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在路上——仙游青年画家郑路迅其人其画

    在路上——仙游青年画家郑路迅其人其画

    点击查看原图

      认识老路已经很久了,久到他在我心中太立体而无法用几个词句来简单评价。他的一句戏言:你给我写画评吧。我也言笑晏晏地答应。只是没想到,我这个能在几百张画中一眼认出他的作品的老朋友,只能用这样一种很不高端的方式开始这篇文章。

      我是没有任何资格来评价一幅画的优劣的,就如我也没有资格评价一个人的好坏。我能给的,只是我作为一个旁观者,一个拿出最纯净初心的艺术爱好者身份而已。当然,几年来无话不谈的真诚交流让我也不能排除掉友情因素而完全客观。撇开他的人说他的画,就如釜底抽薪,让我无所适从。

      我所知道的郑路迅,老路是仙游人,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除工笔外,他擅书法、精篆刻、懂摄影、进可秉笔赋诗,退能焚香操琴,聊起传统文化来,仿佛没有他不涉猎的,重要的是他不是玩玩,这些门类几乎无一不精。

      他还兼着论坛的管理,负责网络安全,我们有关电脑软硬件的问题只要问他,都能解决。记得我在刚认识他没多久时,临过一张宋画小品,扫描成四个部分,老路看到我那不忍直视的拼图技术说:拿来我拼,而这种小小的 PS技术对他来说不过小菜一碟而已。我们常戏称:老路除了生孩子不会,其它的没有不会的。可他又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话,在我眼里,他是我认识的这些画家朋友里最亲近最接地气的一位。

      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在老路身上体现的最为全面,至少,他是我人生中不可多得的良师益友。

      画画,是老路的职业和谋生手段,也是他理想的终极追求。

      他很认真,但不较真;他很勤奋,但不苦修;他不断地学习吸收,但从不盲从 ;他不断地创新改变,但双脚永远站在传统的基石上。我们可以在花鸟中见到他惊艳的青绿山水的功力,可以在书法功课中见到随手勾勒的写意小品,也能偶尔看到他传统人物画的深厚功底。

      说到他的画,谁也无法绕开“鹰”这个题材,“鹰”是老路的一张名片。每年或多或少,我总会看到这个题材的作品。可能还有几张是我取的名字。我对这些或冷峻或雄浑或飘逸的无数只鹰非常熟悉。也常听人说,画这个题材好卖,也有人说题材俗。老路也常常把自己画画的事自嘲为“杀猪”。杀猪固然是人间烟火,世俗到了极致,可是我们自幼时也曾学过 《疱丁解牛》,屠夫的工作,其实也能上升到艺术的高度,也许老路在完成一幅满意的作品时,也如疱丁一般提笔而立,四顾而踌躇满志。世上没有俗的题材,只有俗的画面。老路的鹰,近几年来已看不到早期的雕镂痕迹,整个画面元素越来越多样化,我们可以看到青绿山水、传统流云江海、现代画面构成切割等,美石枯木、野草杂花均可入画。不可不提的还有他那些技法繁复的背景画法,很多都是他自己在长期的创作中琢磨并且反复试验出来的,但只要朋友问一句,他就会倾囊相授,连细节都反复提醒。

      他的鹰越来越脱去了尖锐和犀利,多了些冲淡旷达、多了些飘逸辽远,俯视大地忧伤而温柔,仰望苍穹渴望而坚韧。而这些,都曾深深地撞击着观者的心灵。

      如果我告诉你老路从没见过牡丹,许多朋友可能会惊讶不已。虽然牡丹老路很少涉及,但近期画的几张依然惊艳了许多人的眼睛。老路的画一向很“爷们儿”,不带一丝矫揉造作,他画的牡丹媚而不妖、灵而不飘,用色恰到好处,花朵总让我产生一种沉甸甸、锦重重的绵丽感觉,如同那些无数个细琐的光阴,美丽而庄重。让我这个喜好偏清冷枯寒的人都不由地眼底温暖起来。绘画,与所有艺术形式一样,是为了表达,为了向这个空虚美丽世界的呐喊出自己与众不同的声音,无论他是否亲眼所见。这也许就是绘画与摄影不同的魅力所在。

      在几个常年交流的朋友之间,偶尔也会谈论关于艺术的形而上的一些话题,相比我这个浅薄的票友,老路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把我那些空虚的话题拉回来,时常还要配些图片,附注各种箭头符号,用最直观的教材讲述阴阳、虚实、黑白、理趣,当他深入浅出地侃侃而谈时,我们才方知其平时的广泛涉猎与智识思想,而这也不过是管中窺豹而已。我们生活的世界瞬息万变,而面对国画,无论是最表面的“画分三科”,还是艺术形式背后永恒不变的哲学思考,我们都只是一个孩子,而老路则会一如既往秉持一颗赤子之心,坚定地走在自己的路上。  李春辉 文/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