,智广骂道:“汝这蛇精,不思修性从善,还敢再次残害生灵!”说着举起禅杖向蛇打去,蟒蛇见杖打来,把头高高举起,智广眼明手快,一杖照蛇脖铲去,把蛇头砍下滚进坑里去。这时蛇身向智广扫了过来,又被智广用禅杖砍断,蛇尾飞到东海去,中间一节化为石头留在山路的后面。为了纪念智广斩蛇除害,后人把这条岭叫“蛇岭”。

      智广斩除蛇精后,来到凤山凤顶一个大池潭边,认为这里是建寺的好宝地。只是这潭又深又大,要如何在这建寺呢?一时非常焦急,智广随身的被称为白龙驹和乌龙驹的两只狗,见智广在潭边走来走去,明白主人心意,马上跳进大潭。原来这潭中有两只“落水凤”,于是黑白两只狗与之大战起来。落水凤斗不过,就飞出池潭。说也奇怪,两只凤一飞离池潭,整个大池潭就马上合拢成了陆地,在原来的出水口浮出一座小土墩,现在人称为“浮墩”。那两只凤一飞出水面,就被智广用佛法镇住,变成两座公母凤凰山。智广选择公凤山脚建大雄宝殿,以公凤山作屏障;母凤山脚建“无尘塔”。这样,使两只展翅欲飞的公母凤永远无法飞走。

      建寺的地址有了,但建寺需要大量的木料,智广云游到一财主家,说:“我要建寺,你有无尾杉施舍一些。”财主心想,我山上哪有无尾杉,就答应有无尾杉全献给建寺。智广来到财主山下,衣袖一挥,顿时狂风大作,把整个杉山的杉树都折断了。第二天,财主到杉山一看,非常后悔,就刁难智广,说无尾杉要在一月内砍完,不然就全部收回。智广随口应道:“不用一月,我即时砍完运走!”只见智广衣袖一挥,满山杉树全部倒下,又见智广双眼紧闭,口念咒语,没多久就乌云翻滚,下起了暴雨,把满山的杉木流的一干二净。这些杉木一直流到凤山北面的龙潭后的一个石洞口吐出,再从龙潭底流到九座寺祖师殿大门口埕边水沟底出来,流出来的杉木堆积成山。后来,木匠认为够用了,就喊:“够了,够了!”杉木就不再吐出来了,至今,一株没吐尽的大杉头还露在石洞口里。

      建寺的粮食智广找到一个“小气”的财主化缘,他手拿钵盂对财主说:“你米施舍一些给我。”财主见是一个小钵盂,应该不会装多少米就满口答应,但一斗米倒进去不满,用箩筐挑来倒进去还是不满,财主把家里几谷仓的粮食都倒进去了,还是填不满,财主气得直骂。智广说:“你今天施舍了这么多粮食,建寺足够了,算你做了一件好事,不然你会收到更惨的报应。”智广把这些粮食藏在后山的“米瓮”内,建寺时,小和尚每天到米瓮挑米,米瓮出多少米就挑多少回来,足够当天吃用,寺建完工后,小和尚还是每天来挑米,觉得麻烦。一天,他带着几担箩筐来,想多挑一些米回去,他爬到米瓮上,用一支大树干乱捅,想多出些米,结果米不再流了。如今九座寺后还留下一个石的大米瓮。

      建寺时智广还在寺的东边设一个钱瓮,钱瓮前有一尊手托钱盘的大石人,盘内装着铜钱,领工钱的人每天排队从盆里自己拿钱。贪心的人用两手去捧,一数是十八枚,不贪心的人一抓,一数也是十八枚。至今石钱瓮和石人保存完好。当地因此也流传一句谚语:捧也十八,抓也十八。

      智广在凤山一连建了九座寺后,香火旺盛,僧众曾经发展到五百余人。唐朝光盛二年八月十一日,智广圆寂仙逝,享年八十岁,当地僧众为纪念他的功德,没有火化,用漆把他金身涂起来,供奉在寺内,称为正觉祖师。几十年后,德化县百姓听说正觉祖师神像是肉身,又非常灵验。就设法塑了一尊同样大小的泥塑祖师神像,准备连夜拾来九座寺偷换回去供奉。可是祖师不愿离开他亲手创建的九座寺,拾至半路,祖师的肉身神像就忽然间消失无影无踪了。后来留在九座寺的祖师神像是德化抬来的泥塑神像。到了明朝,户部尚书郑纪要拆的是度尾中岳九座寺,不是凤山九座寺。因郑纪小时在度尾中岳九座寺读书受冤枉偷抓白鸡,曾说过:“我将来如能出仕,定要拆去九座寺,建起孔子学。”因此当郑纪做官回乡时,凤山九座寺的僧人害怕,而先行拆除。当拆到大雄宝殿时,佛祖显灵喊道:“且留一座给我遮头!”众僧惊得不敢再拆了。因此,正觉祖师费尽艰辛建的凤山九座寺也被拆得只剩下一座留存到如今。□王玉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