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雅韵兼含 舒闲恬淡——徐燕青先生书法赏析

    雅韵兼含 舒闲恬淡——徐燕青先生书法赏析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在中国当代书坛上,徐燕青先生无疑是一位不苛求时尚而注重传统、崇尚儒雅的学者型书家。正如他在自撰对联中所表达的那样:“宁遵古法称书匠,不逐今流作字蝗”、“与其空论创新法,何不先遵传统途”。

      欣赏燕青先生的书法作品,总会领略到一股淡淡的金石之气,旁人戏称燕青的书法具有“书香味”。他不仅能诗善文,擅作楹联,而且注重对书法理论知识的养成和书法艺术的传播。现为莆田学院文化与传播学院教授的他,担任大学书法教学与研究已达二十多年,潜心书艺,追源溯流,远摹晋魏汉唐,近效宋元明清,精行楷、工隶书、善草书,在立足传统的基础上创新求变,使自己的书法风格日臻成熟,曾多次参加省级及以上各级各类书画赛展并获奖。现受聘兼任莆田市书法研究会副会长、壶山书画院副院长、妈祖书画院顾问和郭尚先书画院顾问。

      燕青的书法实践之路,走的是碑帖相结合的方法,对《松风阁诗》、《张迁碑》、《书谱》、《十七帖》等传统名帖用工尤深。他以碑壮笔力,以帖润气韵,特别是对山谷老人的俊朗疏放的风格情有独钟。细味其书作,如阅其人品——纯厚朴实而无华丽流俗之外表,谦谦儒雅且有君子之风骨。

      燕青学书,擅从古法中汲取养份,既立足于传统,又不拘泥于固有,显现出强烈的时代感。燕青先生的行楷作品,中宫紧敛、笔势劲遒、飘逸自如,具有强烈的节奏感,深得山谷先生纵逸豪放之意。在点画的表现上,疾徐得当,淹留有度,不堕不飘,沉着从容,且对“中锋取劲,侧锋取妍”的把握异常精到,作品体势圆活自然,风骨劲健。如四尺横幅作品——唐李益的七言绝句《行舟》:“柳花飞入正行舟, 卧引菱花信碧流。 闻道风光满扬子, 天晴共上望乡楼。”通篇作品俊朗明快而又质朴敦厚,神采张扬而又收放裕如,用墨浓而不滞,落款灵动错落,与正文相映成趣。行笔端庄文雅,开合有度,字里行间流淌着一种舒闲恬淡的韵味。作品中单字笔法精到,书写时的每一处使转、勾连、行驻的细微动作都显露出作者对线条的锤炼,用墨的斟酌,作品空间的布置,钤印的讲究等方面的匠心独运之处。

      在草书创作上,燕青主要得力于孙过庭《书谱》和二王的清秀典雅之风,并溶入了唐代颜书的雄浑与率真,每笔每划均有法度。行笔敦厚朴实,章法清秀俊美。正如东坡先生所云:“颓然天放,略有点画处,意态自足”。此外,燕青先生还擅于用隶书形式创作自撰的楹联作品,其隶书作品生动而富有变化,无论是波磔纵肆抑或蚕头燕尾,均溶入了张迁牌的浑厚古拙、端庄秀美,给人以视觉上的冲击。

      南朝书家王僧虔在《笔意赞》中说:“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书法之本在于“气”,在于神采,气乃胸襟、度量、学养、识见与魅力的体现。艺术品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气,其次才是技。从对章法的构思、布局,更能看出燕青先生在经营笔墨方面的深厚底蕴。燕青对笔墨浓、淡、枯、湿的变化处理并不十分苛求,而是基于章法结构的完整性和独立性,着眼于通篇作品的协调性,“计白当黑”、删繁就简地于至疏处求致密,正所谓“不期工而自工”、“虚实相生,无墨处皆成妙境”,从而给人以恬淡宁静、清醇平和的优美意境享受。

      除了在书法方面的成就外,燕青还专业主攻现代汉语句式、篇章和语用,担任《语言学概论》、《现代汉语》、《古代汉语》等课程的教学,在《世界语言教学》、《语言教学与研究》、《汉语学习》、《汉语学报》等核心刊物和大学学报发表近三十篇语言学论文,并被现代汉语语法专家和博士学位论文多次引用,曾获福建省语言学学会第一、二届语言学研究成果二等奖。专着《现代汉语语法的察微与探新》得到我国篇章研究的着名专家、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博士生导师徐赳赳先生的充分肯定。

      《书谱》有云,“至如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通会之际,人书俱老。”唐代书家、理论家孙过庭的这一段至理名言,入木三分地道出了学书的不易、为艺的艰难。已届天命之年的燕青教授正一如既往地以严谨的治学态度、儒雅的情操陶冶、谦恭的为人处世,始终不渝地探索自己的艺术梦想,传播自己的文化理念。 “学做雅人,学撰雅句,学写雅字。”是燕青的毕生追求。  东南网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