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莆仙与惠安肖厝(泉港)的一些旧事

    莆仙与惠安肖厝(泉港)的一些旧事

      割地置县起风波

      自北宋太平兴国六年(九八一年)析晋江县东乡十六里置惠安县,至一九九六年泉州市肖厝经济开发管理委员会成立的一○一五年间,泉港区域一直属惠安县辖区。明嘉靖年间,曾经出现一场割今泉港区一地归属兴化府以设置枫亭县的争议,成为泉港历史上值得一书的一段插曲。

      明嘉靖四十一年(一五六二年)底,倭寇攻陷兴化府城,恣肆屠戮、劫掠,府城焚毁殆尽,官吏、士绅及百姓死伤无数,“环列数万余家,盖荡然一平野矣。”(载《愿治堂疏稿》)。嘉靖时期,沿海县城或卫所城沦陷的难计其数,然而府城的沦陷,这是第一次,因此全国震动。莆田籍御史林润向嘉靖皇帝上《请恤兴化府事宜疏》,其中有“请求割邻境界属以宽民力”一项。主张割福州府属福清县、泉州府属惠安县归属兴化府,藉此调剂补充兴化屠戮殆尽的人口空虚和解决征收税赋的困难。兴化府随即申乞析惠安县北十五里(今泉港区)、莆南二十五里(今莆田市秀屿区)、仙游二里(今枫亭镇),以枫亭古镇为中心,设立枫亭县。惠安县士绅沸沸扬扬,引起了一场围绕“割地置县”的争议。

      明都御史张岳的侄儿、贡生张宇遍访全县各地,尤其是深入惠北民众中,广泛征求意见,然后上《呈寝议割地建县文》,在论述割惠安县隶属兴化府之“六害”后,条分缕析地陈述了割膏腴的惠北以立枫亭县之“八不可”。

      一、时诎举赢。惠安本民生艰困,亟需省冗官、去闲务,与民休养生息,设立新县,就要设官分职,修筑城池,如此致民众不堪其负。

      二、图里不均。一旦割惠北十五里地,惠安仅剩二十里,而将要设立的枫亭县则有四十里。惠安仅占枫亭县的一半。依惯例,只有割大县以补小县。如今割惠北地,造成枫亭、惠安两县版图不均。

      肥瘠不均。惠安县东南滨海可耕之地甚少且地质瘠薄,民多赖渔盐为生,而惠北靠山,皆属惠邑膏沃之地。此地一割,惠安只剩贫瘠之地,导致枫亭、惠安两地肥瘠不均。

      费不支。惠安官田、民田的赋税年收入约一万八千石。其中上缴国库的官米六千石,供本县财政费用的民米一万二千石。惠北地一旦割去,惠东南仅收民米六千石,难以应付官吏禄米、县学师生的粮米、上级院司按临及迎来送往的费用。

      四、民盐分争。惠北膏腴之地一割,惠东南应上交的六千石民米,原由盐地和田地分摊,实际上每年能收上的仅四千石,费用不足部分再由盐户和民户均分,必然造成民、盐之间矛盾。

      五、典礼不称。惠安人文,自古西北部出财赋,东南出人才。全县的进士、举人、生员多属惠东南,惠北割后,此等人减免赋税及宾客迎送等所需概由惠东南民众承担,民难堪其负,而这些费用又不可减免。

      六、兵不实城。惠安城小,居民不足千人,倘贼众攻城,只有依靠全县民兵。全县民兵计六百人,割惠北后,惠东南仅能供三百人,公私杂役均靠这三百人,城守自然不坚实,不利于抗击乱贼和倭寇的侵袭。

      七、弃地失险。峰尾城为惠安门户,辋川为惠安斥堠,检行险阻,伺候盗贼,如今一割,这些要冲放弃,一旦有军事动静也就难以互相照应,如敌自海道登陆,则惠安县城关隘屏障均失,如此弃地失险做法万不可为。

      张宇在文末指出,士大夫们不要心存本乡、本郡,而应奉行法制,遵守本职,做到轻徭薄赋,以民为本,本固则邦宁,因此,兴化府应致力于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使民生得以复苏。

      由于张宇的奏书入情入理,论据充分,有关部门反复论证之后,便打消了割惠安隶属兴化府、割惠北地以设枫亭县的主意了。黄建聪

      明代买得七村归

    点击查看原图

      今泉港区域的方言,大致可分三大块:山腰、前黄、涂岭三镇属闽南语系;后龙、峰尾、南埔三镇的方言介于闽南语系与莆仙语系之间,由于两种语系的交叉渗透融汇,而形成独特的“头北话”或称“下路话”;而界山镇,特别是邻近枫亭,位居天马山下的南庄、港西、东丘、交界塘、柯寨等村落的语言则纯粹是莆仙腔了——人称“顶路话”。自明末至今,由于地域管辖的变化,“顶路话”也多少融进了“下路话”的某些成分,又有别于正宗的莆仙话了。这其中的历史缘由,至今鲜为人知。

      明末以前,以上提及的南庄等五个村落一直隶属于仙游县下区连江里(即今枫亭镇),讲的是莆仙方言,流行的是莆仙习俗——至今,这些村落的婚丧节庆的诸多繁文 节,还保留着浓厚的莆仙色彩。但由于地理位置紧邻惠北,与惠北“下路人”工耕匠作或商贸嫁娶,均来往频繁,关系密切,倒与仙游一方有些疏远。于是,明万历年间(1573—1619年),曾任湖广按察副使的惠安人李恺,以上述五村连同枫亭境内另二村岑兜、秀溪(今属涂岭镇)与惠北地缘紧邻、习俗相近、便于管辖为由,提议把七村从仙游县划出,归属惠安。尔后,李恺出面筹得一笔资金,把这七个村落买断,从此这七个村落计有10000亩土地、5000口人丁,便归属惠安县管辖。并把原先位于白水坑的惠仙两县界碑移到现在界山镇界山村交界塘。据《莆田县志》、《枫亭志》载,当时上述七个村落虽划归惠安管辖,但七村税粮仍由仙游枫亭负责。杨昆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