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12位莆田本土画家谈新莆田二十四景美术作品创作

    12位莆田本土画家谈新莆田二十四景美术作品创作

      不同的道路,共同的追求

      12位莆田本土画家谈新莆田二十四景美术作品创作

    点击查看原图

      冬至前一天,曾国防吃过午饭就早早地开车从莆禧来到城里,准备赶去参加在市区延寿中街幸福路“山耕书院”举行的“绘乡愁”画家沙龙。在莆画家们约定在冬至前的这天,聚在一起谈体会,说感受,话乡愁。

      曾国防来到书院时,离沙龙开始还有半个小时,画家来的不多,他算是比较早到达的。虽然“山耕书院”的地址在通知中写得清清楚楚——市区延寿中街幸福路956号,但对于没来过这里的人来说要顺顺当当找到这里还真不那么容易。

      沙龙比预定的时间推迟了半个多小时才开始。曾国防刚好坐在主持沙龙的本报副总编黄明安旁边,因此也就第一个发了言。朴实中带点木讷的曾国防用略带“界外腔”的莆田本地话开始介绍他的创作感想。他是土生土长的忠门人,这回他画的正是老家的风景“浮曦春赏”。

      他的发言很简短,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些“浮曦春赏”这个景点的一些概况。看来当众发言并不是他的强项,但在他的一份书面创作感想中,他还是很好地表达了自己参加这次活动的兴奋与激动,也表达了他对老家莆禧城及其周边诸多景点的那份深切的情感。在那份创作感想的最后,朴实无华的曾国防喊出了自己的真实情感,“莆禧城我来了!莆禧城我画了!”

      “山耕书院”闹中取静,是个谈书论画的好地方。书院主人郑喜扬是莆田知名摄影家,早先开过婚纱影楼,近年从事古典家具行业。他虽然改行了,但一直热心文化事业,尤其对书画艺术情有独钟。所以当他听说参加新莆田二十四景的画家要聚一聚谈谈体会,便主动把画家们请到自己的“山耕书院”来。

      “绘乡愁”采风创作活动启动以来一直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那天下午,画家们陆陆续续找到“山耕书院”,有几位画家因为在外地或事务繁忙,没有来得及参加这次沙龙,但意外的是,有两位老报人许培元和卓家祺刚好也来到“山耕书院”,一起参加了沙龙。两人都对报社举办的这次创作活动表示赞赏,他们都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意,非常有意义。卓家祺说,他现在年龄大了,不再出去采风写生,但听了画家的采风创作感想还是感到很激动。许培元则引用诗人艾青的诗句“为什么我眼里常噙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块土地爱得深沉”与画家们共勉。他说,画家们要对家乡,对新二十四景,对莆田人民,对莆田这块土地要爱得很深沉,然后静下心来,把这种对家乡的深情凝聚笔端,发挥最高水平,画出最美的新莆田二十四景。

      事实上,参加这次“绘乡愁”采风创作活动的画家们都是带着对家乡的一片深情投入到采风创作中去的。他们有的三番五次下去拍照、写生,有的熬夜构思创作、查找资料,更多的画家反复修改、数易其稿,只为了把对家乡的情感凝聚在笔端,画出自己心目中最美的故乡风景,画出各自内心深处的“乡愁”。

      “乡愁”是抽象的,故乡有时也是抽象的,它不但是物质的,也是文化和心灵的;“乡愁”是一种隐喻,故乡当然也是一种隐喻,它是每位艺术家心灵的归宿和终极追求,只不过他们抵达那里的途径各不相同。

      “很幸运画老家的风景”

    点击查看原图

      “很幸运我选景点比较早,我是大洋人,当然就选了老家的风景。”

      林永生是莆田学院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性格开朗,为人豪爽,喜欢开玩笑,这回他画的正是“永兴画幛”。对于老家大洋的这个景点他当然不陌生,他曾经多次带学生去那里写生,“绘乡愁”活动启动以后,他一般隔周回家,都是先去永兴岩那边走走看看,画了几十张速写后再回家。“感到很大压力,我一直在想的是如何把永兴画幛最精彩的部分把它表现出来。”林永生说。

      表现技法上他也考虑了很多。“我想用比较传统的笔墨来塑造永兴岩这幅画,画得相对大一点,容纳的景点会比较多一点,同时用中国画的散点透视来进行画面的营造。近景画一些树木和人工造景,比如前面画一些瀑布,用水把前面的那些比较分散的景点串起来。中景以张公洞为核心,中远景用比较写意的‘望夫石’衬托一下,远景用的是瑞云山的最高峰做个背景。”

      “每周的周末都去……”

    点击查看原图

      黄美光画的“清塘栖鹭”是二十四个景点中公认最不好画的,因为现在我们看到的“清塘栖鹭”更多的是人工新建的景观,如何用画面去表现确实让他很伤脑筋。实际上,“清塘栖鹭”颇有历史,它的核心部分为国清塘,开凿于唐贞观年间,曾经是莆田南洋水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历代文人墨客也常来此游赏,写下了许多名篇佳咏。

      为了更好理解自己画的景点,一个月来黄美光每周的周末都会开车到那边去,前后左右拍了一百多张照片。去了以后他发现那个地方确实白鹭很多,“我早上去白鹭很多,下午去,白鹭也很多,说明这个湿地生态环境条件好。但是整个公园给我的感觉都是人工造的,几块石头是新的,树也是新的,路也是新的……我想怎么去表现?首先还是以这个塘为主,然后把白鹭体现出来,画法以小青绿为主。我还是想画全景,因为旁边有黄石青山,远一点的是壶公山,玉泉说可以搬嘛,我就把它们作为远景来处理,不然近景确实不好处理。”

      “全景构图表现苍茫”

    点击查看原图

      在参加“绘乡愁”的二十四位画家中,徐学仕是最特别的一位,因为去年他已经完成了旧莆田二十四景的创作,这次新二十四景公布后,他就着手准备做新二十四景的创作。这些景点在他二十多年的记者生涯中几乎都走过,他也因此对莆仙地区这些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有着自己的感悟。

      徐学仕两年前被单位派驻北京工作,他发现离开家乡后回过头来再看看家乡的山山水水感觉就有点不一样了。所以,原来旧二十四景主要是以传统的笔墨去表达,这次他有了新的想法,开始寻求新的笔墨技巧来表现。

      这回他选的是“望江竹浪”。地点在涵江区庄边镇,为老莆田最高峰。考虑到望江竹浪没有一个具体的景在那里,特点也不是很明显,创作的时候他采用全景式构图,把群山、竹浪、萩芦溪全部纳入画中,从而赋予画面一种恢弘、苍茫的气象。

      “那些石头真的会说话”

    点击查看原图

      许志刚选了“天云石语”,对于这位平海籍画家来说,天云洞对他来说也不陌生。“天云洞在我们沿海非常出名,我们小时候都知道,很多人都去那里祈梦。”

      许志刚特别喜欢天云洞的石头,他觉得山上的那些石头真的是很漂亮,而且他也很佩服起这个名字的人,他说,“‘天云石语’确实起得好,那些石头真的会说话。”这回画“天云石语”,他还是打算以表现石头为主,他也会在石头缝里穿插一些相思树,背景是蓝天白云。

      这两年许志刚一直在北京林容生工作室学青绿山水,但这回他不想用这个去表现,这次他考虑还是以水墨为主。

      “要把湄洲的仙气画出”

    点击查看原图

      吴克强是莆田学院工艺美术学院的副教授,也是在场的十几位画家中年龄最大资格最老的。2006年,他曾去北京在方增先、冯远写意人物画工作室研修,多幅作品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美展及大型画册。

      他画的是“鹅尾观澜”。当时选景时,他是最后第四个挑的,不过湄洲鹅尾他去过,知道那里的石头很漂亮,他又比较喜欢画石头,所以就选择了“鹅尾观澜”。尽管是最后几个选,吴克强仍然显得胸有成竹。“既然选择画湄洲,就一定要跟妈祖联系起来,要把湄洲岛的仙气给画出来。前面我考虑把那个海门、飞戟洞画出来,中间是妈祖书库,最后把祖庙建筑群以及妈祖雕像画进来。总之,我想通过画面营造一种仙境和仙气,当然,能不能营造出来是个问题,反正我在努力吧!”虽然胸有成竹,他还是显得非常谦逊。

      “说起来还真有故事”

    点击查看原图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是第一个选的。那天我看了一下,有麦斜岩,我马上就选下,为什么?说起来还真有故事,那是我第一次现场写生的地方,1997年3月份的时候,我带学生去仙游写生,去的就是麦斜岩。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什么,我老婆就是麦斜岩那地方的人,我也算是半个麦斜岩的人了。”

      张向阳其实是华亭人,他印象很深的是,小时候在老家就可以看到的麦斜岩顶峰的皑皑积雪,当然,积雪现在是看不到了。看来他对“麦斜云岫”确实十分熟悉,里面大小景点及其历史掌故他都能如数家珍地说上一番。不过,虽然熟悉,而且也画过很多次,但这回再画也一点不轻松。他说,他已经画了三稿,但一想到李耕画过的麦斜岩雪景,他就不敢丝毫怠慢,甚至于有点胆战心惊。“他画的麦斜岩雪景太漂亮了,满天阴云下一片白皑皑的雪地,我都能感受到那逼人的寒气!”

      “我画的是第二故乡”

    点击查看原图

      邓伯元也是一下子就选择了“林泉禅武”。他说,“我对这个地方也是有家乡的情怀在里面,它可以说是我的第二故乡。”

      邓伯元母亲是西天尾林山村人,小时候经常随母亲去姥姥家玩。他记忆比较深的是路边有座亭子,叫“九莲亭”。所以当时让他选一个景点来画时,他马上就选了“林泉禅武”。除此以外,他和南少林还有一点渊源,“那里面建筑的油漆都是我叔叔做的。”

      为了画好“林泉禅武”,他熬夜查了很多南少林寺相关资料,又特地去南少林实地看了一下,但在创作过程中他还是碰到了不少难点。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把这个“禅”给画出来?还有一个问题,南少林是新的建筑,跟其他新建的寺庙看上去差不多,怎么把它画得不一样?

      第一稿画好了,他觉得那个“禅”味没画出来。经过反复构思,他有个想法,决定把整张画分成两部分,用两张把它拼成一张,一半画寺院,另一半画一些打拳的人。他还注意到南少林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蓝色的屋瓦,他觉得画起来会比较好看。结果他还真把蓝色屋瓦画了进去,这样一边是月色下的南少林寺,蓝色的屋瓦闪着幽光,另一边是两位僧人正在高高的树下打拳,果然虚实相衬,动静结合,“林泉禅武”的味道就出来了。

      “小时候常在那边玩”

    点击查看原图

      黄向阳画的是“雁阵归舟”,作为涵江区文化馆馆长,他对雁阵山的地理人文很熟悉,从雁阵塔到雁阵宫,从黄公度到登瀛阁,他都一清二楚。

      “我老家在那边,小时候经常在那边玩,就感觉那边很好玩,站在雁阵山上,看到的都是大海。”这回为了画“雁阵归舟”,他又去了三四趟,尽管如此,他画“雁阵归舟”也经过了两次反复。第一次画的一张稿子是从南面画进去,因为雁阵宫是正南朝向,它的东南方向都是海,结果他所想要的那种感觉没有画出来。第二次构图的时候,他从北面画进去,结果好了很多,他所想要的海的那个深远感觉就出来了。雁阵塔以前是航标塔,过去莆田人下南洋,船走三江口,石塔成为家山最后的象征。这次他希望能够把“山的高大,海的博大”画出来,同时也把漂洋过海的南洋客那种“未到唐山地,先见雁阵塔”的家山之思画出来。

      “把好看的景物搬过来”

    点击查看原图

      杨玉泉画的“塔斗夕霞”可不是他老家的风景。他开玩笑说,永生是大洋人,向阳是钟山的女婿,伯元母亲又是南少林那边的,而他在仙游那边是无亲无戚。话虽这么讲,但实际上他比谁都跑得快,集体采风后第二天,他就独自去了枫亭塔斗山写生。

      “那天我是特地跑到那边去写生,那里头什么寺院啊东西挺多的,但我想还是要把这个景点的主题体现出来,主要是把万寿塔突出出来,远景再朦朦胧胧画一些晚霞。东西不要画太多,主题突出就可以,简单一点。把不好看的去掉,把好看的搬过来。”

      杨玉泉这些年来的创作一直保持着高水准,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他接连入选了三次,成绩令人羡慕,当然也足以自傲。他的作品简练、直接、色调清晰,有一种纯粹的美感。不过他不满足于现状,一直在探索新的表现形式和语言。这两年他写生画得非常多,也画了很多包括延寿溪、萩芦溪、九华山在内的莆田山水。

      “我快成仙游人了……”

    点击查看原图

      徐国雄经常去凤山,画家们开玩笑说,徐国雄都成仙游人了,这里面应该也有故事。他笑而不答,事实是故事倒没有,促使他一直往那边跑的是一种朴素的乡土情感。

      徐国雄老家新度,但这些年他却一直坚持到仙游以及邻县的永春、德化等地写生。他画的都是一些非常日常化的景观,这里面既有他在现实与个人记忆之间寻求对话,也有自己对个人生活经历的缅怀,隐含着他对笔下风景的特殊情感。

      徐国雄这回画的是“凤顶无尘”,他去过凤山写生两次,也画过好几张九座寺、无尘塔以及周边那些村落、民居。不过这回他在表现手法上有新的变化,他尝试用焦墨来处理,效果不错,画面很安静,近景用松树把九座寺遮住,中景以无尘塔为主,远景画的是“十八股头”(山名),画上题了“雾没凤顶,云过无尘”八字也颇有禅意。

      “老家的景点我来画”

    点击查看原图

      许志挺是报社美编,所以这次“绘乡愁”采风创作活动他实际上也是个组织者,策划联络、上传下达、采风创作,前前后后都可以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他画的是“龟洋积雾”,同样是家乡的景点。画家们开玩笑说他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把自己老家的景点藏着留给自己。他有点委屈地说,“龟山就是我老家的后山,老家的景我来画,没人跟我抢。”

      许志挺说,“龟洋积雾”这个景点的名字也起得很好,“下雨的时候,整座山云雾缭绕,龟山寺隐在云雾中,如诗如画,这确实是龟山最突出的特点。我画的时候也是想把这点体现出来。”

      许志挺是龟山所在地华亭后塘村人,每年冬至扫墓的时候,他肯定要去龟山寺去看一下,所以他画这个景自己还是感到比较亲切。“虽然我从小就在城里长大,但是每年都会回去几天,所以感受还是比较深。”

      “画了三稿这是第四稿”

    点击查看原图

      曾国防老家在忠门西前,但他习惯上还是称自己为莆禧人。实际上,西前、东仙、莆禧本来都属莆禧村,几年前一分为三,变成现在的三个行政村。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忠门人,眼看邻里乡亲都发了财,曾国防也曾想出去经营承包医院,但事实证明他干不了这行,于是就干脆回家一心一意画他喜欢的山水画。

      这回虽然画的是老家的风景,却也没少让他花工夫。自从接到邀请以来,他一口气画了四稿。因为他想让莆禧城的所有的美,包括现实和记忆中的十字街、旧影院、戏台、城隍庙、天妃宫以及城外的八卦井还有不远处的紫霄洞、普陀庵都一一呈现在他的画纸之上。

      第二稿他动了点脑筋,把莆禧周边五个景点各画一幅小画组成了一幅大画,这样一来他要的大莆禧的效果是出来了,但整体感觉和内在气息又让他不满意。

      “我画了三稿,这是第四稿……”到现在为止,他还拿不定主意哪幅更好,所以他打算“送两幅上去,让报社去挑。”

      文/图:王朝明   卓晋萍   许志挺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