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拜谒乡贤墓

    拜谒乡贤墓

      我与乡贤谢禹丞(也称“埭头禹”或“吓禹”)是有缘的,虽时隔近三代,然也穿越时空而一线牵。他生前的丰功伟绩,作为同乡的后辈,我有责任把其记录下来,让后人铭记在心,传承发扬。

      因缘和合,机缘来临。前年秋天,位于大蚶山南部的仙际寺举行隆重的开光仪式,我应邀参加。活动之余,我在当地的几个热心老人的陪同下,拜谒了临寺不远的谢禹丞之墓,聊寄情思。

      从仙际寺下去,我们沿着蜿蜒的山路,跋涉了十多分钟后,才渐渐地靠近了谢禹丞墓地。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往后的路越走越窄,越走越难,只见杂草丛生,荆棘遍地,一条通往墓地的山间小路也被两边长长的茅草挡住了。秋风萧萧,满目苍凉,看到这种凋敝之景,我的心中顿升出些许怅惘。在这深山老林中,身为他乡异客的吓禹实在太寂寞了,寂寞得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就这样,我们一路探寻,一路前行,又过了约莫十分钟,在一片平畴绿野的深处,一块庄严肃穆的墓地呈现在我们眼前。睹墓思人,心随境转。我肃穆地站直身子,长久地仰视,一时心潮难平,悲痛交织,一位家乡埭头最具影响力的乡贤在这占地近一百平米的墓园永久安睡。谢禹丞墓坐南朝北,整座墓造型自然,依势而建,墓面宽10米左右,墓碑是由一整块高高耸立的仙桃型天然巨石构筑的,巨石居中镌刻着“谢禹丞之墓”,字体端庄凝重,显示了人们对家乡这位先哲乡贤的尊崇之情。上方刻着“泽被后世”,两旁刻着一副楹联“一生兴利心似铁,终身除弊志如钢”,下方注明“公元一九八八年立”。纵观墓之全景,巍峨壮观,气象万千,背靠群山,前方开阔,风生水起,一代豪杰静静长眠于斯土,熠熠增辉山海。

      秋风拂面不寒人,古松如兵卫谢公。因来得匆促,我没有鲜花,亦无佳肴,只静静地站在一代乡贤墓前,谨以同乡后辈者的名义,怀着无比虔诚崇敬的心情点燃一枝心香,愿谢公在兹万古长青,兼济天下!愿谢公魂归故土,光泽家园!

      故人已逝,风范犹存。纵观谢禹丞一生,可谓可歌可泣。他爱乡爱民,造福桑梓。1889年6月15日,谢禹丞出生于莆田埭头镇埭头村。1969年11月24日病逝于台中市,享年71岁。1989年其骨灰由侄孙送回故里,安葬于大蚶山仙际寺塔后。一生中,他重教兴学,造福桑梓,先后兴办了埭头小学与省立高级水产职业学校;他招商兴市,繁荣经济,以万兴埕为中心基地,建设埭头街道;他兴修水利,造福子孙,发动群众把从英田村流往宫前至后溪全长约1公里的渠道挖深拓宽;他开荒造林,艰辛创业,带领一批农民到大蚶山开垦荒地,植树造林……等等,此等功德不胜枚举,数也数不清。至今,埭头人民永远记住这位为家乡作出重大贡献的乡贤,公认他为“埭头第一功臣”。一位曾获全国农林科技推广先进个人奖的同乡深感其迹,特为谢禹丞赋诗一首:清明佳节思故人,功业永垂励后贤。桑梓旧貌换新颜,思去禹丞着见鞭。

      拜谒归来,已是倦鸟入林,华灯初上。我独自一人漫步于已拓宽改造后的埭头街道,触景生情,浮想联翩。如今,乡亲有幸赶上了好时代,家乡被列入省级小城镇建设试点镇,城乡面貌日新月异,各项事业蒸蒸日上。若果真有英灵在,谢禹丞当为家乡的变化而含笑于九泉之下。

      安息吧,吓禹!  (谢庆胜)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