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治水女杰钱四娘造福莆田受敬仰

    治水女杰钱四娘造福莆田受敬仰

    点击查看原图 

     木兰陂

    点击查看原图

      庆祝钱四娘诞辰966周年

    点击查看原图

      钱四娘石像

      距离莆田市区西南5公里,木兰溪与兴化湾海潮汇流处,木兰陂(着名的古代大型水利工程)静静跨越南北两岸,溪水缓缓流淌。

      当你走在近百米的木兰陂上,看着一块块历经风雨的古石,无法想象,千年之前,洪水咆哮肆虐的情景。

      然而,冲透时光的隔绝,一个女子的存在,愈发的鲜明。

      她叫钱四娘。

      作为一名女子,她变卖家产最早发起建陂,为民大爱的精神,代代传承。

      前三年就是她的一生

      站在木兰陂上,我们至今无法明了,当年那个柔弱的女子倾尽家产时,到底是怎么想的,那时,她只有十六岁。

      “十六岁,若放在当下看来,不过是还在读书的孩子。”莆田城厢区文化馆馆长林劲松对此无不感慨,正是因为年纪小,又是第一个建陂之人,因此,后人对其的敬仰和缅怀之意才会更加深厚。

      对于不熟悉那段历史的人来说,第一个疑问就是:生于北宋仁宗皇佑元年(公元1049年),福建长乐人钱四娘,当时为何会到莆田治水?

      对此,林劲松说,据记载,钱四娘的父亲在福建当官,后在任上去世。钱四娘和母亲扶柩回长乐,途经莆田时,她目睹了莆田人民遭受水患之苦,便暗下决心到莆田治理水患。

      宋治平元年(公元1064年),钱四娘变卖全部家产,凑足10万缗([mín]古代计量单位)来到莆田木兰溪上拦溪筑坝。

      钱四娘择濑溪的将军滩前(今华亭镇西许村)雇工垒石,截溪筑陂,开渠道循鼓角山南行以达平原,计开圳1条、沟36条。大坝工程经过三年,至治平四年(公元1067年)夏才完工。然而,忽然有一天,溪洪咆哮而至,刚刚建成的石陂石崩陂溃。

      “选址不当,是导致其功败垂成的主要原因。”林劲松如是说。

      目睹三年之功毁于一旦,钱四娘悲愤欲绝,随即赴水而死。

      那一年,她19岁。

      千年之后,站在钱四娘的雕像之前,你会觉得那三年,就是她的一生。把百年的岁月浓缩为短短的三年,然后,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前赴后继建陂成功

      木兰陂的建造并没有因为钱四娘的逝去而停滞。相反,钱四娘的事迹感召后人前赴后继。

      被钱四娘的义举所感动,公元1068年,钱四娘的长乐同邑进士林从世携款10万缗,在钱陂址下游温泉口(今霞林办木兰村)再度筑陂,但仍然因选址不当,港窄潮急,大坝在即将落成时就被汹涌的海潮冲毁。

      莆田两次建陂失败惊动了朝廷,也适逢王安石大力推行《农田水利法》时期。1075年,侯官(今福州闽侯)义士李宏应诏携资7万缗到莆田修陂。

      在精通水利的福州鼓山高僧冯智日的悉心帮助下,他们总结钱、林两次筑陂失败教训,选择在钱、林陂故址之间的木兰山下建陂,此地“溪宽流缓潮尾”,精心组织,缜密施工,经八年奋战,1083年终于建成木兰陂。

      木兰陂陂首枢纽工程建成后,接着进行工程配套,先建“回澜桥”,即南进水闸,并开挖大小沟渠百余条,把水引向南洋,灌溉南洋平原农田。

      至此,泛滥的洪水如同被拉住辔头的野马,变得温顺驯良。

      丰枯水量变化极大的木兰溪,在工程控制下,既有效地阻挡了咸潮上行,又尽可能多地将木兰溪上游的淡水引向南北洋平原。

      万倾良田顿成沃土,这也彻底改变了蒲草之滩。

      至今,木兰陂灌溉工程涉及莆田全市9个乡镇、178个村1万多公顷的农田。历经930余年的风雨,木兰陂仍然发挥着拦洪、挡潮、排涝、蓄水、引水、灌溉的重要作用。

      “1999年洪灾时,水面超过木兰陂面5米。”木兰陂水利管理站工作人员李应珠回忆称,即便上游很多东西冲下来卡在木兰陂,也没有对木兰陂造成破坏。

      “那个时候,你才能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造福千秋。”李应珠说。

      历史不曾遗忘那些人

      西有都江堰,东有木兰陂。当木兰陂的重要性随着时光的推移愈发明显之时,那些曾经为此流过汗、流过泪,甚至付出自己生命的人,也自然而然地被后人铭记。

      2010年9月,木兰陂生态公园动工建设,2011年6月投入使用,就地抬升平移重建木兰陂纪念馆、钱四娘庙和冯智日纪念堂等,同时新建了连接木兰陂纪念馆和钱四娘庙的碑廊。

      如今,在木兰陂南岸边的木兰陂纪念馆内,重塑了钱四娘、李宏、林从世、冯智日四位建陂先贤圣像。

      “每年会吸引3万多游客前来。”李应珠表示,这也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纪念馆前竖立着钱四娘的雕像,而紧邻纪念馆,则是一个迂回的碑廊,摆放着20个大大小小的石碑,其中就有郭沫若诗碑。

      “清清溪水木兰陂,千载流传颂美诗。公而忘私谁创始?至今人道是钱妃。”1962年,郭沫若在游览木兰陂后,以诗抒情,也道出了钱四娘的精神内涵。

      因钱四娘有功于百姓,宋朝廷敕封其为“夫人”,俗称钱夫人。不久,朝廷又加封其为“妃”,后人将祭祀她的庙称为“钱妃庙”。

      直到今天,钱妃庙香火依旧不断。

      “当地村民将钱四娘尊为神灵,也是对其精神的缅怀。”林劲松表示。不仅如此,在位于新度镇青垞村的香山宫里,也陈列着钱四娘的雕像。

      “钱四娘投水自尽后第二天,在离陂不远的沟口小山脚下,人们找到她的遗体,她浑身散发出花香,方圆数里都能闻到。从此这座山就叫香山。人们把她的遗体葬在山上,盖了座庙,叫香山宫。”香山宫一负责人称,在钱四娘的纪念地香山宫,陈列着莆田历史上24位水利功臣。实际上,这也是钱四娘的精神,在一代代传承。

      值得一提的是,原莆田县县长原鲁山作为第二十四人,他的雕像在2012年也安放在香山宫。

      时光未模糊她的面目

      “钱四娘是一名女子,还是第一个建陂之人,无论功高归谁,当地人对其特别感恩。”在林劲松看来,为莆田人民的千秋福祉献出了青春和生命,为民造福、行善济世的崇高精神,值得代代弘扬。

      而与钱四娘紧密相关的木兰陂,在守护着莆田百姓的同时,也承载了太多人的记忆。

      “还记得过去,当时没有其他公路,每天天没亮就要通过木兰陂从南岸走到北岸,到集市里赶集。”今年75岁的傅亚友时常和女儿说起这些回忆。

      “90后”李恒晖,依旧记得他和伙伴们经常在木兰陂旁玩耍、游泳。

      他的父亲,小时候家就住木兰陂旁,夏日的傍晚,吃完饭就会到木兰陂旁的回廊桥下纳凉。

      桥下,溪水缓缓,岁月无声。

      1988年,木兰陂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3年,木兰陂获评为国家水利风景区。

      2014年9月16日,木兰陂灌溉工程更是一举顺利通过国际灌排委的评审,成功列入首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

      这是我省第一个世界级遗产的水利项目,标志着木兰陂走出国门、成为世界性的遗产。

      “木兰陂列入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后,将促进木兰陂的保护规划、文化内涵挖掘。”莆田市木兰溪防洪工程建设管理处负责人称,这对进一步提升木兰陂保护性建设具有深远的意义。

      “未来,应该让更多的人了解木兰陂的厚重历史和人文积淀。”林劲松表示,接下来,建议将木兰陂的“营造技艺”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而对于更多的莆田人来说,他们的记忆还会停留在小时候春游时,老师讲解的一个女孩与一道长陂的故事。

      那一年,一个16岁少女面对涛涛洪水,立下宏愿,三年后,她用自己的生命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千年的风霜不曾模糊她的面目,她叫钱四娘。(夏菁/文 受访者供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