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文峰宫

    文峰宫

      那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故事,妈祖的故事,很美的故事,铁梅的故事。

      铁梅的家,在城里文峰宫附近的一条街上。

      铁梅是个生性活泼的人,年轻的时候上山下乡,在文艺队里演过铁梅,眉接春山,目送秋波,人长得美,声音又甜,队里的几个知青都爱恋她。文艺队的负责人,有点岁数,演过《红灯记》里的李玉和,爱铁梅爱得深,很想和她搞对象。铁梅不肯。那时铁梅喜欢《白毛女》的大春,两个人时常眉来眼去,很有点金童玉女的样子。李玉和看着不顺眼,就把他俩的事,当作风月之事给传出去,闹得满城风雨。

      传闻也只管传闻,生活还是在继续着。铁梅依然很受宠爱。有一回,铁梅吃甘蔗,啃到节骨眼的时候,啃不动了。李玉和和大春就争抢着为她啃,为了这点小事,两个人居然打起架来。起初,李玉和进三步,大春退三步,铁梅看了很着急。后来,大春进三步,李玉和退三步,铁梅高兴起来,就拼命鼓掌,李玉和很生气。

      李玉和爱做思想政治工作,台上做,戏演完了,还时常找铁梅谈心,顺便也讲上一大堆大春的坏话。另外,文艺队演节目,保留剧目是《红灯记》,只有在天冷下雨的时候,才演《白毛女》,让铁梅衣不遮体地受点冷。不过,铁梅还是喜欢《白毛女》,戏里有大春,玉树临风,英气俊朗,受点冷算不了什么。

      后来,铁梅因为风月之事,名声搞得不大好,只好嫁给一个身份不好的人。丈夫家是个华侨。改革开放后,政策变了,丈夫就撇下铁梅和一个儿子,跑到国外去继承遗产。

      于是,铁梅就和孩子回到文峰宫附近的娘家。铁梅打算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养活自己,把孩子培养成人。日子过得很寂寞,很平常。要是有点空的话,铁梅就会跑到文峰宫去,烧一柱香,顺便也许下一点什么心愿。她知道,文峰宫保佑勤劳的人。

      她还是不能忘记大春。

      也许女人就是这样,即便有了岁数,有了孩子,但寂寞的时候还是会想起自己的爱情。其实,那一段爱情,就像那首歌《像雨像雾又像风》,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但铁梅还是相信那才是甜蜜,那才是幸福。铁梅爱听歌,爱看戏,也爱看电视连续剧。

      铁梅的与众不同之处,她从小就信奉妈祖,相信文峰宫的香火会带给她好运。文峰宫真的灵吗?

      家里住得离文峰宫近,所以,铁梅只要一碰到烦心事,或者有什么实现不了的愿望,她就会到文峰宫里走一趟。心诚则灵,铁梅相信这句话。当然,自己勤奋,也很要紧。

      她经常地想起大春。

      那个大春,这些年来,下了海,一会儿在东北卖木头,在北京搞建材,一会儿又跑到西南办医院,很赚了一些钱。后来,听说铁梅带一个儿子在家里过日子,也就悄悄地带了女儿回到城里。大春也经常地想起铁梅。

      铁梅和她的小男孩,住在文峰宫所在的步行街的这一头。大春和他的小女孩,住在步行街的那一头。小男孩和小女孩,从小学到中学,一直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

      铁梅家里的事,小男孩会告诉小女孩,小女孩会告诉大春。大春于是就知道了。

      铁梅并不想和大春来往。年轻时,满城风雨,让她有一点后怕。

      铁梅是个勤快的人,可是日子并不容易,又要培养孩子,所以,就开了一家小吃店。小吃店的小本生意,财生于勤,铁梅明白。

      有一年,铁梅小吃店开在了文峰宫的东边,顺便也卖一些啤酒。大春知道了,赶紧在附近批发啤酒。当然,供应给铁梅小吃店的,便宜一些,优质一些,周到一些。有时,铁梅会感到莫名其妙。才付出二箱啤酒的货款,会收到六箱、八箱的啤酒,夏季最炎热的那一个晚上,居然达到了十六箱。铁梅忙,又不太会算帐,占了便宜,又稀里糊涂,赶紧到文峰宫烧香。

      第二年,铁梅小吃店开在了文峰宫的西边。本钱渐渐地多了,又有了经验,铁梅就渐渐地把生意越做越大,并开始寻找一些业余的生活乐趣。有一个节日的上午,铁梅就带着儿子,上了凤凰山公园,玩了玩。大春从女儿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心里涌出一股激动,就在元旦、春节、五一节、国庆四个节日里,也上凤凰山公园转一转,希望可以见一见铁梅。找遍了整个凤凰山,铁梅的影子都没有。大春很惆怅,心里头怪女儿的消息不可靠,后来又仔细一想,会不会是铁梅在晚上去公园呢?大春想,晚上,暗香浮动,花移月影,效果更好,下一个节日的晚上,再去一趟凤凰山公园,碰一碰运气。

      又一年,铁梅的小吃店开到了文峰宫的南边。因为出入有些不方便,铁梅就买了一辆“凤凰”自行车。铁梅人长得美,身材又飘逸修长,人面桃花,车姿英爽,骑自行车的时候特别好看。大春知道了,赶紧把自己那一部心爱的“宝马”汽车封存起来,买了一个“永久”自行车,有事没事就骑着上街,说不定可以在街上碰上铁梅,两个人在自行车上打个招呼,也很美妙。可惜,这自行车骑了一整年,铁梅的影子都没有碰到。大春很失望。

      再一年,铁梅小吃店开到了文峰宫的北边。铁梅不上凤凰山了,也不骑自行车了,她喜欢上了跳舞。柳腰轻摆,亭亭玉立,跳舞让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一段看云做梦的年华。她有点着迷。大春得知后,急忙找到附近那家大众舞厅的老板,与其合作经营,并把舞厅进行装修。忙了一个月,白忙乎。结果是,铁梅因为担心舞厅里有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不跳舞了。大春很失望。

      铁梅小吃店越开越红火了。这一次,她喜欢上了美容,做头发。正好,在步行街里开美容院的李玉和,是大春的老朋友。大春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只好厚着脸皮,找上李玉和,希望李玉和给个面子,让他把美容院给装修一下。铁梅要做头发,对大春来说,这不是小事。当然,对李玉和来说,也一样。两个人进行了平生第一次友好的合作,以上海式标准,对美容院进行一次彻底改造。忙了一个月,还是白忙乎。大春女儿传回来的消息说,铁梅喜欢做韩国式的头发。大春很失望。李玉和也很失望。二个人一起出去,喝了一个晚上的酒。

      铁梅的爱情,大春的爱情,就这样,围着文峰宫,转啊转,转了一大圈,还是一点结果都没有。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中年人的爱情,只能是这样,像雨像雾又像风。

      不过,铁梅还是那样,有空的时候,就上文峰宫转一趟,夏天的时候,辛苦了一整天,吃过晚饭,还会在步行街上走一走,坐一坐。这时,古蕉楼的旁边,美容院内,李玉和就会亲自按下开关,于是,那一套日本“先锋”镭射音响,就会用原声一般的优美和声,唱起铁梅爱听的《像雾像雨又像风》。如诗如梦的旋律,如同湄洲岛的柔波轻涛,伴随着习习晚风,吹到文峰宫去。

      儿子,从小学、中学,如今已是一所名牌大学的小帅哥了。听说,还时常与大春女儿有来往,眉来眼去,铁梅心里头酸溜溜的,又甜丝丝的。她自己,从开小吃店开始,很辛苦地,渐渐努力,变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饭店的老板了。人还是那么美,眉接春山,目送秋波,身材还是那么轻盈优雅。她爱骑自行车,爱跳舞,爱唱卡拉OK,爱做头发,最近,还悄悄地报名参加了一个瑜珈学习班。铁梅爱生活。

      她还想大春。

      她还想着她的爱情。

      她的想法,她的梦想,没有人知道,只有文峰宫知道,妈祖知道。

      如今的铁梅,还住在文峰宫的附近,过着她平淡的、幸福的、像雨像雾又像风的生活。铁梅,有着自己的好运,其中,有些是她自己努力来的,有些是文峰宫的主人赐给她的。至于究竟哪些是那些,谁也分不清,铁梅分不清,妈祖也分不清。铁梅打算,最近,再去文峰宫虔诚地烧上一柱香,再试一次,兴许,这次该会有结果了。文峰宫周围的生活,永远都是那么热闹,铁梅也想热闹一回。

      其实,铁梅的生活,天天都热闹。

      生活啊。

      很美的故事,铁梅的故事。二十年过去了,故事还在继续着。文/游荔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