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九鲤湖的水文化

    九鲤湖的水文化

      水,是自然景观的构成之一,也是旅游的重要资源。水,对九鲤湖旅游区来说,更是至关重要。九鲤湖百分之八九十的景点或多或少都与水有关,可以说,水是九鲤湖景区的生命线。水不但能以自然属性来装点美化九鲤湖的景致,还能以文化属性来提高九鲤湖景观的品位。挖掘与开发九鲤湖的水文化现象,对九鲤湖旅游业的发展将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水体本身是一种自然形态的客体,人类在认识自然和改造自然的社会实践中,采取各种方式和措施,利用水的性能来造福人类,这样,水便作为一个载体被赋于人文意识而有了文化特征,从而体现了水的价值。例如:九鲤湖之水自古有之,但在荒古年代,此处杳无人迹,它只是以一种自然形态的水默默流淌着。一旦人们发现了它,见到它那种雄奇的势态和美妙的姿影之时,人们就由衷地用比喻、用诗赋等抒情方式来赞美和赞叹它。这样,水便被注入了人文意识而具有了鲜明的文化特征。此时,它除了被称为“水”外,还被人们赋以“瀑布”、“珠帘”、“玉箸”等雅称。随着人们对九鲤湖之水的赞褒传播,风雅之士们“靡不闻风而翘想之”,激发他们一睹为快的欲望,而不远千里纷纷来游玩观赏,这样,水不仅固具了文化特征,而且还产生了观赏的价值和由此带来的旅游价值。

      利用水文化的价值来促进旅游事业的发展,是近年来旅游业的新兴现象,在这方面,九鲤湖最具发展条件。因为它所含的“水份”相当丰富,且比别的旅游区更是“近水楼台”了。

      一是人们以水为背景,为追求典雅或附庸时尚而对建筑物、瀑、湖、潭、泉等进行着意命名的。如,建筑物的命名有:湖光亭、水晶宫、观瀑亭等。瀑的命名有:“雷轰”(是以声势命名),“瀑布”、“珠帘”、“玉箸”等(是以形象取名)。湖有“圆云一镜”,泉有“鸣泉”,潭有“龙渊洗耳”之美称与雅称。

      二是人们以诗、赋、联等文学形式,把独特的水现象进行人文化。诗的形式有:唐代张濬的“玉箸垂秋漠,珠帘卷暮峦”,宋代刘克庄的“凡是龙居处,皆难敌此泉”。元代卢琦的“青山四面相萦回,溪水百折声如雷”。明代陈经邦的“水帘雾虚千珠坠,山色睛横匹练同”。清代王寿桁的“珠帘玉箸半天际,雷轰瀑布声喧嘈”。赋的形式,有清代陈居禄的瀑布赋:“谁匹练之空遗,乃山灵之织素”。“拟借仙人之刀尺,剪作贫家之五衤夸。”联句的形式,有明代赵维恒的“珠帘不卷四时雨,玉箸常撑半壁天”等等。

      这些以修辞式的典雅命名,以诗、赋、联等文学形式来表现客观水体的存在和运动形态,其作用就是游发游客产生注意、联想和兴趣等一系列的旅游心理活动,从而丰富了他们的“玩水”情感与乐趣,这也是水文化在旅游中的一种价值体现。

      在旅游中,人们往往对奇山异水的传说、名人的赞叹与评价等产生了无限崇拜景仰的心情,这就是文化宣染的魅力之所致。九鲤湖水文化现象在此类中有两种体现。

      一是对水功能传说的崇拜与景仰。如对传说中九仙之所以要选中九鲤湖为炼丹成仙之场所,主要是由于此处的水质纯洁无染,是炼丹的上好精水。又如,九鲤湖仙梦为何灵验,据说是因为此处飞瀑击石,水激涛涌,喷薄飘空,如雾如烟,水雾弥空,将整个九鲤湖上空的灰尘吸洗得一尘不染,使九鲤湖成了人神易于沟通成梦的好处所。再则,根据“乌鸣山更幽,蝉噪林愈静”的心理,跌水的瀑布水声将压盖祠庙中一切噪声而成了单一的催眠声,使祈梦者容易处于半睡眠状态而进入梦境,由于催眠声单一,梦境不受旁音干扰,只出自本人“日有所思”、“心有所牵”的祈求念头,所以所做的梦常与所要祈求之事相符,为此灵验之梦的声名远播。再如,在九仙祠后的山坡上有一口仙泉,乃是一状如人眼的石穴,尽管天大旱也不干涸。据说九仙初来九鲤湖之时,兄弟九人“目俱盲,独长者一目,为诸弟前行”。仙泉就是老大那颗眼睛变成的。饮用此中泉水,可以治疗眼疾,延年益寿。

      二是因名人效应而产生了景仰的心理。历代名流政要对九鲤湖景观的赞赏与评价,或赋诗镌石的附庸,都会产生名人效应,其作用是激起后人对九鲤湖景观的向往与景仰,从而产生了“一饱眼福”和“到此一游”的念头。明代著名的地理学家徐霞客到九鲤湖游历考察时称道:“即匡庐三叠,雁荡龙湫,各以一长擅胜,未若此山微体皆具也。”一语定品位,九鲤湖的知名度由此倍增。严宗淦“春雷飞雨”的石刻赞语,也使九鲤湖的水色生辉。此外,许多名流政要对九鲤湖之水的诗赋题刻则比比皆是,这些都能使游客产生名人效应的景仰心理。

      风俗时尚是旅游资源的深层开发,而水文化在风俗时尚中又十分突出。九鲤湖与水有关的最明显风俗就是祈雨。它是建立在对九仙的神灵崇拜基础上的一种世俗现象。宋时对此处的祈雨习俗记载最详:“宋乾道二年,旱甚,县官祈祷,立即灵应。三年,封仙翁嘉应侯。淳熙十四年,大旱。郡守朱端学率父老诣祠下叩祷,其明日白龙现,雨三日不休,乃上其事于朝,赐额‘仙水灵惠’,加封仙翁灵显侯,捐郡帑二十余万,委邑尉马良臣相役建庙。寻遭水患,乡人因而重修之。宋开禧三年丁卯,旱甚,县牒训导叶澄祷于此,某霖之霈,岁乃大熟……”。([明]周华《兴化府志》卷二)

      明代进士王世懋在《游九鲤湖记》中认为九鲤湖特色是:“闽山以水称奇胜者,即亡如九鲤湖,且著梦灵,宦游者多祷焉。”同朝名士林澄名在《九鲤湖记》中认为九鲤湖特色是:“莆之山水,多以水石见奇;水石之胜……而鲤湖为最”。由此可见,九鲤湖之奇胜在于水、石、梦三特色。(吴松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