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莆田话“吃昼”和“吃糜”与“吃饭”啥关系?

    莆田话“吃昼”和“吃糜”与“吃饭”啥关系?

      您知道“吃饭”的莆仙方言怎么说吗?答案不止一个。“明明是同一个词语,却有多种不同的读音,实在让人费解。”近日,有读者向本报《听乡音·识莆田》栏目提问,称莆田方言中常有一词多读音的现象。专家解释这是方言中文读与白读共存的表现,其中文读为书面语言,白读则大量存在于口语中。对于即将消逝的文读,文化人士已经着手抢救录制音像资料,这些资料将进入莆田市博物馆播放。

      市民:一个“吃饭”念出了三个音

      来自江西的龚先生在莆田工作已有5年时间,对莆仙方言还是懵懵懂懂。龚先生说,《海峡都市报》乡音栏目开栏以来,自己一直在关注。“栏目的文章用通俗的语音解析莆仙方言,外地人看着也觉得挺有趣的。”龚先生表示,自己现在对莆田方言也有了一定的理解,也想分享自己的一个疑惑。

      “我常常听莆田人说吃饭这个问题,发现方言中在早、中、晚三个时段,吃饭有三个不同的发音。”龚先生说,自己一开始听的时候就蒙了,一直好奇为什么一词会有三个发音。龚先生告诉记者,他尝试询问了身边的一些同事,但大家似乎也不是很明白,只说是日常口语的习惯。

      莆田地方文史专家林春明告诉记者,龚先生所说的三种读音,在方言中按照早中晚三个时段分别叫“吃饭”、“吃昼”和“吃糜”,其中后两种是白读的形式。林春明解释道,昼是白天中接近中午的时段,糜则与“米”同音,莆田人用文读和白读的形式来区分三顿不同时段的饭。

      专家:方言有文读和白读都需要抢救

      林春明告诉记者,方言中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衣服,方言喜欢叫“裳”,这是文读。桌子,方言中用白读则叫“床”。莆田许多大姓人家都是从中原迁移而来,并带来了中原古音,在与本地土着方言的结合演变过程中,形成了现在的莆仙方言。“这也使得方言中有了文读和白读两种语言系统。”文读作为书面语言,是古时候的官方语言,以中原古音为主,在古时使用人群一般为文人学士,现在在戏曲中比较常见。白读则大量存在于口语中,古时候人的常用语言,也成了现在莆田人的口头语言。

      林春明坦言,自己和文人朋友担心莆仙方言早晚都会消亡,而现在最早消失的就是文读。林春明说,在古代的私塾教育中,教学都是使用文读。林春明告诉记者,现在一些年轻人直接从字面意思上用方言翻译某个成语,以为就是文读。结果就成了半方言半普通话的发音,完全不正宗,“如果用文读来念诗词,难度还是很大的”。

      “现在会文读的都是一些八九十岁的老人,这些人以前受过私塾教育。”林春明告诉记者,为了抢救文读,莆阳书院联谊会的文化人士便登门拜访这些老人,请他们用文读来叙述莆仙方言,“我们录下来作为音像资料,现在文化部门也很重视,将来这些资料是要放入莆田市博物馆播放的。”

      林春明表示,相对于文读,白读作为口语,处境会相对乐观,但也属于要保护抢救的本土文化。(陈小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