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靠观天预测天气——民间气象员陈德和

    靠观天预测天气——民间气象员陈德和

      他是一个仅有初中文化的农民,靠自己36年坚持不懈的观测和手中仅有的一本《天文年历》来研究日月与天气变化的关系,观天看月测天气。请看——

    点击查看原图

      一个小地球仪被陈德和箍上了2根皮筋用于研究日月运行轨迹。

    点击查看原图

      上楼顶观天,是陈德和每天必做的事情。

    点击查看原图

      陈德和时常翻看多年前科学家及天文气象机构写给他的信。

      日月星辰,气象万千。从古人对二十四节气的编制,到如今时时更新的天气预报,都说明天气变化是人们生活的指南,与人们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

      “蜻蜓千百绕,不日雨来到”、“蛤蟆大声叫,必是大雨到”、“日出红云升,劝君莫远行;日落红云升,来日是晴天”、“乌云接日高,有雨在明朝;乌云接日低,有雨在夜里”……这些和天气有关的谚语是我们的祖先凭借千百年来的生活经验总结的。在高科技发达的今天,仍然有人靠着观天来预测天气。

      这天下午,我们来到笏石镇珠坑村陈德和家中时,他正在楼顶上一边观察太阳的位置,一边用纸笔记录着。他告诉我们,他观测研究气象已有36年了。这几年,虽然患上风湿、腰椎间盘突出症,行动较为不便,但是他仍坚持每天至少上3趟楼顶观天。

      “春秋分时,太阳会在壶公山凌云殿所在的位置下山,那天正午时的太阳在赤道上;夏至时,太阳在黄石瑶台青山北山角下山,那天正午时的太阳在北纬23度26分;到了冬至,太阳会在笏石镇西徐村西徐小学所在的那座山的最北角下山,那天正午时太阳在南纬23度26分……”今年68岁的陈德和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和我们说起他经过多年观察到的太阳运行轨迹与本地地理位置关系时却像个专家,令我们惊叹。

      他对天气变化的痴迷源于小时候他父亲林阿盾在一个夏天晚饭时说的一个真实故事。1927年农历九月十五,一个平海农民运了整船猪到厦门贩卖。天黑时,这个农民把船停靠在厦门的一个码头休息。当晚,码头停靠着几千艘船。半夜,这个农民醒来时看了看月亮,便对船夫说有大风马上就到,叫醒大家尽快撤离。说完,他的船便驶离码头返回莆田。大多船主不相信他的话,只有二三十艘船跟着他一起离开。当他们的船划到一座山边时,大风呼啸而来。故事中,这个平海农民对天气预测的准确深深地印在陈德和的心里。

      后来,林阿盾向一些老人请教,也有了观天看月测天气的能力。1971年农历十月初的一天傍晚,那时才25岁的陈德和却由于患上风湿病不能下地干活。无聊的他站在家门口想起父亲之前说的那个故事,盯着太阳看得入迷。这时,他父亲走过来搭着他的肩膀说,月牙尖时,那个月风大;月牙平时,那个月风小。

      1978年秋,他的风湿病又犯了,病痛使得他什么家务农活也干不了。他突然想起父亲生前和他说过有关月亮与天气关系的话,决心开始研究。

      他翻出1960年在莆田师范(砺青中学)上学时用的地理课本,又买来一个小地球仪,用2根皮筋箍在上面,当成是太阳、月球运行的轨迹。凭着上学时对地理知识的记忆,慢慢摸索着。遇到不明白的,他就请教一个在中学教地理的亲戚。

      那一年冬天的一天,他观察太阳在壶公山、青山、西徐小学所在山的位置,推算出月球运行的轨迹。月球从南到北运行到赤道时,莆田第二天出现南风;下一个月的那一天,莆田又出现南风。1983年秋天,当月球从南运行到赤道时,莆田是阵雨天气;第二个月的那一天,同样也出现了阵雨天气。他发现,天气有时是有明显规律性的。他兴奋地说:“这与现代气象研究用的方法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能把这个规律自身发展和相互制约的因素全结合进去计算,就能分析未来几十年的气象趋势,或许能把气象谜团一一解开。”

      这个发现,使他对天气变化更加感兴趣了。由于研究缺乏资料,他便写信求助江苏紫金山天文台、福建省科学技术委员会,请求专家为他提供日、月每天对地球投影的位置的资料。天文台的专家回信告诉他,这些资料可以在新华书店买到。他跑遍了莆田及福州、三明等地的新华书店,却都没能找到。无意间,他买到了一本《天文年历》,这是他研究中唯一的一本资料。

      凭着所学到的知识,他曾准确预测过几次天气。1991年农历四月廿五,他在石狮市一家服装厂打工时在一家小卖部买东西,看到柜台上的报纸刊登了闽南大旱的消息。他回到宿舍后,根据正月在老家观察太阳的运行轨迹推算出月球的走位,预测农历五月初八有一条气象变更线,会有雨。他把这个预测告诉了他的工友。果然,那一场大雨连续下了近6天,解了闽南的大旱。他的工友们都说他厉害。之后,厂里就经常有人找他咨询天气。

      他坚定了自己预测天气所用的方法,希望这个方法能提供给气象专家用于研究。于是,他开始写信给北京中央气象台等一些权威机构和科学家。2000年底,他写了一封信给我国半导体材料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林兰英,告诉她气象的规律,希望她能帮忙联系气象专家。2001年1月15日,林兰英回信告诉他,她已帮他把信转交给研究天文气象的机构。

      他倚靠着墙,慢慢走进房,搬出一摞厚厚的笔记本和一叠信件摆在桌上。他告诉我们,1980年至今,他研究的记录有近10本。经过他多年的观察研究发现,知道太阳所在的位置就能判断出月球的走位,天气的变化和月球的南北纬移动轨迹有最大关系,也与月球到赤道时是某年某月某日,所引起的洋流气流、气压、平流层与对流层的关系等有关。靠着这些变化关系,就能预测出未来几天甚至是几年的天气。

      他戴上眼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用透明胶带封贴好的纸,上面除了画有一个圆之外,还标注有密密麻麻的字。“地理学里,北在上、南在下,而在天文学中,南北的位置正好相反,上南下北,左东右西。月亮从南到赤道运行需要6.13天,再从赤道到北则需要运行7.257天。从中就能推算出一条气象变更线来。”陈德和说道。

      原本就对天文感兴趣的我们,认真听他说着天气与日月的关系。我们照着他的方法,也计算出正月初二左右有一条气象变更线。他又拿起笔,在纸上算了算说:“正月初二三天气晴好,起码天空中有鱼鳞云出现,甚至还会出现南风。”

      在新的一年里,陈德和希望有专家能对他36年来研究的天气变化方式进行认证,并能把他的方法进行推广,用于气象预报,造福子孙。  蔡玲  余静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