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仙游人民影院往事

    仙游人民影院往事

      有一处旧址栖息着我的青春往事,浪漫着雨季、花季;有一种光环笼罩在燕池埔畔,闪耀着仙游人民的祈盼和想往;有一方乐园在闹市中守望宁静,在车水马龙里倾听时间的彷徨,续写岁月的神话,编排似曾相识的人生,它就是仙游人民电影院。

      电影的缘起,可追溯到十九世纪的法国巴黎。卢米埃尔兄弟在咖啡馆里放映了一个真实的小故事,它是反映已发生之事的纪录片。可以说电影是科学与艺术的联姻,它来源于生活,折射生活,从而走进每个人的心里。人民影院坐落在仙游旧体育场西侧,与仙游中心购物市场相连。因独特的地理位置,人民影院很快走进每个仙游人民的心中。

      不知道,人民影院是什么时候建造的,我在就读仙游师范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了。人民影院是砖混结构,不算高大气派,有两三层楼高。影院坐北朝南,后门一开与花园路相连,东边穿过一条马路,旁边是体育场。影院大门宽敞、典雅,是对开式的,大门把手是铝合金的。在靠中心市场一侧有一个单间是售票室,碰到放映精彩影片,买票的队伍便会排成一条长龙。当时,人民影院与乡下的电影院相比,算是巍峨气派,磅礴豪迈!院内宽敞,纵深高挺,分上下两层。

      每到周末,我都会绕过人民影院门口,穿过中心市场,来到旧汽车站乘车回家。这条路线最是热闹。当时人民影院的门口有一块宽大的场地,设有一个宣传栏,总会贴一些电影海报。城里人或进城的乡下人经常会利用在中心市场购物的间隙,来到这里,关注影片的放映情况。他们有的会在宣传栏前看看导演简介,看看明星的拍摄花絮。偶尔来了兴致,宣传栏前彼此陌生的人会心照不宣地聊起影片的某些精彩、刺激片段,也会对各自喜爱的演员和导演品评一番。碰上节日,影院门口平台往往会支起一块醒目的牌子,写上片名、放映的场次、时间、票价等。春节前后,人民影院门前常常停满了自行车,后来夹杂着一些摩托车,甚至也有了几辆小轿车。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电视尚未在农村普及,电影院是人们节假日消遣娱乐的最佳场所。师范三年,我们每周都会在人民影院或工人俱乐部包场电影。当文艺委员发下电影票后,大家便急着看自己的座位排号。如果能够与自己心仪的那个男生或女生相挨而坐,那种快乐绝对不亚于取得奖状之后的感觉。有些男生为了换票,私下“巴结、讨好”文艺委员,为的是在影院与自己爱恋的对象卿卿我我……

      那时,年轻人谈情说爱还是遮遮掩掩,花季、雨季,玫瑰花开——静悄悄!当年轻的小伙发现电影上演的过程总是伴着朦朦胧胧、影影绰绰,他们开始高兴得忘乎所以,于是,一场场有关电影院的青春罗曼蒂克在台下真实上演。

      记得,邻居万六大伯的长子——秋生,看上了英莲姑娘。英莲长得水灵、聪慧,但秋生又不好意思表白,况且在乡下谈情说爱多有不便之处。秋生知道我在师范念书,人民影院就在我们学校附近,于是托我帮他买票,也顺便与英莲进城逛逛,购买礼物,表白爱慕之意。起先,腼腆的英莲拒绝秋生的请求,十来次后,她还是默默接过我递送的电影票。后来,为了犒劳我,秋生无偿送我一张电影票。那夜,我与秋生、英莲一同去看电影《庐山恋》。

      记得那个晚上,在影院门口,秋生紧紧地拉着英莲的手,两个人开开心心朝着影院大门走去。检票队伍排得很长,大多是年轻男女。在暗淡的光线里检票,有些囊中羞涩的小青年禁不住影片的精彩诱惑,会学些“移花接木”的功夫蒙混过关。有时按票号寻到自己的位置也得用上一些时间,要对应排号、座号。每排座位的后靠标示着座位号,一排座椅都是相连的,排号标注在走道的第一个座位的侧旁。影院全场有一千多个座位,分成前排、中排、后排,还有楼上、楼下票。乡下人进城初次来到人民影院,因为漏看电影票楼上、楼下的标示而闹出笑话,搞得紧紧张张。有了排、座号,等下检票员会利用中场再次复检,一把手电筒在影院过道移动,让热恋中的青年人萌生“怨火”。

      时间在荧幕中泄露,光阴在故事情节里旋转,不知不觉,电灯亮起,但是,年轻人好像意犹未尽,仍然陶醉在缠绵的情爱故事里不能自拔,有的情侣仍旧头挨着头,肩靠着肩,极不情愿站起来。当他们刚走出过道,“哎呀!”一声惊呼,恰巧突然停电了!慌乱中人们相继离场。当我们一行人从旁门来到门前的广场,借着月光,我发现,秋生正紧紧拉着一位梳着马尾辫的姑娘的手。“对不起!我以为你是我女朋友!”秋生也恍然大悟,赶忙把手松开!“谁是你女朋友,你这个人真不要脸!”看来那位姑娘可是真真的误会了!原来,在停电的刹那,秋生害怕英莲与他走散,错拉姑娘的手。

      人民影院有着亲切的命名,它包容着仙游人民,包容着父老乡亲,它真诚、质朴,折射着真、善、美的光辉!一次国庆假期,我和好友杰正陶醉在影片的精彩情节中,突然,一声“嘭——”打破了宁静的影院,从我们头上飞来一个团状物体,重重地砸在荧屏上方。原来,坐在我们后座的一位乡下老汉看到日本兵对我东北妇女蹂躏的电影情节而情不自已、怒火中烧,把正在吃的肉包子重重地砸向荧屏中的日本兵。工作人员过来了,这位乡下老汉还没有从影片的情节中回到现实,嘴角抽动着,恶狠狠地骂嚷:“这狗日的,畜生不如!”“不好意思,这位老伯!请保持肃静,这是电影,请不要影响其他观众观看,请注意控制自己的感情,不能失去理智,不能抛掷东西,请您注意安全!”工作人员还是谅解了乡下老汉纯真的鲁莽,只是向他提出警告而已。

      在电影院看莆仙戏,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那是学校在人民影院的包场电影。记得这部戏名叫《长街轶事》,是莆仙戏现代剧,是由仙游鲤声剧团演出,剧情大意是讲扫街的阿坤大爷助人为乐、拾金不昧的轶事,歌颂了改革开放富裕起来的人们不忘邻里相助、诚信守德的良好风貌。当然,纯真的年代,有了影院的媒介,本来对于莆仙戏没有好感的我,因这次的相遇,而对本地戏曲文化滋生一份探究的情愫。直至现在我对莆仙戏的唱念做打、服装、剧本等本土文化还有着一种亲近之感。

      当电视逐渐走进千家万户,当网络连接天涯海角,电影院却遭到冷落,成为明日黄花。人民影院作为县城的老牌影院也难遭厄运,市场不景气,经营“冷淡”。为了在市场经济中求生存,人民影院也曾一度承包给个体经营,有一段时间改为录像厅,与县城兴起的大大小小的录像厅相依相存。CD、VCD、DVD,港台的、欧美的、爱情的、恐怖的、动作的,应有尽有,让观众有更多的选择余地,并且票价还比较便宜,记得,三片连看当时是两块钱。到后来随到随看,只要花上两块钱,你就可以享受在影院的软座、空调等服务。可想而知,这样下来,随着人们娱乐方式的转向,影院一定入不敷出,面临着亏损倒闭的危险。再后来,人民影院就租给了一些外地的杂技团、马戏团表演,而大部分时间是空置的。有时,学校或县里的一些大型宣传活动、文艺汇演,人民影院也就无私、无偿相让,腾出它的无私胸怀容纳仙游人民的兴高采烈、欢欣鼓舞。记得,我们的毕业分配双向交流会就在人民影院举行。现在人民影院已经被商业住宅楼替代,新建的仙游鲤中影院已经高大地矗立在繁华的步行街中。

      当我们为生活忙碌奔波,别忘了回望,寻找初心。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朴实无华,到如今高大上的影视城,电影院不论怎样变脸,不论是浮华还是升华,它的内质不变,它蕴藉的情感不变,它演绎着生活,完善着人生,它是岁月流变中一道亘古不变的亮丽风景线!□陈永寿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