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试论妈祖信仰的社会功能

    试论妈祖信仰的社会功能

      形成于古代福建莆田海滨落后渔村的妈祖信仰,能否随着时代的进步不断调整其形态和功能,而保持久远的影响力,这是妈祖信仰研究者乃至整个宗教学界必须回答的问题。半个世纪前,历史学家朱杰勤先生曾论妈祖信仰与经济落后、文化闭塞、交通原始相联系,并预言随着科学的昌明,这一信仰将渐趋没落。然而,事实与朱先生的论断恰恰相反。正如台湾北港朝天宫故董事长郭庆文先生指出的,其预言乃“无一实现。反之,在科学发达交通安全之通都大邑,如美国、日本、新加坡、台湾等地,却不断有新的妈祖庙出现。”旧有的妈祖庙如台湾的各大妈祖宫庙都长期香火旺盛,社会影响力持续高涨,而莆田湄洲的妈祖祖庙更是盛况空前,自台湾开放民众前来观光旅游以来,已接待了近百万台湾信众,许多台湾信众把到湄洲祖庙朝拜当作平生最大愿望。近些年来,每年都有10多万台胞来妈祖祖庙朝拜进香,有的还趁便寻根问祖。

      所以如此之故,根本原因在于宗教信仰在现阶段乃至以后很长的历史时期还有巨大的社会作用,它能够让人的精神需要得到满足。诚如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所言,“人生来被动,主动很少。只要人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宗教就有存在的余地。”“宗教的作用是任何别的办法不能代替的。”"就妈祖信仰来说,它比起某些排他的宗教、狭隘的民间信仰又有更大的优越性,即它有极大的适应性、灵活性和包容性,能够满足不同地区、不同时代、不同人群的广泛需要,因而具有更久远的生命力,与时俱进,长盛不衰。换句话说,妈祖信仰的功能能够不断更新,故能在当今科学昌明、经济发达、交通便捷的时代仍然拥有巨大信众,发挥重要作用。为了阐明这个问题,让我们首先回顾一下历史。

      一、妈祖信仰适应不同区域社会需要的历史经验

      众所周知,妈祖本是海神,或称航海女神,主要神职是护海安澜,保护海上及江河渔业和航运的安全。但是随着时代的推移、妈祖信仰的广泛传播和发展,对妈祖的崇拜早已跨越了沿海地域的局限,妈祖信众遍布于全国沿海和内地、平原和山区,乃至扩及东南亚、扩及全世界,妈祖成为我国东部广大省区及世界众多国家城乡士庶共同的神明,其间的奥妙何在呢?

      奥妙就在于“宗教是人创造的上帝,不是上帝创造的人。”和各种神明一样,妈祖是人创造的,妈祖的神性神功也是人根据现实的需要赋予的。但妈祖的原型是美丽善良的民女,这一先天的条件使她比那些自然崇拜、动物崇拜、精灵崇拜的神明更有亲和力,更得人们的喜欢,确保了人们只是在美与善的范围里来丰富、完善妈祖的形象,也在美与善的范围里来扩大和发展其神性、神功。

      在妈祖信仰发展史上,由于妈祖广受人们欢迎,其信众越来越多,引致释、道、儒三教都来争取妈祖,努力把妈祖纳入本教的神明系谱中。在三教改造妈祖的过程中,妈祖吸收了观音菩萨解厄消灾、救苦救难、度脱生灵的神性,又与道教神仙之说、民间龙王传说互相渗透融合,还与号称一门忠孝的莆田九牧林氏联了宗。与此同时,朝廷对妈祖的册封也不断升格,由夫人而妃、而天妃、而天后、天上圣母,封号字数也一再追加,至清嘉庆时达到30个字之多,在诸神封号中遥遥领先。这样,妈祖的形象就臻于尽善尽美,神格被提到无可比拟的高度,其神性神功也发展到广大无边,而且具有极大的适应性,能够适合释、道、儒各家的口味,也能够适应沿海、山区、城乡一切士庶的需求。

      这就为妈祖变换角色,从海神一变而成为山区守护神奠定了基础。兹以闽西客家山区和台湾屏东的客家庄为例略加说明。

      妈祖信仰传入闽西客家山区的时间不晚于南宋嘉熙间(1237-1240),但自宋迄明初,妈祖信仰在闽西地区的信众只限于与汀江航运有关的特殊人群。明中叶后,妈祖信仰才遍布汀州所属八县,各乡村纷纷建起天后宫或妈祖庙。这是妈祖信仰融会了释、道、儒三教的多种成分,神功扩大,神格上升,成为驾于众神之上的大神之后的事。

      如今遍布闽西客家城乡为数众多的妈祖庙,有两种类型,一种分布在河流沿岸,建庙目的是希望妈祖保佑航运平安顺利,以及免于洪涝灾害,这种情况都与水运、水患及对水的控制有关,继承了沿海地区妈祖信仰的基本特点,是沿海妈祖信仰的延伸。

      另一种则与河流水路无关,随宜建在村中,甚至坐落在高山上,武平县武东乡太平山的妈祖庙是其典型代表。该庙建于袁田村和袁畲村交界的山岭上,传说妈祖化身扑灭了一场山林大火,村民们为了报妈祖救火之恩才集资合力建庙的。建庙缘起反映了当地人民一开始就把妈祖作为山区救火的神灵来崇奉,偏离了妈祖海上护航、水上拯溺救厄的本来面貌。

      庙中设三座神座,中间供奉妈祖坐像,体量最大;左边供奉观音立像,右边供奉吉祥哥立像,妈祖像前又置一尊小小的观音像。这样的布置突出了妈祖的主神地位,观音、吉祥哥都处在从属地位陪享香火而已。妈祖既是主神,居于人们信仰中心的地位,而且观音的救苦救难、送子保赤功能,吉祥哥的保佑生殖功能,以及其他各种地方神灵的功能都集中到妈祖身上,这说明本庙妈祖具有人祷如祷的万能神性,主要的神通则是保赤护婴,而其神通又有求于地灵的配合,即与地方特色相结合。

      事实也正是如此。太平山天后庙虽然规模不大,香火却极为旺盛,为全县之冠。远近前来朝拜的人们,有求子、求婚姻的,有求升官、发财的,有求读书升学的,也有求建屋吉利、出门平安的,想求什么就求什么,求什么的都有。庙中又有信众祈求把自己儿子作为妈祖契子的风俗,认为在妈祖神前契了名,孩子就能长命富贵,这显然是从妈祖具有保赤功能引申出来的一种民俗。庙中备有诗签二十八种,从其内容来看,集中的话题,不外乎国泰民安、功名顺遂、婚姻美满、家庭幸福、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知足安分、行仁守义,都紧紧围绕着耕读传家的客家社会需求和社会心理,而与沿海人民的生活和心理有较大距离。

      武东太平山妈祖的诸多功能,缘于民间信仰中各种神祗功能的互相渗透、交叉混淆、移易改动。把众多神明的功能集中到妈祖身上,这是一个客家山乡改造妈祖信仰的过程,但这种改造并不是漫无边际的凭空臆造,而是受到客家山乡的生活环境、生产方式的严格制约,是按照客家山区人民的生活风貌和现实愿望来重塑妈祖形象、改造妈祖信仰。

      以上是大陆闽西客家山区的妈祖信仰概况,下面再来看台湾屏东客家住区的情况。台湾屏东的客家庄有“六堆”的组织,每一“堆”都有自己的妈祖庙,而以居中的内埔妈祖庙为主庙。据南韩金光亿的研究报告,在六堆地区,凡是遇到威胁整个地区安全的严重问题发生时,各堆的政治代表和军事领导人,总要集中在内埔的妈祖庙里去确定作战方略,组织军事行动。就此而言,在非常时期,内埔妈祖庙既是宗教活动场所,又是军事活动的大本营。所以在“六堆”地区,妈祖逐渐成为一个和平秩序的保护者和大兴福利事业的慈善家形象,是一位具有显灵克敌、消灾灭祸广大神通的神灵。这是妈祖在台湾适应客家庄的现实环境和实际需要被改造和重塑的又一典型事例。

      既然在妈祖信仰的传播过程中,信仰的形态和功能能够适应不同地区的环境和现实需要灵活地进行调整,同样的原理,妈祖信仰也一定能够随着时代的进步,在现代的条件下更新功能,以新的面貌掌握信众,在现代社会中发挥其作用。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妈祖信仰现代功能的具体表现形式。

      二、妈祖信仰成为海内外华人文化认同的纽带

      妈祖信仰的现代功能中,最突出的一点是,它已成为海内外华人文化认同的纽带。这一功能的形成,也有一个历史发展过程,它是从早年妈祖庙充当会馆的功能发展而来的。

      妈祖是福建之神,贾贩四方的福建商人和宦游各地的福建籍官员,奉祀妈祖者最为普遍。在一些福建商人和闽籍官员比较集中的地方,他们很自然地把妈祖庙当作相互交际、联络感情的理想场所,这样的妈祖庙因而有了福建会馆的性质。清代浙江平湖县的天后宫就是一所福建会馆,俗称“三山会馆”,可知这座三山会馆是由旅居平湖县的福建商人(主要是经营杉木生意的商人)创建的,其主要的功能是供福建商人初一、十五在此共祭妈祖,同时进行宴饮交际,其次则供闽籍官员途经此地者歇息,还供一些闽籍学生(可能多是闽商子弟)在此读书修业。

      类似三山会馆这样作为福建会馆的妈祖宫庙,后来发展得比较普遍,如在南京、天津、烟台、营口、陆安等地,都有妈祖庙充当当地的福建会馆,会馆的名称不一,也有称为兴安会馆的。更值得注意的是,后来其他省份的商人,也仿效福建商人的做法,集资兴建妈祖庙充当本省的会馆。如辽宁盖平县有福建会馆天后宫、三江会馆天后宫、山东会馆天后宫,三所天后宫分别是福建、江苏安徽江西(合称三江)、山东的会馆,也是这三地商人和宦游者联络乡谊和族群认同的标志。

      由福建人互相联络的纽带演变为其他省份的人也以妈祖庙作为互相联络的纽带,这是一种意义深远的发展趋势。在海外,这种趋势更加明朗化,那就是妈祖信仰逐渐成为全体华人互相认同的纽带及华裔认同中华文化的纽带。

      远渡重洋到东南亚谋生的商人和华工,继承了以妈祖庙为同乡会馆的做法,又在其基础上发展出全体唐人(即华人)联谊的性质。周世跃曾著文介绍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福建帮、莆仙帮、琼州帮纷纷建立天后宫或天后堂作为本帮本派的会馆,指出“其宗旨除了强调联络感情,促进团结,排难解纷,互助互惠外,更负有保存发扬中华文化的功能”,并引某一妈祖庙的碑记说:“我唐人创建天福宫……为崇祀圣母庙宇……并为我唐人会议之所。”唐人即华人,唐人共祀妈祖,妈祖庙作为唐人会议之所,显示了妈祖信仰在海外华人互相认同中的重要纽带作用。

      在日本,自17世纪初开始,来自中国的商人和其他侨民渐多,长崎、横滨、神户等城市先后成为福建、广东、浙江、江苏、安徽等省商人集中的地方,妈祖信仰对于团结上述各省商人乃至全体华侨都起了很大作用。如在17世纪初,长崎为华侨最集中之地,“为了有利于华侨在长崎的生存发展,并祈求来航长崎的海上往来平安”,遂由移居长崎的各地船主们发起倡建佛寺,三江(江苏、浙江、江西)帮建了兴福寺,泉漳帮建了福济寺,福州帮建了崇福寺,广东帮建了圣福寺,合称“唐四寺”。由于船主和商人们都以妈祖航海保护神作为精神支柱,故“唐四寺”名为佛寺,实际上却主祀妈祖,最先兴建的也是最重要的殿堂是妈祖堂。18、19世纪,到长崎经商的华人持续增长,地缘性的会馆和公所如“八闽会馆”、“福建会馆”应运而生,其中都供奉妈祖,“故至今长崎的华侨还称坐落在馆内町的福建会馆为天后宫。在天后宫的正门顶上有一块题字‘桑梓万里’的匾额,落款为光绪二十三年,至今保存完好。”来自福建的华侨们把共同的神缘作为联络同乡侨胞的坚强纽带,在促进会馆内部团结、增强同乡之间的乡土感情和凝聚力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19世纪下半叶,日本华侨的重心移至横滨、神户,“为了加强相互联系,协调各帮之间的利益”,侨胞们建立了打破地域帮别和省籍界限的全体华侨自治团体,称为中华会馆。史学家们把这段日本华侨史叫作“中华会馆时期”。此一时期,日本许多大、中城市的中华会馆一般以关帝庙为会址,主祀关帝,但仍陪祀妈祖。关帝和妈祖都成了商业保护神和财神,共同作为日本华侨团结协作及认同中华文化的纽带。

      在台湾,据统计,道光年间台湾中部地区的云林、彰化、台中、南投、苗栗等县市已建妈祖庙72座,广泛分布在迁入埔里前34社平埔族的所有地区,与汉族杂居的平埔族深受妈祖信仰的影响。而在汉族移民之中,正如道光年间渡台的嘉应州文人吴子光所指出的,“闽粤各有土俗,自寓台后已别成异俗,各立私庙。如漳有开漳圣王,泉有龙山寺,潮有三山国王之类。独天妃庙,无市肆无之,几合闽粤为一家焉。”而且出现了闽粤人共建的妈祖庙,云林县西螺镇的广福宫即其一例。妈祖得到不同民族和族群的共同信仰,成为各地移民和平埔族的共同守护神。汉族移民与平埔族对妈祖的共同信仰,对促进民族团结,构建共同的民族心理,共同开发台湾,巩固海疆,都起了积极作用。

      沿着这样的轨迹发展,妈祖信仰很自然地发展出沟通和促进海峡两岸人民骨肉亲情的功能,这种功能是通过台湾的妈祖信众认同祖庙的形式来实现的。众所周知,台湾妈祖信仰的一项重要活动是回“娘家”进香拜谒。最根本的“娘家”就是湄洲祖庙,台湾大多数妈祖庙都是湄洲祖庙的分灵或再分灵。因此,台湾的妈祖信徒把返回祖庙接香续火看得很神圣,犹如伊斯兰教徒麦加朝圣一样。据统计,自1979年到1987年,台胞到湄洲进香的有115批、434人,请走63尊妈祖神像;1987年1月至6月,有42批、128人。如前所述,近些年来,每年都有10多万台胞来妈祖祖庙朝拜进香,寻根问祖,曾至湄洲祖庙朝拜的信众总数近百万。

      毫无疑问,这近百万的信众到湄洲祖庙朝拜,其心理诉求已不同于以往的信徒祈求航海平安或祈求子息、祈求祛病消灾之类,而是为了求得精神的慰藉,更主要的是藉此认同祖庙,认同中华文化。也就是说,当代的妈祖信仰有了现代功能,它成了中华文化的象征,是一条坚强的纽带,把台湾同胞以及五洲四海的华人华裔紧紧地连接在一起。

      三、妈祖信仰成为建构新道德体系的重要文化资源

      妈祖信仰的另一项现代功能,是在当前社会转型时期的道德体系重构中发挥重大作用。

      有的研究者已经指出:“妈祖信仰中的显灵传说,无不含有某种道德要素,这些道德要素与神的威灵相结合,构成神迹传说的内容。而从伦理角度上看,是社会道德要素被披上神意的外衣得到宣扬,因而妈祖信仰在弘扬社会道德方面的作用,应该得到肯定。”实际上,在信众心目中,妈祖形象尽善尽美,妈祖精神包含着真善美的价值和道德内涵。信众信仰妈祖,意味着认同妈祖所代表的真善美价值和道德,努力使自己的思想和行事符合这样的价值取向和道德要求。这一点亦如论者所言:“文化对社会生活的影响主要表现为它对民众的心理、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的影响,即对民众既有的行为习惯、风俗的反应、修正或改造的过程。”下面让我们具体地阐明这个问题。

      孝道 妈祖是纯孝的典型,传说中她有“机上救亲”、“访海寻亲”之举!"(蒋维锬:1990)。在妈祖孝道的激励和感召下,古今妈祖信众中出现了许多孝子,台湾北港朝天宫的“孝子钉”就是突出的事例。“孝子钉”的故事讲的是清朝道光年间,泉州南安有一位孝子姓萧,父亲只身赴台谋生,经数年毫无音信,年幼的萧孝子遂与母亲冒险渡台寻亲,登岸前同被急流卷散。萧孝子幸由渔夫救回,辗转到北港寻母,在朝天宫向圣母跪拜祷告:“圣母如肯庇佑寻得父母,铁钉则能贯入石中”,祷毕,即于殿前石阶上钉一铁钉,精诚所感,易弯曲的铁钉,竟轻易钉入坚硬青石之中,人人称奇,称为“孝子钉”。孝子得到妈祖的冥佑,受到一油坊老板的雇用,最后终于先后寻得母亲和父亲,重享天伦之乐。类似的事情还很多,说明信众受妈祖孝道影响,“孝”的精神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

      慈济 情怀妈祖的慈悲济世情怀对信众的影响也是巨大的。表现在众多的妈祖庙都热心参与社会公益事业,施医、施药,办学、助教,赈灾、济困,做了大量的社会福利工作。但更主要的是妈祖的慈济精神已经深入信众的心灵,化为广大信众的思想信念和行事准则。有一位叫张许时的老太太,就是这样的典型。她自幼崇信佛教,尤其对妈祖更加敬仰。一生勤俭持家,相夫教子,敦睦亲邻,平素亦乐善好施,喜欢帮助别人,如急难救助、冬令救济或社会公益慈善事业,向来不遗馀力,因此邻里亲朋均称她为“大善人”,十分尊敬。张许时老太太目前已是六代同堂,她经常以慈心谆谆教诲子孙,使他们懂得做人处世的道理,以宗教的精神,立足于社会。而自己则每天早上均素食,淡泊自处,虽94岁高龄,仍每天作一些轻松的运动,并喜欢绣花,做些手工艺,还每年随大甲妈祖回北港进香,藉以调剂身心。又如原籍福建漳浦旧镇的台胞林瑞国、林瑶棋先生,崇信妈祖,热爱故乡,慨然捐资兴建了旧镇乌石天后宫妈祖宝殿;林瑞国先生还斥巨资创建了漳浦长春中学,并进行海云家庙等文物古迹的修建。在妈祖精神的陶冶下,像张许时老太太、林瑞国、林瑶棋这样的善人又何止万千!

      仁爱 妈祖是和平仁爱的化身,她把观音的神性吸收过来,到处救苦救难,目的就在于让民众都过上和平安宁幸福的生活。受妈祖这种精神的陶冶和感召,妈祖信众滋长了与人为善、与世无争的思想,对于消弭人际间及个人与社会、个人与国家之间的矛盾冲突起了积极作用。例如在南洋,“华侨华人把妈祖等作为他们祖先中的优秀人物,学习其品德和精神,并代代相传,至今仍家喻户晓。这不仅对他们的家庭和睦,而且对华人社会的团结,都发挥重要的作用。”“观世音的‘慈悲为怀’、妈祖的‘仁爱’和‘孝顺’、关羽的‘仁义礼智’,等等,构成华人社会较为完整的重要的道德和精神。”“对妈祖的崇拜,正象征着华裔民族对‘仁爱’和‘孝顺’的崇拜。”

      诚实、公正、守信 不少地方妈祖已被改造为商业保护神,如在澳门,渔民通过一种复杂的交易制度与专营批发水产品的中间商——渔栏发生联系。这种联系没有法律和金融方面的担保,除了要靠彼此之间的信任来维系之外,显然还需要一种外力来维护。于是,早已深入人心的妈祖女神便再次发挥作用,成为维系这种关系的商业守护神。正如论者指出的,“妈祖在澳门的商业氛围中被赋予了商业神明的成分,其神力已涵盖了保护商民、维护信用和保障流通等诸多方面。……妈祖女神所代表的母性慈怀和公平正义,正是吸引着不同地域、不同职业和不同阶层的渔民、渔栏、船厂、街坊之人聚集到她身边来的精神引力所在。当他们把自己‘听到的、看到的或有意识无意识地考虑到的对他们自己适用的东西都变成自身的一部分’的时候,那种为社会普遍认同的诚实、公正、守信的商业精神便生成并延续下来。于是,妈祖信仰与商业经济的互动便在一个更深的层次上得到了升华。……由于妈祖信仰与儒释道相交融并成为海外华人民间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因而它在华人社会中具有极强的聚合功能。”

      和平 具有母亲般慈爱情怀的妈祖,在当今以和平与发展为主流的世界潮流中,又被赋予了和平天使的神性。人们通过妈祖信仰寄托着对于海峡和平、国际和平的期待。有人撰文说:“海峡女神的形象,作为‘和平女神’、‘国际女神’而出现,是和平和爱的化身”、“旅游是海神天后的翅膀,愿‘和平女神’之翼,飞向全球。”这样的想法得到普遍的认同。如今,许多人都以“海峡和平女神”一词称呼妈祖,按照和平女神的形象塑造的宏伟妈祖雕像高高矗立在湄洲岛上,面向大海,面向世界,她那慈祥仁爱的目光,表达了全世界人民热爱和平、反对战争的共同心声。

      此外,妈祖身上体现的同舟共济、见义勇为、忘我无私、自强不息、百折不挠等精神,也时时激励着妈祖信众,指引信众按照这些美德行事,用这些美德抵御自私、懦弱、怠惰、因循、苟且、贪赃、枉法等恶劣品质。特别是在现代商品社会,金钱的作用无时不有、无处不在,许多人唯利是趋,甚至见利忘义,包括“孝”、“慈”、“仁”、“爱”、“诚”、“信”、“正直”、“和平”在内的中华文化传统美德,受到很大的冲击。但士农工商各阶层的人大多还是妈祖信徒,若能在妈祖精神的感召下,重新认识以上种种传统美德的意义和价值,并在生活中身体力行,则一种既符合时代精神又能合理继承传统美德精华的崭新道德体系便可逐渐建立发展起来。所以说,妈祖信仰成为建构新道德体系的重要文化资源,实非过言。

      季羡林先生说:应当承认,“中国现在广义的文化已有很深的宗教成份,宗教手段已经成为安定团结的手段之一。”当今妈祖信仰的实践,支持了季先生的论断,因为妈祖信仰既已成为海内外华人文化认同的纽带,成为建构新道德体系的重要文化资源,自然有增进民族团结、加深人际间的互信互助的功效,促进社会的安定团结自是妈祖信仰的现代功能之一。不过,妈祖信仰的现代功能相当广泛,不是用一句促进安定团结可以概括得了的。文/谢重光

      参考文献(略)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