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莆田一棵棵古树名木:穿越时空见证文明

    莆田一棵棵古树名木:穿越时空见证文明

      核心提示:古树名木不仅是城市环境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而且承载着这个城市的历史,有绿化价值、欣赏价值和文化价值,是自然界和前人留给我们的无价珍宝,有“绿色文物”、“活的化石”和“绿色古董”等称誉。我市是“文献名邦”、“海滨邹鲁”,在打造宜商宜业宜居城市过程中,祖先留给我们宝贵的古树名木资源,这些绿色资源应该得到好好的利用。那么,我市到底有多少古树名木,这些古树名木现在生存状况如何?植树节前夕,记者进行了探访。

    点击查看原图

      延寿桥古树

    点击查看原图

      宋家香

    点击查看原图

      华亭龟山古树

    点击查看原图

      木兰陂古树

      3月9日,省绿化委员会、省林业厅为2014年“福建树王”进行授牌,其中有位于荔城区新度镇凌厝村“龙安祠”左侧的秋枫王。秋枫王胸径2.65米,树高16.6米,冠幅25.5米,传说树龄500余年。

      古树名木是林木资源中的瑰宝,是自然界的璀璨明珠。从历史文化角度看,古树名木被称为“活文物”、“活化石”,蕴藏着丰富的政治、历史、人文资源,是一座城市、一个地方文明程度的标志;从经济角度看,古树名木是森林和旅游的重要资源,对发展旅游经济具有重要的文化和经济价值;从植物生态角度看,古树名木为珍贵树木、珍稀和濒危植物,在维护生物多样性、生态平衡和环境保护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市是“海滨邹鲁”“文献名邦”,在我市各地,分布着不少古树名木。让我们走近这些古树名木,走近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文化。

      古树名木荫蔽千年

      日前,记者来到涵江区庄边镇,在上院村村干部邱宝伶的带路下,来到该村的几棵红豆杉老树前,这几棵树木都挂有古树“身份证”的牌子。其中一棵红豆杉树干已经中空,空洞底部可容人进出。树梢的虬枝顽强地伸向空中,树干仍冒发出不少新枝条,焕发着勃勃生机。邱宝伶介绍说,这棵经历风雨沧桑的红豆杉树干都中空几十年了,经过火烧、雷击、山洪等多次灾害,还是屹立不倒,非常神奇。这棵奇特的红豆杉不仅成了上院村的宝贝,枝繁叶茂,苍翠挺拔的红豆杉与其它几棵红豆杉、天杉等古树形成了望江山森林公园的一处景观,经常有游客到这里拍照留念。

      在庄边镇还有许多古树。西音村新亭组桥头有一棵已有600年树龄的古樟,生长在一处山沟旁,树高有30余米,虬干粗壮,向外生长出近20米,树叶已触及对岸的民房楼顶;凤际村有一棵树高42.5米、胸围近5米、树冠21米、树龄约700年的柳杉;赤溪村一棵树高31米、胸围458厘米、树冠14.3米、树龄约700年的南方红豆杉;岐山村白龙自然村还有棵翠绿庞大树冠的古樟。

      除了庄边镇,在我市其他地方也有众多古树名木。“目前我市已普查建档共计1461棵。其中城市古树名木284株,山村散生古树名木有1177株。全市境内千年以上树龄的古树就有20多棵。其中涵江区庄边镇萍湖村萍湖溪边还有棵1000年树龄的油杉,涵江区大洋乡也有一棵1003年的小叶榕(雅榕、红榕)。全市松类树木江南油杉树龄1000年的就有3棵。”市林业局绿化办主任何金雄介绍。

      在我市的后花园仙游,树龄千年以上的更多。何金雄介绍,社硎乡乌柄自然村的一棵古银杏,估测树龄达1300年,为全省“最老”银杏树;园庄镇东石村有3棵历经千年仍枝叶茂盛的“宋榕”,为宋名臣陈可大子孙所植;郊尾镇有3棵1001年的榕树,还有1棵1103年的荔枝;赖店镇有棵1000年的榕树;游洋镇有棵1001年的红豆树(花榈木);盖尾镇有千年以上樟树2棵,鲤南镇、龙华镇、石苍乡各有1棵千年以上樟树。

      千年古树不仅是见证历史时空的“绿色文物”,而且蕴藏深厚丰富的人文故事。

      1300余年历史的“宋家香”荔枝树位于荔城区英龙街原宋氏宗祠遗址中,宋嘉佑四年(1059年)的蔡襄所作《荔枝谱》记载:“宋公荔枝,树极高大,世传其树已三百岁。”美国传教士蒲鲁士曾取其枝干在美国移栽,被誉为“传播大王”。上世纪初其荔枝苗移植美国成功后,逐渐推广到美国南部诸州和巴西、古巴等国。

      位于荔城区新度镇下横山的“状元红”荔枝树,系北宋莆田状元徐铎所植,故称“状元红”。徐铎老家延寿是荔枝之乡,他衣锦还乡后,拜访下横山村学友,感念当时在此读书习文之情,特地从家乡带来荔枝苗种植于下横山兰水旁,后人就把这株荔枝称为“状元红”(“状元红”树龄已达930多年)。

      在市区胜利北路东山祖祠后园,有一棵福建最古老的樟树。因植于东晋代间,被命名为“晋樟”,树龄约1700余年,树东边立碑 “东南第一樟”;北边分别勒石有“莆田东晋千年古樟抢救复壮记”和“东山千龄豫樟”的介绍。

      市园林管理局副局长林峰介绍,从我市古树名木的调查统计数据看,总共284株城市古树名木具体分属14科、17属、20种。列入登记的古树名木树种中以榕树、荔枝、油杉和龙眼占多数。其中,榕树86株,荔枝73株,油杉20株。在已登记的城市古树名木中,树龄在100~300年的古树居多,占总数的84.3%;树高以11~15米居多,占总数的34.5%;树木胸径差距以1~2米的居多,占总数的47.0%。

      据介绍,我市古树名木按保护级别分,一级243株、二级459株、三级759株。具体各县区分布情况是,284株城市古树名木一级119株、二级165株。按区域分:城厢区50株、涵江区136株、荔城区71株、秀屿区27株。2011年5月10日已按《莆田市城市古树名木保护规划》实施建档挂牌保护。1177株山村散生古树名木中一级124株、二级294株、三级759株。按区域分:涵江区684株、仙游县493株。这些都已建立古树名木电子网络档案数据库。

      成为地方绿色名片

      市园林管理局局长刘佳静说,为加大对古树名木保护力度,我市已制定规划。其中划定绿线是保护古树名木的重要手段。确定城市古树名木树冠垂直投影外侧5米以内用地范围作为保护范围绿线。位于城市规划道路红线内,凡属一级或重要的古树名木,应适当调整道路走向或修改道路红线,或采取其它措施,为古树名木留足保护空间;凡属二级古树名木,应报省建设主管部门批准,实施移植。规划指出,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擅自砍伐和移植名树古木,实施城市新建、改建、扩建等建筑工程避让古树名木保护措施。同时,建立档案,设置标识,分级保护;对频临枯死的实施古树名木抢救性保护措施,因树施救,采用支撑、修剪、排涝、病虫害防治、填充树穴、松土施肥以及设置避雷设施等工程建设措施。在城市建设过程中注重保护古树名木。如荔城北路扩建工程,为了保护2株秋枫而修改道路宽度和走向,使古树得到有效保护,现生长状况良好。近年来,分别对一些濒临枯死的古树名木进行诊断抢救,保护复壮。

      随着全社会生态环境保护意识的提高,古树名木以其独具的科研、科普、历史、人文和旅游价值而日益为人们所重视,并成为一个地方的绿色名片。改革开放以来,我市在加快经济建设和发展社会各项事业的同时,也注重对不可再生的古树名木的保护。从2009年起,还在全市开展古树名木认养活动。根据古树名木管理信息系统,实行动态跟踪管理,定期检查其生长情况,发现古树生长有异常,即派遣林木专家诊断和治疗。我省采取分期分批、分树种的方式评选“树王”,我市每年都选送。荔城区新度镇凌厝村一株秋枫入选2014年福建十大“树王”,被评为“秋枫王”。对被评为“树王”的古树名木管理单位给予10万元专项保护资金,对“树王”进行授牌,并将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树王”认养活动。同时对“树王”进行重点保护,清理周边环境、整理枯枝、防治病虫害,加强管护。

      当前,我市对所有名木古树统一拍摄、编号、登记、建档和卫星定位,并将选定古树的科目、树龄、生长状况、史料记载、典故传说、名人轶事和保护现状等信息建档保护登记,其中仙游县和涵江区均已普查登记入册。

      我市还在规划中提出建立十个古树群生态保护区,有石室岩、广化寺、国欢寺、莆田六中、绶溪公园、岱埕村、沁东和沁西村、双福村、下横山村、嵩山寺等,确保这些生态保护区成为城市历史、文化永久的见证。

      面临管理保护考验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我市的古树名木保护还存在一系列问题。

      由于古树自身老化,导致生理机能逐渐下降;少数居民忽视对古荔枝树、古龙眼树的复壮、保护,造成古树数量逐年减少;古树名木立地环境条件较差,有的古树生长空间狭小,被垃圾、污水包围,地理环境变坏,加速衰老;由于养护管理没有到位,古树名木遭受病虫危害,受台风、雷击等自然因素破坏。

      位于新度镇下横山村的一棵900年树龄的“荔枝王”一侧的树干已枯死;仙游县度尾镇2棵古龙眼树腐烂断裂,并且还压坏了村民的土坯房;“南山松柏”现在只剩下5棵古松,若不采取相关保护措施,“南山松柏”的景点将会消失。据市白蚁防治科技协会会长颜献儒介绍,曾有市科协、园林、农业、农科所、白蚁防治协会等多名专家实地勘察后发现,我市园林绿化树木和古树名木病虫害现象严重,有的已经枯死,其中大部分是因为根部被白蚁蛀空。在全市已经登记的古树名木中,已有10多株古树名木死亡或濒危,30多株白蚁危害严重,12株保护现状较差。

      在采访中了解到,我市的古树名木基本上得到保护,但在一些地方还出现管理不到位的现象,有些百年树木面临着生存危机。如人为影响、自然灾害、管护不善等原因,不少古树名木“疾病缠身”,也因缺乏专业、精确的诊断和有效的保护。有些树木因为权属不明,缺乏必要的管理和保护。同时,我市的城市古树名木与山村的古树名木分级尚未统一,给管护带来混乱。有人要砍伐圆智庵的老树“荔枝古”,圆智庵贤灿法师感到十分痛心,但又显得无奈。最近他们以圆智庵名义向市园林管理局反映,该局领导十分重视,立即派人到实地考察,答应评估后,即给这株“荔枝古”挂牌,并尽快划定范围,对这片荔枝林进行重点保护。

      历经千年,古树名木留存下来,在倡导生态文明建设的今天,我们更应该保护好古树名木,让古树名木成为我们这个城市独具特色的地方名片。

      保护古树 传承文明

      3月9日,新华社发表了长篇通讯《为了中华民族永续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关心生态文明建设纪实》,文中提到,习近平指出:“我们要认识到,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人的命脉在田,田的命脉在水,水的命脉在山,山的命脉在土,土的命脉在树。”“森林是我们从祖宗继承来的,要留传给子孙后代,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子孙。”

      在大力建设生态文明的今天,我们尤其需要保护古树名木,传承生态文明。

      我市处于福建省东南沿海一角,基本位于中亚热带,受季风环流影响,温暖湿润,四季分明,雨量丰富,日照充足,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境内植物资源丰富,已鉴定植物达1800多种,其中有一千多棵古树名木。

      古树名木见证了历史,见证了自然生态变化,是自然界馈赠的宝贵遗产,具有自然和人文双重价值。千百年来,历尽自然、人为灾害,依然能够坚毅地生存下来,焕发出顽强的生命力的古树名木,尤显得珍贵。同时,古树名木是古气候、古地质等环境变化与人类历史活动见证者,是珍贵和优良的物种基因,也是不可再生的自然景观和重要的风景资源。研究、认识和养护古树名木,在科研、生态、人文、旅游、经济、政治、历史以及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和精神生活诸方面,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些活着的文物,建设我们的“生态美”家园,我们不能把古树名木简单地看作是一棵树,也不能把保护古树名木仅仅看作是保护一棵棵树,而要从历史、生态、文化等角度,从文明传承的高度审视并重新认识保护古树名木的深层次意义。

      保护古树名木,不仅是政府和有关部门的责任,也是全社会的责任。

      用我们的实际行动为古树名木提供更多更好的生存条件,让古树名木获得充足的阳光、水分和土壤环境,为我市的“生态美”建设做出新贡献。

      古树名木定义与分级

      古树:树龄100年(含100年)以上的树木,就可称为古树。500年(含500年)以上树龄的为国家一级;300年(含300年)以上的为国家二级;100年至299年的为三级。我市城市树木只分两级:树龄300年以上的为一级;300年以下的为二级。

      名木:名木不分树龄不分级。凡符合以下三个条件之一的树木,即为名木。(1)自然生长的珍贵、稀有树木;(2)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科研价值或重要纪念意义的树木;(3)与历史或社会上有重要影响人物活动有关的树木。

    点击查看原图

      庄边上院村的空心红豆杉

    点击查看原图

      东岩山上的600年油杉

      文/图  潘真进   蔡 昊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