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风光如画马洋溪

    风光如画马洋溪

      马洋溪是莆田市第二大溪萩芦溪的中游,汇集了从莆田第一高山望江山和天马山、白玉山、白凤山、文笔峰、泗洋山36涧涓涓细流,汇集于白洋镇宝阳村的双岔口,形成一个溪面宽阔,溪水清澈,浩浩荡荡的深潭,名曰:“竹仔潭”。潭下有马洋陂,把溪水横腰截住。陂上潭深水静,水平如镜。东岸马洋村,树木葱茏,古树成荫,婆娑多姿,倒映在潭中,宛如一幅淡墨画。西岸越王山巍然屹立,君临马洋溪,夕阳西下,越王山山峦映入潭中,犹如给马洋溪西岸铺上一幅墨绿的地毯。

      马洋陂横腰拦住萩芦溪中游,犹如蛟龙卧波,若是枯水期,溪潭静静躺陂坝上没有漫上溪水,人可以在陂上行走,从宝阳村可以直登越王台。如果山洪瀑发,溪水便会像脱缰的野马,从陂坝上奔流而下,汹涌澎湃,白浪翻滚,一泻千里,发出雷鸣般的吼声。著名诗人、画家陈鹤曾写了一首《马洋即景》七律诗,他用浓墨重彩,描绘马洋的旖旎风光:“四面青山列画屏,溪流漱 石白于琼。香飘晚稻平畴阔,岚净层峦碧落晴。迤逦坦途通辐毂,幽深林麓簇檐瓴。越王台上凭高望,应讶桃源接赤城。”

      诗人把马洋山村比作世外桃源,并不为过。马洋不仅风景秀丽,而且历史悠久,文物古迹比比皆是。西靠越王台,东临芗林山,北接夹漈山,南控澳柄岭、魁岭。形势险要,为兵家必争之地,历来是兴化县广业里的咽喉。二千多年前的东越王余善就看中这块宝地,在此筑台据守,高举义旗,招兵买马,反抗汉武帝的中央王                                        朝,自己称武帝。高等院校文科教材,由朱绍侯主编的《中国古代史》记载:“公元前111年,余善自立为武帝,任命将军驺力等为‘吞汉将军’,攻入白沙、武陵,杀汉三校尉。汉武帝派遣横海将军韩悦、楼船将军杨仆分四路攻入闽越,越繇王居股等杀余善降汉。”原来有南北武帝,这段史事鲜为人知。

      《汉书·朱买臣传》记载:“东越王余善,更徙处,去泉山五百里,居大泽中。”《山海经》说:“闽在海中” 。二千多年前,莆田还沉没在东海滔滔海水之中,连壶公山、九华山都沉入海底。所以今天还可以在壶公山、九华山上发现“虫豪(虫豪,即虫代)带石”(附着海蛎的石头化石),而在广业里的古院山,虽海拔不高,却当时仍浮出海面。

      据民间传说,余善兵败,扔下所佩的宝剑于越王台下池中,今其池称为“剑池”。他把“武帝”金印丢进马洋溪竹仔潭中,潭中立即浮出一四方形石印,人称“官印浮水”,至今潭中方石还存。余善还把金钟丢进钟潭,“钟潭”有两处,一在夹漈山下,一在广化寺南,世称“钟潭噌响”。余善的头颅被砍下悬挂在越王台西侧山岗,今其地称为“隔螟头”,余善的部下驺力将军等不肯投降汉朝,跳进马洋溪潭中殉难,今其地称为“将军潭”。后人在越王台西侧建筑一座宏伟的九经山玉皇殿以缅怀东越王余善,还在东泉将军潭边建“将军庙”,在竹仔潭边建“凌云洞”奉祀吞汉三位将军。古院山上越王台仍巍然屹立,让人凭吊,环山之巅其遗址部分石础还存。越王台寨堡石墙仍保存完好。越王山青山不老,马洋溪绿水长流。因是西汉东越王余善饮马之溪,故称马洋溪,而马洋溪东边一片平畴,万顷草埔,是东越王牧马之处。故称“马洋“,后改为“宝洋”,就是今天的白沙镇宝阳村。这就是“马洋”名称的由来。戴金赐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