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延寿溪与使华陂

    延寿溪与使华陂

      出荔城向西北行约四公里,便到了延寿村,美丽的延寿溪溪流绕村北而过。

      延寿溪因迂回绕经九华山麓,蜿蜒如带,所以又称“绶溪”,也叫南萩芦溪。延寿溪水自永泰而下,流经“重山稠叠,几百余里”而至仙游的九鲤湖,“数百里之水,潴为石湖,水自高而下”,又汇集常太镇莒溪和渔沧溪诸水而入延寿村。元延佑元年(1314),天大旱,总管郭朵儿把木兰陂的水引到这里和延寿溪的水会合,延寿溪遂成为木兰溪的一大支流,故称为木兰陂北陂。至此,地势平坦,水流缓慢,“湖平两岸阔”,真是别有一番景色。

      溪上有座石桥,凌空而起,雄伟挺秀,系邑人宋殿前制干李富所建的,名“延寿桥”。桥头的一块石碣,是宋绍定二年(1229),兴化知军林清元所立的,邑人龙图阁学士陈宓写了“延寿桥”三字。现存的碣,是清光绪六年(1880)重建的。这座石桥,在山区未建公路之前,为县城通往广业里的孔道。桥下“澄波如练,游鳞可数,渔舟隐现”,故有“绶溪钓艇”之称,为莆田著名的“二十四景”之一。

      延寿溪不失为一个游览区,登上石桥,俯瞰清溪,碧波清澈;远眺两岸,果树成荫;漫步溪边,绿草如茵,大有“山荫道上,目不暇接”的情景。元代邑人郭沧洲有诗写道:

      渔郎家住清溪曲,买断徐潭作钓乡,

      自制蓑衣眠别渚,故移茶灶上轻航;

      荔枝林坞水烟暖,鸂鶒桃花野岸长,

      日暮醉归鱼满筥,樵青敲火倚疏篁。

      距延寿溪下游几百米的一地方,叫做“徐潭”,是晚唐名诗人徐寅为避战祸而来福建,后为避闽王而来此隐居的地方。他的七代孙徐铎,是宋熙宁九年(1079)状元。据当地群众相传,徐家留下的古迹,现存只有一口水井,群众叫做“状元井”。溪中有一块石头,叫做“钓砚”,相传是徐寅垂钓的地方。当时,他写有一首诗,描写延寿溪两岸的景色:

      岸分天影阔,色照日光融。

      波起轻摇绿,鳞游乍跃红。

      殷勤拂弱羽,飞翥趁东风。

      相传宋代延寿这个地方,有方略的万卷楼,藏书一千二百笥。邑人著名历史学家郑樵曾登门借此读书,至今犹有“延寿桥头万卷书”的美谈。

      其实,延寿溪的著名,应该不仅是因“钓艇”而起的,更主要的是因为这一条波涛汹涌的溪流,被我们的祖先所驯服而起的。“截流筑陂”,“化荡为田”,开辟莆田北洋的大片平原。据《兴化府志》记载:唐代吴兴筑延寿陂,专为灌溉北洋。现在,这座古陂遗址早已无存,考其原因,《兴化府志》也有载:“因尊贤里地高,难食其利,使华陂成一始分水北注”。也就是说,延寿陂专为灌北洋,陂址位置较低,附近的得不到灌溉,后来才有使华陂的建立。

      使华陂的建造,在群众中至今还流传方尚书“断桥造陂”的故事。说是明代有个方尚书,将原来由龙桥通往下郑的大石桥拆掉,用这些石头来建造使华陂,结果反蒙上了“谋反”和“假公济私”的罪名。因这地方是通往省城的驿道,将驿道石桥拆掉就是“谋反”,所以史志没有记载建使华陂的事迹。

      使华陂位于被拆的驿道石桥旁,因陂旁有座使华亭,故名使华陂,又称下郑陂,建造时间无考。据《兴化府志》载:明永乐间(1403-1424)陂重修,改名永利陂。明天顺二年(1458),邑人户部主事方逵募众修陂。(吴炎年)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