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肯堂肯构

    肯堂肯构

      依稀记得我读幼儿园的时候,我们一家五口人还窝在老旧的土坯房子里,低矮、破落,墙体歪歪斜斜的,屋里黑暗、潮湿,环境卫生极其糟糕,那根本就已是一座危房。下雨天,屋里的泥地就开始“和稀泥”,地上实在不能通行,我们三兄妹经常用几张小凳子铺路,在凳子上面蹦跳来蹦跳去的……那时候冬天睡觉还是编织稻草当做床垫,里面的跳蚤、虱子丛生,经常把小孩子咬得浑身痒痒的。因此,1994年,父母有了一笔积蓄后,就盘算着给家里盖新房子。

      在这之前,农村盖的房子,基本上都是一两层楼的,用石块筑地基,用“土格”垒起墙壁,用点杉木、砖瓦整齐排列,覆盖在头顶,前后呈上坡式,就是屋顶了。我家盖的新房子,依然是用条石打地基,用石头打造大门的门框;但墙体已经开始使用机砖、瓷砖、水泥、泥沙、模板、钢筋等新兴的建筑材料,楼梯、地板通过水泥灌浆而成,也有制作木地板,通过木工制作窗框,配上玻璃窗户;屋顶仍然保留以前建筑的风格,用杉木、砖瓦铺就,前后像中间呈上坡式的靠拢,屋脊上翘,屋顶的瓦片上用砖头压住。这样下来,一座三层楼的“三间厢”新屋就落成了!接下来就是举行“过厝”仪式,全家人高高兴兴搬进新厝里去。

      此后两三年,城乡都掀起盖“套房”的热潮,建筑基本上都只用砖瓦、水泥等新式材料,比较结实,用瓷砖挂壁,墙壁用石灰抹得平整、亮白,窗户开始采用铝合金材料,也没有采用旧式的屋顶结构,直接通过灌浆铺就一层平坦的水泥。

      许是我们家房子盖得提早了两三年,转型期的建筑,一方面采用了最新的建筑材料,但还是保留了传统的建筑工艺和建筑风格。此后一股盖套房的浪潮几乎席卷过整座城乡,每家每户都开始动工建新房子,直到现在房地产业仍然如火如荼。衣、食、住、行,为了挡风避雨,为了居住的需求,为了安身立命,房子极其重要。上一辈的人毕其一生的奋斗,可能也只换来一个可以遮头的住所。如今婚嫁的条件之一,首先也会询问男方家中是否有房子。当年我家的三层楼在村里屈指可数,现如今高层建筑已是遍地开花。“票子、房子、儿子”,这三样是大多数人一生的追求。挣钱、结婚、起厝,这都算是人一生当中的大事、要事,所以,传统中应该举办的仪式、礼俗都必须有,而且十分讲究。比如,木工、泥工(俗称土水)在盖房子中发挥的作用最大,每逢有“做牙”等节日,都要宴请、犒劳他们。特别是“过厝”的时候,一定要请木工、泥工前来参加“过厝”宴,煞是隆重、热闹。

      家里的新房子,宽敞、干净,每到夏天的时候,我们经常在地上铺一张凉席,直接席地午睡,这倒是一个好方法,接地气、又能图个凉快。干完一晌午的活,大人一般十分疲倦了,需要安静地休憩一下。而小孩子却不会这么乖午睡,大多是贪着躺在地上睡觉好玩,跟着摸爬滚打嬉闹。待到我读书识字,每次躺在地上,眼睛盯着单调乏味的屋顶,总是会看见屋顶的木板条上贴着的红纸条,上面写着若干毛笔字。左边的厢房屋顶上写着“肯堂肯构,美轮美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中间厅堂的屋顶上写着“椿萱并茂,兰桂腾芳;瑞气缤纷,祥光灿烂”,右边的厢房屋顶上写着“生产致富,劳动发家;松茂竹苞,兰馨桂馥”。但是我无法认得所有的字,有些字虽然认得但是看不懂是什么意思,比如“肯堂肯构”,这些字在我无数次的默念、熟识之后便牢牢地植根在我心中。

      后来我才渐渐明白肯堂肯构的意思,“堂:立堂基;构:盖屋。原意是儿子连房屋的地基都不肯做,哪里还谈得上肯盖房子。现在取其反意而用之,比喻儿子能继承父亲的事业。”肯堂肯构出自《尚书·大诰》,“若考作室,既厎法,厥子乃弗肯堂,矧肯构?”孔传:“以作室喻政治也,父已致法,子乃不肯为堂基,况肯构立屋乎?”后因以“肯堂肯构”或“肯构肯堂”比喻子能继承父业。明·东鲁古狂生《醉醒石》第七回:“家有严君,斯多贤子。肯构肯堂,流誉奕世。”村里也常见“过厝”时贴红联,写道:“肯构肯堂垂燕翼,美轮美奂起鸿图。”可见,子孙贤良淑德,安居乐业,如兰如桂的美好家声远播,是祖祖辈辈的心愿。建筑,不仅承载着世世代代人的居住生活,更是一方文化融合、传承的标本。

      转眼间,老家的房子盖了20周年了,我家屋顶上贴着的红联已经泛白了,上面的字迹依稀可见,而“肯堂肯构,美轮美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字却在我的心底越发锃亮。丰衣足食是老一辈贫穷、辛酸过后的朴实心愿,他们秉承勤劳的传统美德,脚踏实地耕作,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是“坐吃山空”的警示,对好吃懒做的人是充满鄙夷的。他们的希望还寄托在年轻的一辈人身上,是谓“肯堂肯构”。

      相比较而言,农村的孩子受到的教育,除了在学校读书识字外,更多是来自祖辈们的耳濡目染、耳提面命,他们从小就教育娃娃们如何做人、如何争气,如何传承祖先遗留下来的精神财富,可能在一个小小的寓言故事里,或者在一处不起眼的礼俗细节中。我曾经问过母亲,她回答我说,当年房子封顶的时候,请了村里擅长写毛笔字的教书匠来写,大致就是希望财丁齐发、家庭兴旺。我记得以前村里家家户户都会围一间小房子,用来养猪。猪栏的门楣上也会贴上“六畜兴旺”等字眼的红联,讨个吉利。这种寓意十分淳朴。他们所盼望的,无非是衣食住行等需求能够达到,下一代的接班人能长大成材。他们辛勤劳作,珍惜粮食,对好吃懒做的人就像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他们唾弃小偷小摸的人,从小教育我们“做细偷摘乌瓠,做大偷牵牛”,“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要管好自己的手脚,不偷不窃,干干净净做人;“不求金玉重重贵,但愿子孙个个贤”,做人要有起码的底线,不义之财不可取,贤良淑德是他们最看重的宝贵品质……

      “仓廪实而知礼节”,反倒是历经苦难的老一辈人把礼节诠释得淋漓尽致。而今,无论身居何方,我都不会忘记写在屋顶上的联句,谨遵立身处世的训诫,传承做人的礼节。老一辈人爱憎分明,惩恶扬善,一代又一代,应该肯堂肯构、薪火相传。 □周智凡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