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妈祖文化在地方公共艺术中的传承与发展

    妈祖文化在地方公共艺术中的传承与发展

      “文化是一种软实力、一种重要的生产资料和战略资本,是能带来效益和新的经济增长点的经营手段。”[1]妈祖文化是福建沿海地区的民间传统文化。近年来,随着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全面建设,它被作为一种产业资源,特别是作为一种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和利用,为莆田及福建经济的产业结构优化和可持续发展开辟了新领域。当人们在艺术领域探讨“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一话题时,妈祖文化如何在全国旅游业及相关文化创意产业如火如荼发展的过程中保持其独特的艺术特色?地方如何能更充分地利用和开发妈祖文化资源为地方经济文化发展做贡献?妈祖文化艺术如何走向世界、走向国际化?本文将从公共艺术的角度,分析妈祖文化与公共艺术的天然联系,依据妈祖文化在现代化发展中内涵的转变,探索出妈祖文化在地方公共艺术中传承与发展的道路。

      一、妈祖文化及其艺术特征

      “灵妃一女子,香瓣起湄洲”这是《妈祖文献资料》中对妈祖出生地的描述。“初,以巫祝为事,能知祸福,既殁,众为之立庙于本屿”北宋廖鹏飞在《圣墩祖庙重建顺济庙记》中概括了妈祖由一巫女成为人人敬仰的海上女神的过程。妈祖,在莆田当地的方言中是娘妈的意思,寓意信仰者对妈祖如同对母亲一样尊敬。古时侯,科技不够发达,沿海居民靠海为生。面对大海的瞬息万变,他们祈求大自然某种神秘力量的保护。妈祖作为巫女,能预知祸福,且能治病救人,解救百姓于海难之中。由于她热心助人、善良勇敢的精神,妈祖得到了人们的尊重和颂扬。时至今日,妈祖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崇拜和敬奉,妈祖精神亦为官方所用。

      妈祖信仰作为一种民俗信仰,是民间文化的一部分。它存在于当地的各个角落。随着福建沿海居民赴海外求生存,妈祖文化也到达彼岸,成为海外华人信奉的主神之一。对妈祖的供奉代表着海外华人对祖国母亲的深切怀念,也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在海外的传承与发展。近年来,随着旅游经济的发展,电视、网络等媒体的传播和推广,其追随者队伍更是空前壮大。在每年春秋妈祖的诞辰、化羽升仙的祭祀上,来自世界各地的妈祖信奉者同聚于莆田湄洲,纪念和颂扬这个拥有高尚灵魂的伟大女神。随着各种民俗活动的展开,妈祖文化特有的艺术特征也引起了各方的关注:富有妈祖故乡地方特色的莆仙戏,“闹妈祖”活动中的妈祖舞“摆棕轿”“耍刀轿”“皂隶摆”,妈祖神像的雕刻、绘画,妈祖宫殿庙宇的建筑,祭典仪式,祭品设计,妈祖服饰,等等,都成为亮点。

      (一)独特的宗教特征

      作为产生于民间的一种信仰文化,妈祖文化不同于佛、道、儒三教,却与之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妈祖文化是佛教文化在中国繁衍的一种变体,同时又吸收了儒、道的文化精华,从宣教和通神的角度,劝导世人与人为善,助人为乐,体现了佛教的普度众生和惩恶扬善,道教的万物相生相克原则和儒家和谐共处的处世原则。传承下来的许多与妈祖文化有关的艺术作品,不管是题材、内容还是表现形式上,都有着鲜明的地方民俗文化特征和浓重的宗教色彩。如清代《天后圣母圣迹图志》、近代《妈祖圣迹图》等,都是以妈祖生平治病救人、解救海难、化羽升仙的事迹为主导,表现妈祖善良、勇敢、正义的人物品格,塑造和美化妈祖了“神”的形象。民间舞蹈“摆棕轿”“耍刀轿”是“闹妈祖”活动中的代表性舞蹈,表演人员由扮成不同神职的乩童、仪队和锣鼓人员等组成。舞蹈以鼓乐为节点,动作强劲有力,场面壮观,极具艺术感染力,而且演员表演技艺水平高超,有的甚至超越年龄界限、超越自我,以一种非我存在——“神”的状态来演绎,达到驱妖避邪、祈盼平安的功能。

      (二)明显的海洋特征

      湄洲人伴海而居,以海为生。长期以来,要克服海岛生活的艰难和出海捕鱼的艰辛,他们由此形成了与困难抗争的刚毅、坚强的性格,追求平安、幸福的美好愿望以及独特的海洋文化艺术审美视野。如妈祖文化中象征妈祖民间原型的湄洲女形象:“帆船头、大海衫、红黑裤子保平安”。又如用于求雨、驱邪、祈求丰收的沿海居民的民间舞蹈“九鲤灯舞”,反映出人们在千年的生活生产劳动中形成的与鱼的渊源和特定环境下传统文化的传承。这些海洋文化题材的艺术表现正是海洋区域民众独特审美的反映,也是他们长期与大海等自然环境斗争而形成的刚毅性格和乐观进取、追求美好生活的人文精神体现。

      二、妈祖文化艺术的公共化倾向

      公共艺术,其英文释义是“artinpublicplaces”(公共场所当中的艺术),泛指一切具有公共性质的艺术。它可以表现为城市公共空间的各种艺术形态:雕塑、景观、建筑、视觉导示等,也可以表现为公众兴办和参与的、公开的表演艺术和其他公开的艺术活动。作为一种“民众所共同享有的”艺术,一种“公共参与”的艺术,它不隶属于任何一种艺术流派或艺术风格,也不是任何一种艺术形式,是与社会公众关系密切的一种存在。

      妈祖文化艺术作为一种反映民俗信仰的艺术,在艺术的表现和实践中,与公共艺术在概念上有许多相似性,形式上也有一种天然的联系。首先,它是处于公共空间的艺术。比如湄洲的妈祖神像,屹立于湄洲之巅,信仰者可自由参拜,自由供奉。其次,它是“民众所享有的”艺术。妈祖是民众共同信仰的一个形象,这个形象具有公共性。如妈祖神像、妈祖庙宇建筑等,是由地方信众共同出资或是某一华侨资助兴建的,不属于任何一个人,而是作为一种公共财产,为地方公众所享有和信奉。再次,妈祖文化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有着广泛的民众基础。它的艺术创作主体是民众,参与者也是民众。如每年在供奉妈祖的村庄里“闹妈祖”的一系列元宵活动,及每次妈祖“出宫”“巡游”“回宫”的庆典仪式及活动等,都是公开的、自愿参与的活动,其组织者和参与者都是民众(信仰者)。这与公共艺术的“公共参与”是一致的。

      但如果据此就将妈祖文化艺术看成是公共艺术,显然是一个误区。虽然它有公共参与的社会基础和公共领域的社会属性,但其艺术精神指向的是神,不是人,与公共艺术的艺术本质和艺术精神相背。同时,也有人认为宗教佛像雕塑也属于公共艺术,如澳门艺术家梁晚年设计制作的妈祖神像和厦门大学教授李维祀设计的妈祖神像。但显然公共艺术与神像雕塑在艺术观念上也存在着差别。神像雕塑作为一种象征性和纪念性的静态艺术形式,在妈祖文化艺术领域具有重要的地位。这种具有灵魂交流和供人瞻仰功用的雕塑,接近人们生活又高于人们的生活,是一种“神”化的艺术形式,是人们精神的一种依托。虽然屹立在许多开放的公共空间,但这些雕塑从形象定位上和塑造上,就是一种象征,一种符号,一种神的化身,不具备我们所理解的公共艺术的时代精神和社会精神。

      然而,在科学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各种文化的传播速度不断加快,特别是旅游行业的发展更是为地方传统文化艺术带来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发展前景,也为地方艺术注入更多的内涵和活力。国内许多地方把地方文化融入旅游产业中。随着当地旅游资源的开发,妈祖文化的文化内涵和社会价值也在发生着改变。2009年5月14日国务院颁布的《关于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若干意见》中指出:把妈祖旅游建设成“我国重要的自然和文化旅游中心”。福建省及莆田市政府按照这个指示,围绕“打造国际知名的旅游目的地”的目标,提出整合滨海旅游、文化旅游和生态旅游为一体的妈祖文化产业园的宏伟蓝图。刘晓春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地方性与公共性》一文中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的“文化”与“遗产”概念所蕴涵的不同的知识形态与呈现方式及其在全球化与民族化中的寓意——在国家语境下就衍生出不同意义与价值,作为“文化”的非物质文化具有地方性,而作为“遗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则被赋予了广泛的公共性。[2]在千年传承中,随着妈祖文化传播的拓展,妈祖神格的升迁,妈祖形象被赋予了不同的内涵,妈祖文化的内容也不断丰富。2010年申请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成功更是把妈祖文化变成一种跨传统、跨地域、跨种族的国际化资源,成为一张活的文化名片为大家所认识和享有,这使妈祖文化具备了更广泛的公共文化的内涵。在某种意义上,它已然悄悄地在改变着“神”的单一形象,而以更多元化的姿态进入人们的生活。所以在艺术形象的塑造上,我们也必须把握好时机,从公共艺术———这种最贴近我们生活的艺术角度去开发、挖掘和塑造妈祖深入人心的艺术形象,展现妈祖文化的深远影响力,为海洋文化注入更新、更丰富的内容。

      三、打造公共艺术化的妈祖文化

      (一)妈祖文化的地域特征是公共艺术发展的基础

      公共艺术的时代精神和社会精神赋予了公共艺术独特的艺术特征,而地域性特征又赋予了公共艺术独特的艺术魅力。因为公共艺术作品放置于“公共空间”中,“公共空间”是个特定的区域,每个区域都有其历史、人文、地理、经济等独特性,而这些必然会造成该区域特有的文化氛围和艺术气氛。所以当我们在这个特定区域中进行艺术创作,我们不仅要了解该区域的历史、地理、文化、经济等各种信息,还要考虑艺术作品如何融入该区域或是提升该空间的艺术氛围以体现其公共性。公共艺术作品与公共空间紧密相连,它不仅体现着该空间环境特有的人文信息和人文精神,也体现着该区域民众的审美精神和价值取向。莆田作为一个海滨城市,其本身就有明显的海洋地域特征,莆田湄洲作为妈祖文化的发源地,其浓厚的宗教氛围也是形成妈祖文化宗教特征的直接因素。把妈祖文化放在地方公共艺术中进行研究和创作,正是天作之合。

      (二)妈祖题材是地方公共艺术的创作源泉

      妈祖文化经过千年的传承,妈祖题材本身就有着明显的民间艺术的特征,能为公共艺术创作提供大量的视觉语言,对地方公共艺术的发展有很大的启发意义。妈祖题材在表现形式上和劳动人民的生活习俗分不开。比如公共艺术作品《鲤舞》正是借助了体现妈祖故乡妇女勇敢、善良、勤劳的湄洲女形象,结合传统的民俗题材“九鲤舞灯”进行艺术的提炼和再创作。将这种多样化的、体现美好愿望的题材在公共艺术中应用现代的手法进行表现和传承,不仅体现了劳动人民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愿望,表现了他们克服困难的坚强意志,也赋予妈祖文化以时代特征和时代精神,具有很好的传承价值。

      (三)基于妈祖文化的地方公共艺术创作方向

      一般而言,公共艺术是指存在于“公共空间”中的艺术。按照安切雷斯·施耐德等人的理论,公共空间划分为物理的公共空间、社会的公共空间以及象征性的公共空间等几个层次。“物理的空间”即是关注它的材料的存在,具体可以理解为城市公共空间的艺术设计,如:街道、广场、公园、海滩等公众休闲娱乐的场所;“社会的公共空间”关注的是在空间内部规范和社会的关系,如餐馆、酒吧、咖啡屋等社会公共空间和报纸、互联网等社会公共媒体空间;“象征性的公共空间”则是较特殊的一种,是“通过规范和人们的集体记忆来完成的”“是一种短期的生存经历,而且限于某一类人群”,关注的是纪念和地方的“气氛”。[3]具体表现为史前岩画、雕刻、宗教艺术、陵墓艺术等。需要指出的是,公共艺术中公共空间的“公共性”是相对的。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不同的政治背景下,其所包含的内容是不一样的,是可转换的。

      公共艺术的三个层次空间为我们的设计指明了方向,但其公共空间公共性的可变性,特别是社会的和象征性的公共空间的可变性,也对我们的设计产生一定的影响。因此,在莆田市政府为打造妈祖文化产业园而开展的系列文化工程建设和推广活动基础上,笔者提出,从公共空间入手,以妈祖文化的特色元素作为设计的视觉语言,进行莆田地方公共艺术创作,来实现提升地方形象的目标。

      第一,从公共标识、公共导视、公共色彩入手,来提升整个城市的艺术形象和妈祖文化氛围。我们首先从图形图像、色彩、文字等视觉要素着手,对能再现妈祖文化的内容进行提取和设计,创造出一个富有时代感的公共化形象,再结合各要素进行编排设计,把它应用在街道、广场、停靠站、公园等公共空间中。如我们可以对妈祖文化中的象征色彩———红、蓝、黑进行塑造。蓝色象征海洋,红色象征吉祥,黑色象征思念。将这些具有象征意义的色彩作为城市公共色彩,应用在公共标识、公共导视、公共交通工具、公共建筑外观等城市公共空间的艺术设计上,不仅可以赋予整个空间鲜明的妈祖文化特征,同时还可以统一空间形象,提升整个空间的视觉效果和文化品位。

      第二,从公共装饰、公共雕塑、公共建筑等入手,把妈祖文化题材进行艺术的分解和再构造,从妈祖题材的地域性入手,结合民间民俗题材,多角度地再现妈祖文化的海洋性特征和民俗题材的民间性。如可把妈祖海难救助、斩妖除魔等一些体现其神威的题材进行艺术再造,并置于公共空间环境中。闽江边的闽水园,便是把体现福州历史变迁的一些文化题材以浮雕的形式铺陈开来,为我们展现了福州的沧桑。此外,也可建构具有妈祖特色的交通工具,如渡轮。船身仿清代战舰造型而建,船上主体采用体现妈祖文化的建筑风格,船体颜色以红色为主,屏风、雕梁绘上反映妈祖事迹的画,营造浓重的妈祖文化气氛。在碧涛千倾的海面上,既醒目美观,又能从心理上满足人们祈求妈祖保驾护航的愿望。

      第三,从妈祖阁、博物馆、纪念馆、文化公园等公共空间入手,营造区域公共空间内浓厚的妈祖宗教氛围。同时,在满足人们宗教信仰的基础上,扩大这种空间的附加功能,整合各种可开发的资源,以生活品质、休闲娱乐为出发点,为民造福,与民互动。使妈祖更贴近民众生活,更深入民心。如上海松江的天后宫文化园区,把宽敞且景致优美的周边环境开发成妈祖文化园区,既适合旅游观光,又能给民众休闲娱乐。

      第四,从社会公共媒体如报纸、电视、网络等入手,丰富公共艺术内容,加强与民众互动,扩大妈祖文化宣传,提升莆田的文化艺术形象。比如可以创设宣传、报道妈祖文化和旅游的报刊、杂志、网站等,多渠道、多角度宣传妈祖文化;可以设计具有妈祖文化象征的旅游纪念物;可以进行展现妈祖文化的音乐、舞蹈设计,通过艺术的表现形式,把对神的崇拜变为一个象征性的活动,既可体现民间文化艺术的博大精深,也可让这种文化形式更贴近民众。

      在全球化背景下,与国际接轨是传统文化传承的必然趋势,也是设计发展的必然趋势。传统文化必须借助现代的设计观念和设计手法进行发展。把传统文化放置在现代艺术之中,不仅能给传统文化带来新的艺术生命力,同时也使现代艺术具有鲜明个性而屹立于国际文化艺术舞台。因此,将妈祖文化置于公共艺术的领域进行传承和发展,具有深远意义。文/陈虹

      参考文献:

      [1]陈淑媛,黄育聪.创意文化产业:妈祖文化资源开发与利用的方向[J].莆田学院学报,2007,14(4):84-89.

      [2]刘晓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地方性与公共性[J].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3):76-80.

      [3]钟安,陈杏.公共艺术的公共空间[J].装饰,2006(3):76-80.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