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壶山门第 绶水书香——文史专家黄祖绪访谈

    壶山门第 绶水书香——文史专家黄祖绪访谈

     点击查看原图

     黄祖绪

      黄祖绪先生在莆田第九中学等校任教近40年,系高级教师,获过全国“伯乐奖”和“优秀园丁奖”,是省优秀教育工作者,享受政府特殊津贴。退休后,热心于莆田文史研究,取得了可喜成就。日前,记者就他写书出书作了专题采访。

      记者: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书?

      黄祖绪:我本来喜欢看书,自2003年底中学退休返绶溪,不甘过那“水边林下,扶杖逍遥”的归隐生活。我平时也爱好聚书收藏,平居无事,要知天下事,须读古人书。清代刘岩的《杂诗》有“读书虽可喜,何如躬践履?积金不积书,守财一何鄙。”这样的诗句,“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退休后,早晚捧书读书,读有所得,就及时札记下来,这样读书写作,日积月累,就以着述自娱。后来有友人约稿,就致力于莆阳姓氏源流及地方历史文化名人研究。正如清代史学家赵翼的话说“闭门宁厌寂寥居,乱帙纵横獭祭鱼。拙句点金成巧句,古书翻案出新书。”流水年华,一晃十载。

      记者:您退休十年写了哪些书?

      黄祖绪:到2013年底,我写的书正式出版的有《绶水书香》和《壶山门第》,《绶水书香》已重版,《壶山门第》分为第一集、第二集、第三集。涉及莆阳名人或名臣三百五十多人,共一百四十二万字。我年刚好七十岁,就以莆田名人张琴的话来表达:“人之百年,犹如一瞬。士当求进于己,而不可求进于人。忠信廉洁,立身之本,非钓名之具也。”“吃得盐齑七十年,虚名不值一文钱。”

      记者:这些书都是有关莆田历史人物的?

      黄祖绪:莆田名人刘克庄曾在《仙溪志序》里说:“莆阳地以人重,魁彦胜流,不可胜书。”莆阳历史与莆阳历史名人名臣是分不开的。人创造历史,人又是历史的产物。莆阳山川英华,人物奇杰,吏治循良,方言异闻,故老传说等等,尤其是莆阳历代名人名臣传略,高尚之士不以名位为光宠,忠正之士不以穷达易志操,很让我感动。所以我在参阅莆阳历代志书的基础上,泛涉群书,广搜博采,钩稽增益。

      记者:如何寻找莆田历史人物?

      黄祖绪:我是从各种碑志、传记、文集、笔记、谱牒、家乘,乃至学术史、国内地方志中,搜索寻找莆阳的俊士贤臣,并且黜浮厘谬,饰固稽疑,同时还到处寻访遗亡故事,金铭石刻,残章断简,诗歌咏赋,记录父老口传,灵踪异状,再分类整理,刊误纠谬,从中获取许多人物要点。我所写的莆阳历史人物,都要厘清人物简历,诸如姓名、字、号、州、郡、府、县治所、里居、籍贯、生辰、家世、身世、科第、官职等,还有升迁、贬谪、恩遇、封爵、着述、卒年、死因、谥号、墓葬及传承子孙等十多项内容,依纪年顺序撰写。下笔前力求有据则书,有疑则阙,有讹则辨,做到真实可靠。凡所当录者,不知则已,知则不敢少遗,其所不当录者,一毫不敢少徇。事必核,文必直,直书其名,直举其事。事必溯其源,而不敢苟略,语必详其实,详而不滥,确而不浮,而不肯有游秽。不虚美,不隐恶,叙而不议,述而不作,实而不华,不妄加穿凿,不牵强附会,务求存其传信。

      记者:您所记述的莆田历史人物有什么特点?

      黄祖绪:《大明一统志·风俗篇》载:“莆田民情端淑,为文物之邦,有齐鲁遗风,比屋业儒,俊造如林,诗书礼义,为八闽之甲。”其间魁天下者、登宰辅者盛极矣!“夫巨人相继出,则议论忠谠,夷夏知名;或侍经筵,则尽启沃之职;司民社,则效抚宇之劳;临大节,则踏鼎镬而不顾;决大议,则触权奸而不恤。有倡关洛之学,而丕变士风者;有由考亭之绪,而深入理奥者;虽所遭不同,所就亦易,而其纯正笃实之学,崇伟光大之行,皆卓乎其不可及也。”

      千百年来,位六卿,列禁近,中外臣工,有以清修端说,奇伟磊落,名天节浴,往往多莆阳人也。莆阳人物居官治绩虽各不同,而诚心爱民,民蒙其惠,在官则民爱之,既去而民怀之。莆人重廉耻,惜行检,以读书为怡情养性,视争权为羞辱。故人物奇伟,忠孝节义,流芳足式。科第仕进、懿行,因之表坊立石者众,史书咸不胜书。至于清节孤飘,厚德弘襟,宽容涵蓄之士,多有建树,更值为莆阳后学者之典范。

      记者:写作时有什么难度?

      黄祖绪:现存之莆阳名人传记,尽管版本甚多,对人物选择,史料取舍,多少未尽如人意,且有些失之简略。“简则遗,紊则无序,昩则弗章,炫文采则罔实,专溢美则近谀,徇情则曲,任己则愚,弗公则无以示远而垂成。”然而要做到“浃洽而无遗,精炼而无秕”,确非易事。我也明知己之性急,事繁无恒,体弱力薄,识浅心拙,学行空疏。但记得朱子有句话鼓励我“人若有气魄,方做得事成。”十年来,我的心血没有白费,网罗典籍,爰勒一书,名曰《壶山门第》,亦或可以使自己和大家对了解莆阳往圣先贤,多少提供一些方便。为示言必有据,朴实传信,我在每篇文章篇末均开列参考文献出处,注明来源,以备读者查检,毋涉子虚,以期敬恭桑梓之意。

      记者:为什么要写这么有难度的书?

      黄祖绪:出书并不是我的初衷,它缘于对青少年的喜爱。我虽幼承家教,不到而立,竟登讲坛,栉风沐雨四十年,中学语文教学生涯,育人不少。我最喜欢向学生推荐《爱我福建》这套丛书:在八闽这块珍贵无比的土地上,有功勋卓着、震赫古今的风云人物,有可歌可泣、坚毅慷慨的英豪烈士,有成就斐然、蜚声中外的学坛巨子,有艰苦卓绝、恋乡爱国的海外赤子;还有风景独佳的山川胜迹,有情趣盎然的民间故事,有饮誉海外的戏曲艺术,有巧夺天工的工艺奇葩……改革开放的时代风采,让许多名家满怀激情地为福建写下了锦绣文章。我作为园丁,如能用手中的笔来讴歌故乡和辈出的英才,那该有多好啊!现在退休有时间,就可以做些以前想做而没做的事,做些乐意而又兴趣的事,比如研史、撰书,留给后辈,倍感欣慰!湄洲日报 记者 潘真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