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鹭翔土海

    鹭翔土海

      木兰溪从戴云山脉发端,九曲十八弯,到了闽中莆仙地区,似乎进入“大乘境界”,敷衍出溪河密布,鱼米满仓的南北洋平原。其中,木兰溪一支分流,行至笏石境内,流连徜徉,遂成千亩天然湿地,古称“国清塘”,俗称“土海”。

      不觉之间,“土海”成了城市湿地公园,来此游玩的人渐渐多了。公园距我的单位仅百步之遥,我经常路过,却很少进去看一看。今天和一群写文章的朋友进去,发现公园里又添设了不少人文景点,有木亭、草庐、石桥、喷泉、香樟林、桃花林、紫荆花林,等等。值得一提的是,在南面的湖边新建起一条长长的实木栈道。漫步其上,眼前是湖泊,远处是错落的楼群,天际是南方的山峦,一切如此静好。一位朋友高兴地说,她最喜漫步栈道的感觉,实木让她仿佛亲近自然,木头的声音很悦耳。今天,本是小雨天,说着话的时候,头顶上就掉了几点雨滴,另一位朋友,赶忙撑出一把花伞。恰好她穿着红衣,又步履款款,大家打趣说:油纸伞在雨中走,看景人自己也成了风景。

      我们在园里随意行走,园内的步行道随着湖岸走,迂回曲折,置身其中,身转景移,别有情趣。途中,乔木与灌木搭配,亭阁与拱桥相连,湖水和柳树相映,另有几栋现代建筑夹在梅兰竹菊之间,而不显得突兀,现代与自然,人文与历史交织在此,设计者的匠心可窥一斑。

      已是隆冬季节,虽在温暖的南方,也见些许萧瑟和轻寒,一些新植的乔木,紧缩着脖颈,看不见一丝绿叶冒出,让人疑心,这些新栽的树木是否还存活。水是思念成瘦,几乎见了底,更恼人的是“水葫芦”在夏天的季节疯狂滋蔓,几乎盖住了薄薄的水面,这种侵略性的物种,引起众友人的“口诛沫伐”。即便如此,此刻“水葫芦”也在萧瑟的寒风中,露出畏寒的神色及无力扩张的疲态,呈现一湖的“枯枝败叶”。雨又下了数滴,我们差点想草草收兵,打道回府。

      “看,那是什么!”一个年少的朋友站在步道上,高叫一声。我们遂往湖面上看,一些纯白色的花瓣,散落在不远处。在阴天、小雨、苦寒的背景下,这些花瓣犹如暖春,令人眼前一亮。我们纷纷加快脚步,走到这些白色花瓣的跟前,想探个究竟。这时候,一些花瓣,忽然长出了翅膀,瞬间起飞,一只、两只,一群……于是,眼前略显灰暗的空间就“着火了”,先是一点零星的明火,然后是一簇簇白色火焰。

      “是白鹭!”一位年长的朋友说,“以前,这里的白鹭很多,有一阵子几乎消失了,最近几年又多了起来。”此刻,因为冷雨,天地之间有些灰暗,鹭鸟们雪白的羽毛,仿佛春天的翅膀,一扫灰浊的空气,寒冷的水泊,毅然决然地振翅飞翔。她们一身洁白如雪,恰似圣洁的女神,我们几乎都看呆了。我认识的鸟不多,但是此前,也在动物园、宠物店见过部分稀珍鸟禽,但是总觉得似有所缺,到底是缺什么,一时讲不清楚,也许是缺乏自由翱翔的元素,也许是缺乏傲然自洁的品性。对,应该是包含这些原因,你看,白鹭那修长的腿儿,细长的脖儿,不就是一个高蹈于日常生活,神游在自由空间的隐喻么?

      在寒冷的湖面上,我们也看到了几只野鸡、野鸭在水中浮游,或者在草丛里窜动。又看见有一两只麻雀,扑棱着从树间一闪而过,总感觉这些动物委琐、小气,不如眼前的白鹭圣洁、大方。我几乎被这些天地的精灵所迷住,摄像机咔嚓咔嚓地拍着,希望能留住这些小生灵们的靓影。

      白鹭或在浮萍上停歇,或群起翻飞,发出低促的鸣叫,我们总是奢望和它们靠得更近些,希望和它们合个影什么的。但是,当我们抬脚试图接近它们时,这些像观音手中净瓶儿的小鸟们总是纷纷离开,往湖中央走,如是者再三,无法遂愿,它们始终和我们保持一定距离,仿佛无法抵达的精神彼岸!略感遗憾的同时,我们又发觉在商业浓郁的土地上,这种清醒的拒绝不是显得尤为可贵么?

      今天,我和朋友在公园里逗留了许久,也看了不少风景,但是,这群白鹭像印章一样,戳在心里了。(慕朓)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