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文峰天后宫修缮 尘封卷书联重见天日

    文峰天后宫修缮 尘封卷书联重见天日

    点击查看原图

      一次大修,令一组“隐身”的卷书联重见天日。昨日上午,正在修缮的市区文献路文峰天后宫内,施工人员在妈祖梳妆楼上清除墀头卷书的外粉墙皮时,意外地发现了这组卷书联。这一发现,为研究妈祖文化及文峰天后宫的历史沿革提供了重要实物。

      文峰天后宫的妈祖梳妆楼有三层楼,发现的卷书联的墀头卷书位于三楼的正面。站在文献路文峰天后宫大门的正对面,抬头即可清晰看见。记者登上梳妆楼,只见楼前搭着脚手架,工人正忙着施工。探头观看左右屋檐,已经脱落的白灰外墙的墀头卷书,露出的对联字迹清晰可辨。文峰宫修缮工程项目负责人说,在修缮文峰宫时,他们发现妈祖梳妆楼墀头卷书年久失修,墙面破损。在清理中,依稀发现字迹。意识到这可能隐藏文物信息,他们小心翼翼地刮除墙面白灰。随着一块块白灰脱落,果然一对卷书联“破墙而出”。

      据文峰天后宫主任委员陈鹭玲介绍,文峰天后宫前身是白湖顺济庙,初建于南宋绍兴二十五年(公元1159年)。元至正十四年(公元1354年),迁址莆田市区,至今660年。这座妈祖梳妆楼是1936年增建的。想不到在此次修缮中,有意外的发现。当天,他们就把发现卷书联的事上报市文管办。

      市文管办主任连金焰告诉记者,这对联应该是在“文革”期间被人用白灰覆盖的。上联在右边(如图①),为“帘幕向阳开,登临亦壮哉。万方崇母德,熏沐一齐来”,落款为“了一子彬题”。这是写意写实,从联中可看出,妈祖梳妆楼的方向向阳,楼层很高,登楼可饱览城市,体现楼高、城大、地博的信息。各方的人们都崇拜妈祖的品德,大家沐浴焚香一齐来祭拜妈祖。从落款的“了一”和印章上出现的“禅”字判断,题联的子彬应该是位和尚,“了一”应该是其法号。当时能为文峰天后宫题字,这位了一和尚应该是位有声望的人。

      左边的下联写景抒情(如图②),为“设计辟尘氛,重檐喜拂云,林峦供俯视,解愠纳南熏”。这句联是说,心里烦躁迷茫时,登上位于高处的梳妆楼,妈祖能拨开迷雾,在高楼上俯视对面山峰的层恋叠翠,在夏天的南风吹拂中,能豁然开朗,心胸宽阔。落款的“庚辰蒲夏”透露出题联的时间是1940年的5月夏季。

      连金焰认为,这对联的发现具有重要意义,既记载着文峰宫妈祖梳妆楼的历史和作用,又体现了在1940年抗战年代,妈祖信仰的影响力。他们将在文物保护中恢复其原貌,并加以保护,重现历史风貌。黄凌燕/文 李升华/图

     

      卷书联为清末书法家陈唐彬所书

         《文峰天后宫修缮尘封卷书联重见天日》刊发后,在我市书法界和收藏界引起关注,引发热议。一位书法界人士联系本报称,经他们从书法艺术及落款上辨认,认为重现于文峰宫妈祖梳妆楼墀头卷书上的卷书联是清代书法家陈唐彬所书。

      从这位书法界人士发来的陈唐彬简介里,记者看到,陈唐彬是城厢区金桥人,生于 1870 年,是清光绪戊戌年间的秀才,邑廪生 (本县廪膳生员)。曾任莆田县城东小学 (今莆田市实验小学) 校董、进群小学校长。

      解放后,连任莆田县政协常委、福建省文史馆馆员,1964 年去世。简介里说明的陈唐彬字“暮禅”,道号“了一子”,确实与卷书联“了一子彬”落款及印章里唯一可辨的“禅”字相吻合。

      记者了解到,陈唐彬是四体兼备的书法家,尤其精于篆隶,隶书取法汉碑,在《礼器》、《史晨》之间。其作品瘦劲宽博,从容秀逸。晚年喜欢临摹钟鼎文字,浑然天成,得三代之韵致。目前,我市一些古迹上还能看到陈唐彬的作品,前不久本报报道的木兰倒虹吸管建设纪念碑碑刻的碑文就是陈唐彬在80 岁高龄时书写的,而他的作品在收藏界也是备受追捧。湄洲日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